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今追昔
首页 > 专题活动 > 抚今追昔
你知道吗?马会救人
来源:王文龙,离休干部,原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副所长   时间: 2010-06-11    字体大小[]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尽管年代久远,但义趣犹存。故事里的主人公今还健在,50多年来,当初乘马救我的情景无数次地闪现他的眼前,就像檐水穿石,越来越深地刻记在他的心间,我有个难弃的心愿,想告知人们马会救人,马是可爱的。

大约在1951年秋天,朝鲜战场上敌我虽已形成了约以北纬38度线特称“三八线”为界的南北对峙态势,但整个制空权仍被敌人操纵,美军的 F84型战斗机,B52 型轰炸机,U2型侦察机昼夜轮番出动,猖狂至极,特别是其战斗机超低空飞行,在丘陵地带常常贴着山坡飞,偷袭性强,我军白天只能隐蔽起来。那时,我在师司令部任参谋。一天,军区司令部通知开会,领导派我去,从师部到军部有几十里路,我骑着一匹枣红马去的。

会议开了半天多,午饭后军政委到会讲话, 强调会议内容重要。会间每人发给一盒沈阳产的海军牌香烟,这在那时是够稀罕的,他摸看好几遍都没舍得打开,要整盒带回去和战友们一起打开抽个高兴。

太阳西斜的时候,会议结束了,天色尚早,在敌机无比疯狂的朝鲜战场上,白天骑马走公路当然是不合适的。但我不愿等到太阳落山后再往回返,更不肯在敌机猖狂面前示弱。所以我就抓紧时间往回赶,经过一个盆地,四面丘陵环抱,中间平坦一片,公路与一条河水平行,我意识到通过这片开阔地,危险是不小的,马好像识途一样不快不慢默默地移动着四腿,没走多远,一股水流横过公路,这股宽约5米的水流潺潺湲湲,清澈见底,马两只前蹄一踏进水里,就停下来低头去喝水。在这无处隐蔽的开阔地带停留是极不应当的,我提拉缰绳催马前进,那马都拼力挺直脖颈挣扯着继续喝水,我有些生气但转念一想,做马也不容易,被人骑着,多么累得任务也得完成,渴了喝点水还不行吗?想喝就让它再喝几口吧。在马喝水的时候,我按军人的习惯把周围地形又看了一遍。马终于喝够了水,不待喝令就缓步趟过水流继续前进,在快要走出盆地,距离前面丘陵松林不远的地方,我突然觉得像有一种熟悉的响动出现,回头一看,4架敌机喷着火光贴着丘脊向他俯冲射击。就地附近没有任何能掩蔽之处,只有下马在路旁的河滩上卧倒,以减少受击目标,当我跳下马俯卧在一片沙石滩上的时候,马猛然蜷曲两条前腿并用两条后腿站立起来,焦急地高声嘶叫着,从我身体一侧跳回到身体另一侧,如此连续跳了好几个来回,这时4架敌机轮番向我们俯冲射击,还投下3枚炸弹,敌机低得什么都看得清楚,每架敌机从我身体上空掠过都带起一阵强风,在这种情况下,我无法起身转移,炮弹和炸弹击起得沙石不停地落到身上和脸上,马屁股出血了。想到今天的会和那盒没有打开过的海军牌香烟,如果马能离开这里,可能会把敌机引走,情急之中我随手抓了一把沙子,对着马朝前面的丘陵甩过去,又喊了声马快到松林里去。说来真是神奇,那马好像懂得话语一样,果然箭一般疾速朝着树林跑去。看见马跑进树林不远处就停下来。树林隐蔽了马,敌机失去了目标,在树林上空盘旋了几圈后无可奈何地飞走了。

不待敌机飞远,我跃身而起奔向马去,仔细检查了马的受伤处,不是炮弹打得,是被炸弹片划破了皮肉,没伤及骨头,血也不怎么流了,他把马头搂到怀里,紧紧地抱住、拍打,马亲昵地用头和嘴轻轻拱动他的身体,就这样呆了许久许久。

黄昏过去,重踏归途,他把缰绳缠绕在马颈上,轻声对马说:你为救我受伤了,我不骑你了,咱们一同走回去吧。马乖乖地跟在我身后走回到了驻地。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