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报国
首页 > 专题活动 > 爱国报国
改革开放前后的外事工作
来源:冯宝胜   时间: 2019-12-19    字体大小[]

  外事,在一般人眼里是一份很荣耀的工作,因为通过与外国友人的交流,可以向外国学习先进技术,获得多方信息;出国还可以接触世界各国先进设备,了解科学前沿;在国内接待外宾,可以走遍山南海北,观光祖国大好河山。

  然而,在改革开放以前,外事工作并不是一般人想象的那样轻松,也有说不尽的苦衷,因为国家规定的条条框框很多,大家不得不小心翼翼,谨言慎行。  那时,国家对外事人员的要求很严,主管外事的领导经常强调,外事无小事,小事也请示;参加外事活动,必须事前请示,事后汇报;出访期间,外出必须二人同行,否则视为违纪;对外方提出的事项,均要带回研究,不能当场答复。正因为这样,个人言行受约束,单位不愿接外宾,生怕惹祸上身,因为文革中有此先例。苛刻要求,大家思想被束缚。不少人在外国人面前十分拘谨,甚至唯唯诺诺。

  还有烦心的事,就是拨打国内长途电话。七八十年代,北京市与外省市不能直接拨打电话,必须经过北京市长话局才能实现,规定的程序是——把被叫方、主叫方的电话号码、人员姓名、单位名称等告知长话局,由长话局接线员呼叫。主叫者只好等待,等待多长时间不确定,必须一直守候在电话机旁边,上厕所都必须快去快回。

  如有急事需要以书面形式告知外省时,经办人必须亲自到电报大楼发电报,发电报是要自己翻译的,由数字翻译成文字一般人都没有从事过,要在现场边学边译。当我初次拿到电码翻译本时,犹如拿到天书,比查四角号码字典还难。一封几十个字的电报,要用几个小时才能翻译完成。

  行文很繁琐。局发文件,从起草、经审批、到打印、到发出,一般需要3-4天;院发文件,尤其与其他部委会签的文件则需7-8天。院发文件、局发文件都要经过院办公厅打字室、印刷厂完成。

  如上所述,纪律严格约束、通讯手段落后、行文程序繁琐等等因素,经常使人处于紧张状态中。加班加点,工作效率也难以提高,这样疲于奔命地工作了将近20年,也未见国际科学合作有大的改观。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国家实行改革开放政策,思想解放,视野放宽,工作量增大,积极性提高,迫切要求改变当前这种低效率的国际科技合作工作状况。首先着眼改善工作条件——应用电脑。记得七十年代末,国际合作局从国外带回一台电脑,大家都不知道怎样使用,便从开机、点击鼠标开始学习。经过一段学习,大家发现,电脑可以写文件、改文件、印文件、存文件、删文件、收文件、发文件、终止人员接力送文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电脑是个智商很高的办公用具,都争先恐后报名参加电脑培训班,并很快学会使用,把行文繁琐、通讯手段落后等弊端一扫而光,一个无纸办公的新时代开始了——鼠标轻轻一点,信息流围绕地球转一周,全世界的信息和影像瞬间呈现在人们的眼前!

  目前,我院已与几十个国家,包括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了科学合作关系,合作协定、技术开发、人才培养等合作细节均在网上协商,直到谈妥、需要国家批准时,双方政府代表才见面签署,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时间。外事工作已焕然一新了。

  改革开放前的外事活动,最令人担心的是遇到突发事件,让人不知所措手足。七十年代,一架飞机从沈阳机场被劫持到汉城,民航局慌了,查其原因:机票管理不严。于是从售票环节开始整顿。此前,购买外宾机票,交钱即可。飞机被劫事件发生以后不行了,必须出示局长签字、盖有外事局章原件并附外宾名单及中方陪同名单,交与民航局售票处柜台才能购买。外事局长对此颇为不爽,但又无可奈何。须知,把上述资料准备齐全是很难的。因为,外宾不到,护照是收不上来的,没有护照,当然买不到机票。这些资料准备齐全以后,还需排长队购买。民航售票大厅人满为患。有一次,我用了一整天时间,才买回了一个团的机票。飞机被劫,本是个案,就导致了北京购买机票的整个系统乱套了。

  十年前,利比亚发生了军事政变,其周边几个国家,我国的援外项目有几十个,技术人员数千人,加上海外侨民和当时的旅游人员近万人,国家要求必须一个不落地在二三天内撤完,我国外交部与相关国家政府及时通报。驻外大使直接出面找驻在国外交部长面谈,请他们协助。多数国家主动配合,个别国家提出按常规办理——查验护照放行。我大使说:现在是战乱时期,我们怎能把万人护照收上来交与你们?所在国总统发话:“中国可以信赖,一律免签放行!” 遂中国政府动用海陆空交通工具,仅用二天多时间就把万余同胞安全运回国内或转移周围没有战乱的国家。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实行的是亲、诚、惠、容的外交政策,把友好工作一以贯之地做到家,当中国有难时,那些国家就会挺身而出帮助你。一分耕耘,十分收获。这次撤侨工作得到多方协助便是其中一例。

  改革开放前,一次民航飞机被劫便使民航售票闹得上下手忙脚乱;改革开放后,政府二天之内就将万余国民救出水火。两厢对比,改革开放之优越不言而喻。

  科技外事工作,改革开放之前,举步维艰,困难重重;改革开放之后,人心所向,一路畅通。究其原因:外交政策对路,综合国力大增,主动权握在手中。

  冯宝胜 (第九党支部)

  201856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