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生活
首页 > 康寿园地 > 精神生活
女红
来源:院机关 王春   时间: 2015-11-09    字体大小[]

这两天天气寒冷,虽然还没有入冬,京城雨夹雪飘飘洒洒落了一天。但是屋里很暖和。雨雪天气给京城的空气带来了清新。利用这种天气,刚好在家做女红。我支起电动缝纫机,将刚买来的布料剪裁后,缝制个被套。

5年前,我在博客上晒出我给孙子裁剪缝制的一套小衣裤。立刻招来博友的点赞。有个博友竟然问我:“大姐是什么时候学做的女红啊?”因为事情很多,我一直没有回答他。实际上我只是个女工。在网上查到,旧社会的时候将“女子所做的针线、纺织、刺绣、缝纫等工作和这些工作的成品。”叫做“女红”。最初写作女工,后来随时代发展,人们更习惯用女工一词指代从事纺织、缝纫、刺绣等工作的女性工作者。”《现代汉语词典》解释:旧时指女子所做的纺织,缝纫,刺绣等工作和这些工作的成品。《辞海》的解释是:女工,亦作“女功”,“女红”。

我学习女红说来话长。我是1966年初中毕业生,“文革”时,19684月,因为我父亲当时是所谓的“资产阶级权威”“臭老九”问题,及我曾经在班级中担任过学习委员,使我和另外三名同学,无资格直升高中。被提前进入社会。另外三名同学,两名女同学的父亲是大学生,中学老师。另一名男同学的家庭出身地主,哥哥也是大学生中学教员。

回家后,做什么?我的母亲为我发愁。她只让我每天限时两个小时和另外的两个女同学在一起玩耍。其余时间在家看书,学做针线活。从此,我就开始学做女红。先从拆洗旧的棉衣裤做起,然后买来布,学习裁剪做新的棉衣裤。我的母亲对我特别的放手,很快的我就会做棉衣裤了。我的第一条棉裤,是给我的父亲缝制的,还是套面的西式棉裤。我的父亲穿上后,十分的感动。表扬我说:“在家很有成绩呀!”我听了,心中美滋滋,暂时消除了不能读书的隐痛。我的母亲还教会我做棉袄,自己买花布,自己裁制。还做上肩的不是传统的西式的棉袄。还会将布条缝制成各种纽扣襻,可以盘成葫芦形、蝴蝶型,将纽扣结成疙瘩等等。我母亲还教我学习绣花,她有个竹的花绷子,她用红笔在一块白色府绸布料上她画成蝴蝶,用红线教我一针一针地绣蝴蝶。还教会我用四根竹针织手套,毛线衣、毛线裤等等。但是,那个时候,我家里却没有缝纫机。

在每天两个小时与那两个女同学相约出去玩的时候 ,她俩问我在家做什么,我告诉她们,她们表示也愿意学习,但是她俩的母亲的手工活计不如我的母亲,就到我家来学,我就轮着到她们俩家去学习踩脚踏缝纫机。先从做短裤开始。买新布红色的布料,图个吉利。裁好后到缝纫机上缝制。我记得,第一条短裤做了差不多两周的每天半个小时的时间。短裤做成了。那上面拆得全是缝纫机的针眼,而且,也没有裁好,肚子和屁股裁成一样的尺寸,缝制的歪歪扭扭,也根本无法穿。我对我妈说:“浪费了两尺半布”。我妈说:“没关系。下次买最便宜的花布。”就这样,后来我终于学会了踩缝纫机。

到了827日,我和另外三名同学,同时下乡插队知青。在农村的日子里,冬天的时候,我曾经利用三天三个半夜给不会织毛衣的朋友打了一件毛线衣。我一直自己缝缝补补,打毛线等包装自己。后来,除在我结婚的时候母亲亲手给我缝制了一套里外三新的棉衣裤外,我一直都是自己缝制自己的棉衣裤。结婚后,给先生做棉裤。给孩子缝制一年四季的衣裤。白天上班,利用夜里不睡觉,一夜给孩子缝制成一套棉衣裤。我母亲曾经教我的绣花技术,也曾经出现在我给孩子做的衣服上。因为无钱买缝纫机,一直手工制作。是个名副其实的女工。

我的先生看我如此辛苦的给孩子给大人缝制衣裤,他说“待咱们有钱的时候,我一定买台缝纫机。”我们带两个孩子回老家见爷爷奶奶的时候,我看见我的公公非常气派,买了一堆布料,请来三个裁缝到家里来做衣服一周,大大小小做了几十件。看见裁缝师傅们将缝纫机踏得飞快的转动并发出嗡嗡地响声,我的心里羡慕的直痒痒。

1984年初,我的先生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带回八大件,其中一件就是缝纫机。而且是电动的,还能绣花。给我喜欢的不得了,什么都想做,连衣裙、裙子、衬衣等等。有的时候我的先生还帮着裁剪。当时,我家住在合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东区54楼。真巧,我家一楼住着数学系的张教授,他的夫人是上海人,她也非常喜欢做连衣裙。她看见我给孩子做连衣裙,特地从上海买来最新式的衣裙纸板样式送给我,让我照着样板纸裁剪就可以了。我赞叹上海人的聪明,连这么细小的衣裙样板纸商品,也有人制作并在市场上销售方便大家。我买来了浅绿底小白点花布和白府绸,搭配做成外翻圆领女儿穿的连衣裙。果然,做出来的连衣裙漂亮极了。张夫人夸我说:“你的布料搭配好看。”孩子穿在身上,美在我的心里。

日月如梭,随着孩子的长大,工作。基本不做衣服了。缝纫机也买来三十年了。有的地方也坏了,跑直线和锁边还可以,但不能缠线了。机器老了,人也老了,眼睛也花了,带了花镜才能做针线。女工的日子也越来越少,但是这段美好的女红记忆却令我骄傲与快乐。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