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今追昔
首页 > 专题活动 > 抚今追昔
一张六十年前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来源:水生生物研究所 张晓良   时间: 2013-09-04    字体大小[]

   

    近日在王精豹老师处看到一张老照片,听他回忆了相关往事:这张照片拍摄于1953年,右起:朱宁生、吴文星、褚新洛、王精豹、蒋一珪,左一是当地的马车夫。地点在河南省,从驻马店到板桥水库途中。拍摄者是刘先生。

    王精豹口中的刘先生,就是今年已96岁高龄的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名誉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刘建康。

淮河发源于河南,流经安徽、江苏。1950年夏,淮河流域大雨成灾,毛泽东主席连续4次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尽快治理淮河。19515月,毛主席题词一定要把淮河修好,并要求河南、安徽、江苏三省共保,一齐动手。河南境内列为治淮方略的工程项目主要是在干、支流修建石漫滩、板桥、白沙、薄山、南湾等16个大中型水库。这些淮河上游山谷水库建成后,在淮河防汛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科学工作者们考虑,水库除了用来拦蓄山洪外,还可以多样加以利用,养鱼就是其中之一。19539月,水生生物研究所派出刘建康研究员为首的调查队来到河南省,对板桥、石漫滩、白沙三个水库进行调查;19548月,又对板桥和白沙水库进行补充调查。调查队员有朱宁生、王祖熊、蒋一珪、褚新洛、王精豹、吴文星等。

所谓“山谷水库”,即由建立巨大的拦河坝横断山谷中的河流而形成的。板桥水库位于汝河上游,距离驻马店45公里;石漫滩水库位于洪河上游,距离舞阳县18公里;白沙水库位于颍河上游,距离禹县30公里。调查队详细调查了三个水库的水文、浮游生物、鱼类等情况。               

王精豹回忆:从驻马店出发到板桥水库45公里,大家徒步走了整整一天,途中几位队员实在走不动了,才雇了一辆马车运送部分队员及行李,而刘建康先生和褚新洛两位坚持全程走到板桥水库。调查工作中先生非常认真,晚上在小店住下,还把几位年轻队员召集到一起在煤油灯下学习俄文。王精豹还记得朱宁生副研究员教他如何使用浮游生物网,即一定要划“8”字形。

笔者将这张老照片请刘建康先生观看。先生回忆起几个细节:照相机是所里的,在调查队里由他负责使用和保管。自带被褥(照片中马车上可见)住在小店里,小店门口的灯笼上还写着“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蒋一珪是江苏人,不习惯吃面食,到处找米饭吃。

向刘先生请教时,他回忆,通过实地调查,提出了渔业利用的初步意见,强调了拦鱼设施、大规格鱼种和“除野”问题。为了避免鱼种的逃逸,需要在水库出口处加设阻拦鱼类的设施;由于阻拦网眼不应密到足以严重妨碍水流的速度,鱼种必须是大规格的,不小于13-14厘米;水库中存在若干种食鱼的“野鱼”鲶鱼、鳜鱼、乌鱼、鳡鱼等,对鱼种是有害的,故在放养鱼种前要用曳网进行“除野”。

调查工作结束,刘建康、朱宁生、王祖熊执笔写成《淮河山谷水库的调查及其养鱼的利用》,发表在《水生生物学集刊》第1卷(1955年)。虽是学术论文,笔者作为门外汉仍觉得可读性很强。调查队在板桥水库和白沙水库都记录了渔民以鸬鹚捕鱼,在白沙水库,“11只鸬鹚在3个小时内捕得鱼100斤以上,其中大多数是尺余长的鲶鱼。”在石漫滩水库,“鲫鱼生长良好,一般在1斤以上,个别达24两。”遥想当年之渔家乐,或正如古人所咏:“深水有鱼衔得出,看来却是鹚饥。”“钓罢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

补一句,王精豹,当年19岁的小伙子,今年也已79岁了。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