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今追昔
首页 > 专题活动 > 抚今追昔
雄赳赳气昂昂 跨过鸭绿江
来源:地质与地球所 肖振华   时间: 2010-12-30    字体大小[]

作为参加过抗美援朝的一名老战士,我为此深感荣幸。我随杨得志司令员率领的19兵团于1951年2月跨过鸭绿江入朝参战。

毛泽东教导我们:“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美帝国主义是真老虎也是纸老虎。”分清敌、我、友,这是原则问题。

过鸭绿江前十分钟,63军军政治部三位部员,我、李际亨、刘星和干事们在鸭绿江边合了影。面向祖国大地——新义州,背后就是鸭绿江及朝鲜的土地。为了隐蔽,只好采取了伪装前进,以防空袭。

我们将棉袄翻穿,白里朝外,同白雪“打成一片”,计划趁着夜间渡江,从冰江上走过。夜间行军是最疲劳的。为了活跃生活,我们边走边唱,“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边走边学朝鲜话。我们的翻译水平很不高,他是来自中国朝鲜自治区或自治县的。特别是军事用语更加困难。到了后半夜那就是边走便睡了。不由自主地走走停停,掉队现象多次出现了。前人不动了,后人也就跟着睡着了。醒来一看不好了,一阵子猛追。

为了遵守军纪还要懂得朝鲜民族民情风俗习惯,得到朝鲜人民的帮助与爱护,这一点很重要。

军令如山倒。63军军长傅崇碧向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提出了军令状下了保证书,他说:“不按时突破临津江,我拿着脑袋见你。”

临津江是朝鲜中部的一条大河,宽有百米,江南岸是连绵的群山。美军依托有利地形构筑了坚固的防御体系。江中布有铁蒺藜,江岸设置了铁丝网、地雷、地堡,交通壕等各种障碍物。美军的炮火直接控制江面及江北通路。美军的飞机时时在江面上空巡逻。美军宣称:若是志愿军发起进攻,只能是遭到毁灭。

63军不仅没有被毁灭,以小的代价,准时有力地突破了临津江,说到做到,大快人心。中国人民和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不可战胜的。人人欢欣鼓舞。

63军既能攻又能守。铁原位于朝鲜中北部,是汉城至平壤铁路的必经之地,也是几条公路交汇地。纵横20公里。正面25公里的防御地域内,彭德怀命令杨得志:“不惜一切代价,就是把63军打光了也要坚守铁原12至15天”。63军在军长傅崇碧政委龙道权指挥下,以四个师2.4万兵力,阻击了美军及南朝鲜军所谓“联合国军”5.8万,4个机械化师12个昼夜的疯狂进攻。子弹打光了就用石头、断木砸,用刺刀拼杀,掩护了我东线部队和伤员的转移,扭转了战场态势。彭德怀赞誉63军为“真正的铁军”“英雄的铁军”他向余生的指战员动情地说:“我彭德怀感谢你们,祖国人民感谢你们!”铁原阻击战胜利结束后,部队进行休整。

铁原阻击战关键的问题是面对敌人的进攻,怎么样从思想上顶得住。历来是出击容易,固守难!563团入朝参战之初,全团总兵力合计2700余人,经过5次战役之后在铁原阻击战之前,还剩下1300余人,铁原阻击战之后全团仅剩下260人。563团血战过程只是63军血战铁原的一个缩影。铁原阻击战,63军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最终还是胜利了。563团继涌现8勇士舍身跳崖壮烈事迹后,又打出一个“特功8连”8连连长郭恩志灵活使用兵力机智运用战术,连续奋战四昼夜,打退敌人15次大规模进攻。以伤16人的较小代价,毙伤敌人800余人。守住了阵地。

6月12日,63军胜利完成阻击任务,奉命转移伊川地区休整。涟川铁原阻击战是63军继取第五次战役前两阶段歼敌6410人的胜利后,执行的一次事关全局、艰巨而光荣的任务。是63军有史以来进行的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最激烈、最残酷的一场战斗。

我比部队早回国半个月。奉命到中央政法学院学习,学期两年,任学员组第一组组长,党支部委员。如期完成学业。对志愿军回国的学员,学院的员工,上上下下都表示特别尊重。我本人深感荣幸。幸存者别有一番滋味。抗美援朝是中国近百年与外敌交手时首次迫使对手坐下来谈判并以相对公平的和约结束的一场战争,深感得意。

当然,我们不可高枕无忧。近来,美军核航母若逼近津京,无疑是对中国严重挑衅,这在历史上都相当罕见。我非常赞同我解放军针对美航母进入黄海军演的一次针对性的东海实弹训练。在朝鲜战争爆发60周年和抗美援朝60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现在的中国军队,让中国人民看到,它还是那支敢于和世界上任何侵略力量真刀真枪对抗的武装力量,这力量被形容为国之柱石,这柱石之用应在当下之机。狠狠地来它个“关门打狗”和“瓮中捉鳖”的军事效果。“来而不往非礼也”实弹射击训练,这就是坚决的态度。这就是一次亮剑精神!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