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今追昔
首页 > 专题活动 > 抚今追昔
回忆战争,因我们珍爱和平!
来源:长春光机所 刘时惕   时间: 2010-12-30    字体大小[]

提起六十年前抗美援朝,战火硝烟生与死博斗的场景历历在目刻骨铭心。

1950年10月19日赴朝参战前,我任职东北边防军(解放军)第三十九军汽车大队正排级带车干部,驻辽阳市白塔区。八月初为赴朝参战作准备,培训驾驶员开赴鞍山附近山区弓长岭。训练爬盘山道约两个月。同时组织驾驶员严格的考级,规定必须考取驾驶五级资格的才能驾车赴朝参战,我顺利的取得了驾驶五级技术资格,获得了赴朝参战的机会。当时的心情真是万分激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不光是口号而是当时青年志愿者的心声。个人安危置之度外,为祖国为民族甘洒热血于战场这是志愿者的光荣。

1950年10月19日美军攻占了朝鲜首府平壤,相继向鸭绿江畔进军,在唇亡齿寒之际,党中央毛主席命令组建的志愿军13兵团所属的部兵38军、第39军、第40军、第42军共四个军12个师及三个炮兵师,于10月19日相继经丹东(原名安东),长甸、宽甸河口、集安跨过鸭绿江赴朝参战。随后第50军,第66军也划给13兵团建制,开赴朝鲜。我三十九军是首批10月19日经丹东铁路大桥直接入朝,目标是歼灭美骑兵一师,收复朝鲜云山市,当天开赴距云山市约30华里山区隐蔽。23日打响志愿军参战首次战役。19日夜军汽车大队84辆美式大卡车相继隐蔽在离云山市战地约30华里的鹤锋洞的大山深处,准备消灭美军骑一师后赴云山市拉战利品。10月24日发起全线反攻、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英勇善战战果辉煌。以劣式的武器装备战胜了精良装备的美军。这令敌我双方都很振惊。经过50天激烈反击终于收复云山市,清川江,长津湖,1951年1月4日攻入南韩首府汉城。我军117师攻入汉城的晚上我带车经过汉城南韩总统府东大门时心里充满了自豪,英雄气概,势不可挡。八日美军、韩军退至37线以南,我军三四天后全军撤回38线以北,进入阻击战和防预战状态。毛主席批示将10月25日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开战之日。

为时四年的艰苦卓绝的抗美援朝战争正式打响。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历史性的胜利。

神龙运输兵

1950年10月19日12时许我大队的84辆美式卡车装满支前物资整齐的排成长龙停靠在丹东铁路桥进口处,大约到下午3点开始过江桥,首车是大队长张永祥驾驶美式吉普,车上指导员苏柏开道;第二辆车是中队长齐荣和我还有一位是上级指派的朝鲜族联络员金同木(领路联系)。经一个小时左右84台卡车像长龙一样浩浩荡荡排列有序威武雄壮通过铁路江桥,雄纠纠气昂昂跨过了鸭绿江。汽车大队是军后勤的骨干部队,是营级建制。干部和司机约250人,任务是将国内物资运送到《志司后勤分部》兵站的支前物资再由军汽车大队跨过前线封锁线直接运到前线作战的115师、116师和117师,要完成前线5万余战友的军需火炮和给养。可想而知这是一项极其艰险和困苦的任务。每次战役无论的胜败都有汽车兵的鲜血和生命的付出。美军前线阵地探照灯整夜通明。亮度极高,闪亮刺眼,离十几里外刺眼生痛,白天黑夜美国飞机沿公路铁路桥梁轮流轰炸,给汽车运输造成极大危险和伤亡。大队长张永祥(营级)当时已四十多岁,是1945年光复时在黑龙江哈市参军老同志。精通汽车管理和维护很有才干。指导员苏柏(营级)是江苏盐城新四军三师的抗日干部,时年28岁,有文化精明能干,可算是军中精英。抗日时期担任过张爱萍,刘震、洪学智等将军的警卫员。大队部通讯员小周和小刘,还有文书小胡,另一个就是带车干部我。下设两个行车中队。(后编为一、二连),一中队长齐荣(伊通人),二中队长王长顺(哈市人),中队各配四十台大卡车,设一个燃料站,专供油料;汽车修配站主管汽修和配件,在丹东八道沟特建一个物资采购供应联络站。大队的84台卡车,全部是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缴获战利品,全美国货,品牌有吉姆西带绞盘的大十轮,斯达派克大十轮,雪佛兰、大道奇等等。可谓装备精良,全美式化。可惜入朝不到四个月,84台美国卡车全部炸毁烧光。可见战势的艰辛和恐怖。大队的司机人员结构比较复杂。1950年全国才解放,军内培养的司机极少,大队250名成员由三部分人组成。一是有军籍军内培养的干部和司机,二是在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接收的国民党军队的参军司机,三为抗美援朝征集的沈阳、长春、哈尔滨开营运车的无军藉战勤司机。比例为1:2:3。无论是战勤司机、还是部队司机各个机智勇敢。在保障前线供给物资和枪支弹药的过程中炸不垮、打不烂,历经枪林弹雨,九死一生的关头,每次都按预定地点、时间完成任务,保障前线的作战运输兵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这些功续与指导员苏柏的睿智指挥分不开的。

整个汽车兵是个战无不胜的团体。每个兵都是英雄。如战勤司机李明(哈市人)一人驾车去117师阵地送炮弹,参加砥平里战斗,他的腿中弹流血不止,尚坚持将炮弹送到战地,完成任务后返回营地送军野战医院,伤势如何不得而知。这样的事例举无胜举。

三十九军恶战云山、首战告捷,打响抗美援朝的第一枪。

三十九军是战无不胜的劲旅,是无敌的战神。1950年10月24日三十九军首战美骑兵一师,激战一日一夜全歼美军收复了云山市,大振志愿军的军威。为赢得抗美援朝战争打响了第一炮。战争结束当夜,一中队长齐荣和我奉命带20余台美式卡车向云山市进发,任务是接收战利品,为工作顺利派工兵营一个排约50余人做搬运和押送。车队进入云山市近郊,云山城火光冲天,公路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无数军人的尸体,车队无法通过,工兵战士下车拖开尸体车队才能继续前进。尸体衣装尚能辩别出美军韩军志愿军。美军个头大,身穿绿黄色卡几加克,足登半高腰牛皮山地作战靴;南韩个头较小,衣着与美军相似,只是矮腰皮靴;志愿军穿的是入朝前换发的黄绿色棉衣裤都缝有直道,袖口和裤中线都带一道红线,脚上是东北大头鞋。尸体数目无法估算。真是惨不忍睹战争是人类自残。车队开到云山市直抵美军军需库,看到军用物资堆积如山,但美军败退前将军需库四周埋上无数地雷。我们派去的工兵不懂排雷技术,不敢冒然进入库房,天快亮了车队只好拉一些散落战地物资,返回营地,天亮后美军轰炸机即飞抵云山市狂轰烂炸将军需库物资全部烧毁。此次我拾回三件战利品,一件是美军鸭绒睡袋(尚存至今);二是美炮兵专用隔山望远描准镜;三是美军专用野外加热炉。后两件均在第五次战役时炸毁丢失。第二天十月二十五日军工兵营去云山战地清理我军牺牲战友的尸体,将连以上干部的尸体用白细布袋装上,用大队汽车运送回丹东后转运沈阳,其它死难的战友登记到册就地埯埋了。刚刚看到新中国曙光年轻志愿军战士长眠在朝鲜土地上,用鲜血和生命打出了国威,震悍世人。

三次历险记

1951年5月我和司机赵德全(哈市人)驾单车前往春川前线给117师送给养在返回营地时途经离春川约50公里处出现险情,第五次战役失利部队后撤,天刚亮,观察四周一片寂静,无军人也无车辆,观察到前进的公路已被破坏拦腰挖了一道约1.5宽2米深的大沟,用于阻止美军坦克车辆前进。当时我和赵德全同志吓蒙了,老赵是一个老共产党员,对我说:“车是开不过去了,此地离营地有150公里,走回去是不可能了,前方战局紧张,部队都后退了,美军离此不太远了,车过不去我俩就当俘虏了,在这危难时刻,天无绝人之路,我看到了公路边有数十个横七八倒空汽油筒,当时我们俩乐坏了,天上掉下了救命星,不顾一夜未眠的疲劳,精神也来了,大叫我们有救了,不当俘虏了。将路边的空汽油筒一个个滚到路沟里把沟垫平,赵司机高兴极了,凭着他多年开车的经验将车往后倒了一百多米,挂大档靠冲力越过大沟,我全身冒了冷汗,听到车后轮着地的声音了,证明飞越成功,深深地喘了一口长气。真是天助我也,一场灾难总算过去了,车飞快的开回营地,保住了人和汽车未受损伤,上级党委批准我和赵德全各立三等战功一次。

第二次也是发生在1951年4月第五次战役失利后退之时,四次战役后休整期为部队改善生活,大队全部能开动的汽车由穆金生分队长领队到丹东拉生活补给物资,大约有三十多台车,去丹东一个星期,前方战局发生了巨大变化,军后勤突然来电说:前方战争紧张,令汽车大队当天必须离开现营地,返回冠门里营地。当时紧张急了,约定派往丹东的三十余台车和物资今天晚上返回,当时通讯不畅,无法电告穆金生,在危难时苏柏指导员找到我,告知了危险情况并命我太阳落山后出发,独自一人赶到离驻营地约十里的公路交叉口等候即将返回的穆金生带领的三十多台汽车,通知他们立即返回鹤锋洞营地。为了完成这光荣而急迫的任务,即高兴又紧张。当时我配带的是一支美国造的加拿大手枪和20发子弹,为自身安全子弹上镗,系紧腰皮带就出发了,我不能走大道,沿山边毛草路走,大约走了两个小时天黑了才到公路交叉口,很巧交叉口处有一个小毛草棚,乘天黑我钻进藏身,约两个小时的时间公路上未过一辆车,也无行人。直到12点公路上出现了灯光,我看到插有红旗回国车队了,我高兴的一步窜出毛草棚,跨上公路挡住了穆金生首车,传达了苏柏指导员的命令,三十多辆车调头返回了冠门里营地,一场危险过去了,我才松了一口气。保住了三十多辆车和物资安全。为此事领导又批准了我立二次战斗三等功。事后得知我藏身小棚是朝鲜老人下葬前停尸用的。

第三次是1951年3月份我带20台汽车去金城前线给116师运送急需物资。在运送过程中又经历了一次生死险情。在运输车队回营经过铁道时其中一辆车的后轮卡在铁轨中间。天又黑只听到朝鲜护卫队高声喊叫的声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车又卡住,气氛十分紧张。为了推出这台车只好用另一辆车把它拖出,我正在把两辆车挂在一起时,突然一列火车风驰而至巨大的冲力把两台车和我一起掘出一百多米。我当时什么也不知道,昏迷过去了。大约20多分钟后同志说苏醒过来,头部被摔伤出了一些血。大家都认为是腰上的皮带救了我。因为皮带把衣服系住才没被冲力把衣服刮起,保住了性命。

像这样的经历,参加抗美援朝活下来的人都有。更不必说死去的烈士他们最后是付出了生命。是永垂不朽的英雄。

世纪珍藏

1952年刚过完新年的第二天,驻地在冠门里苏柏指导员告诉我后勤军首长麻部长要我去见他,麻部长是我的老首长,曾多次请示过工作,也见面过多次,心情平静,也不紧张,直接进了麻部长办公室(棚子)。首长对我很客气,从小保险箱取出两张彩色纸票说:小刘你要回国了,组织决定调你回国上大学深造。先回辽阳市军留守处再去北京军委总政治部报到,深造的事由总政按排。你回国了我送给你志司印刷彩色精美军方专用“饭票和菜票”留作纪念。此票只做纪念不能流通,我接到手中十分激动,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感谢首长感谢党组织对我的信用和关爱。我回国后经解放军总干部保送进入北京清华大学学习。 1952年北京高校院系调整我被调整到中国政法大学学习法律。1956年经39军批准办理了转业手续。我在这六十年里我检索了相关历史资料,尚未发现成套的志愿军赴朝参战的军队专用的“饭票和菜票”,它们被我珍藏至今不仅仅是纪念了更是六十年前志愿军赴朝参战的军纪、管理、生活、风俗、历史的佐证。至今未能理解的是在当时历史条件为何不下发军队流通,为何志司将“饭票和菜票”分开。计量也分开。“饭票”一张以一天26两粮计算,“菜票”为一餐一记。等等疑点猜测不到,究竟为何留给历史专家考证。

这几张饭票和菜票还有战利品美制鸭绒睡袋伴随我走过大半个世纪。每看到这些珍品,就让我想起三十九军汽车兵,想起生和死的战友。想起那炮火连天惊心动魄的抗美援朝。

那段浓缩的经历是我人生的亮点,生命的光荣。每每想起民族感自豪感就油然而生。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