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今追昔
首页 > 专题活动 > 抚今追昔
朝鲜战场上的运输兵
来源:大连化物所 刘淑新   时间: 2010-12-30    字体大小[]

我是1951年在上海军校毕业的,之后五千多师生积极拥护国家号召抗美援朝。当时,我记得领导说,美帝国主义走向日本的老道,踏着朝鲜这块翅板,走向中国大陆,我们能答应吗!

校部在上海五角场,我们十九中队在上海复兴岛,每一个师生都要表决心,把手指咬破以血写决心书。之后分发大头鞋、棉衣、棉帽,上了汽车,在南京路转了一圈,之后直接上火车直达丹东。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培养的第一批驾驶员,从九连城过江到朝鲜,我被分配到志愿军司令部,给邓华副司令员开车。一个月后,我要求到运输团直接参加运输,领导答应我的要求,就这样,我到了汽车六团。到了六团之后我发现班排都是解放兵,那些表现不好的,就被换下,复员回家。解放兵老驾驶员,表现好的同志入党、提干。我刚到六团时受排挤,整天分去修车,大部分都是车弓子被颠断。我们军校毕业后,本身就是驾驶员,但在这替班开车,很长时间才给车开。尽管这样,我们照样很好的完成了任务,也非常勇敢。我们汽车六团在运输当中,成绩非常突出,全团集体三等功,受到洪学智副司令员嘉奖。

在朝鲜,运输人员是牺牲最大的,很容易受到飞机的轰炸。我们自己的飞机只能在丹东上空和美机交火,美方飞机也只能飞到丹东上空。

我们汽车主要的敌人就是飞机,上甘岭战役中我们都是晚上开车。最激烈的时候,白天开车伤亡最大。朝鲜道路很不好走,到处都是大山,路特别狭窄,有很多的车辆没有被飞机击中,但是却翻到山下。美军向驻地扔三角钉、照明弹、子母弹、尼古丁汽油弹、杀伤弹、火箭弹,可以说除了原子弹没有使用之外,什么都用上了。就是这样,也没有挡住我们的汽车运输。

有一次在运动战、交错战中,在上甘岭东侧吴胜山南地区,我开车并不知道我们的部队后撤,这块地区已经被美方占领,我发现美国军用物资都放在路边。凌晨四点,天还未亮。我发现美军的炮弹箱、子弹箱,大的小的很多都放在路边,我就告诉助手万传金快下车指挥车辆掉头,冲锋枪、防空枪上堂,准备战斗。我们往车上装了七个子弹箱。朝鲜山多,车子转弯之后,美军就看不到了。在途中,路过我们四分部的前方医院,这时他们还不知道我们已经转移战场,通知他们之后,我们还把部分的医生、护士和伤病员一起带上车,那些不能带上的人员也都上山转移了。

洪学智副司令员说:我们战争胜利全靠我们后勤运输。我们的汽车在朝鲜“阿兹玛尼”头上行驶,她们全是用头顶着筐子装土和石块来修路。

我的汽车经常被尼古丁汽油弹打中后,一般都是用手和衣服把火扑灭,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有一次我的左手大拇指被烫伤,现在这两个伤疤还能看出来。

不论美军怎么疯狂,装备怎么先进,也没有挡住我们的运输,我们的物资仍然源源不断的运向前线,保证前线的战斗需要。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