精神生活
首页 > 康寿园地 > 精神生活
我讲几个小笑话
来源:半导体所 杨咏梅   时间: 2015-09-29    字体大小[]

1.我年轻时一块儿工作的都是小青年,成天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特别开心。还有一位风趣幽默的老人,我们管他叫吴大爷,老人家无儿无女没有家,一直给单位职工食堂做饭,退休后不愿意离开单位,领导就把他留下给单位看门还捎带给住宿职工做点饭,因为吴大爷眼神不好使走路也不稳,我们经常照顾他,他喜欢和年轻人开玩笑,几个小姑娘专门逗老人,吴大爷就笑着说:“你们是貂蝉难缠。”

有一天,中午下班,我们吃饭前要洗手,怎样也找不到肥皂,就问吴大爷您看见肥皂了吗?他说没看见,有个叫刘长顺的一回头看见吴大爷用筷子从他碗里夹起那片肥皂边吃边说:“今天这块羊油一直没练开”小刘看他使劲咬,就赶紧说:“吴大爷您把肥皂当羊油了。”大家一看,果然就是我们要找的那片洗手皂。他把它当羊油炒菜了,我们不敢笑,但是,看着一大盘菜,谁也没吃。

 

2.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每年春节过后,村里的干部,学校以及各单位要组织慰问烈军属,大家敲锣打鼓放鞭炮,到烈军属家拜年,我从小有一个习惯,但凡看见街上有写字的地方,比如对联啦,公告啦,宣传栏等等我都爱看,还爱念出声让别人听,感觉就我识字。(都是我父亲从小培养的,他总是让我高声朗读,听我念错就及时纠正,还给我讲字文的意义)那年我小学二年级,戴着红领巾和村干部给军烈属拜年。

那天,到了李家大院,三年前李智光荣入伍,老人全家出来迎接,我们排成一队听村干部讲话。我在念院里贴的春联,念着念着,我觉得不对劲,怎么住人的正屋门框上贴的:“牛羊满圈骡马成群”。羊圈门上贴的是“一人参军全家光荣”。我念出声音,有人听着了,大家一看,贴错了,就帮李大爷撕下来重新贴好,李大爷说:“哎,这不识字,年年出错儿去年我把对联头朝下贴了。”大家不能笑,因为李大爷没文化。

 

3.文革时期,我见过这样一件事,那时候经常开大会,而且某些领导干部文化素质不高,工农干部广多,不识字的也有,话说有一位领导是山西浑源县人,他讲话的稿子由他的秘书写,开会前秘书给他念让他听,开会时他再念稿。那天稿子开头引用毛主席诗词:“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他在职工大会上拿着稿子大声念:“四海,四海……”!一连叫了几声,人们以为让四海上台来,看看没有叫四海的,站在旁边的秘书明白了,赶紧走过跟前,手指稿件低声说:“翻,翻,”秘书的意思他不理解,反而大声骂道:“翻,翻,翻个屁,这页还没念完就翻下页……”!

 

4200210月,我住到北京中医院外肛肠科,做了痔疮手术,主治医师叫江志峰和温小钰。每天早饭后大夫要给患者换药,要求换药前先清洗患处,以免不卫生感染,病房里的患者很多,男女病友分开换药,有一天轮到一位中年女同志换药,她上手术床江大夫给她准备换药,她就说:“我刚才洗了”,江大夫:“您说刚洗了,红枣皮还在肛门趴着呢。”江大夫说话不带神色,可逗笑了我们在后面排队的人。回到病房,有几位病友捧着肚子,笑个不停。

 

5.我同村有哥儿四个,大毛驴,二毛驴……,我出于好奇,问他们为啥取这样的名字,老四(四毛驴)不好意思地和我讲起父母亲给孩子取名字的往事:那年头,妇女生下孩子让家人赶快出门第一眼看见啥回来就给孩子取个啥名字,那天他母亲生下第一个儿子,他父亲赶快出街,一出门第一眼就看见一头毛驴从门前跑过,于是转身回屋说咱儿子就叫毛驴,过了两年,又生了二儿子,虽取了名字没人叫,顺口叫他二毛驴,又过了几年,又生了老三老四,家里人顺其自然叫他们三毛驴四毛驴。隔壁邻居以及全村人都知道他家的孩子叫毛驴,随口管他父亲叫老毛驴。过去庄户人家只会种田,没文化,生了孩子不是叫毛蛋儿,狗蛋儿,要不狗剩呀,狗丢啦等等,不像现在的人文化高,有知识,不仅给孩子取名字雅气,就连给狗取名字都和人名字一样耐人寻味。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