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七一
首页 > 专题活动 > 庆祝七一
从吃“毛桃”说起
来源:长春应化所 许禄   时间: 2020-07-06    字体大小[]

  这次网上买的是“毛桃”,虽小,但味正,甜中有酸。所谓“毛桃”,通常是指由非嫁接桃树所结的桃子。嫁接的桃树不再具有繁衍的能力。我们平常所吃比较大的桃子都是嫁接桃树的果子。

  口吃毛桃引起了我对长春的回忆。我们住在中科院长春应化的“博士楼”,由东至西,沿应化所明水路,西端,路的对面是一派出所。很有意思的是,所谓“博士楼”并非应化所的“正名”,而是附近住户如冶金局的人的误称,因为该栋房子建起后,当年新来的研究生没有宿舍便入住了这栋楼,完全是权宜之计。待分给应化所的正式职工后,此楼有相当一部分是从国外招聘回来的,但和称谓“博士楼”也相去甚远。不过为了行文上的方便,后边我借用了“博士楼”这一名称。

  同住此栋楼的高分子片老姜来自农村,他对庄稼呀,蔬菜呀,以及树呀都非常熟悉,而且他有兴趣,在宿舍楼院子内可利用之处,让它繁衍出“乡野”的氛围,如,在靠院子围墙的花坛上,除了各种各样的花儿和灌木丛外,他还种了桃树(桃核埋下而生)。由于老姜勤于浇水和施肥,树长得特别快。没几年功夫,枝繁叶茂的桃树开始结果了。由此,到了秋天成了那个院子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每年,待桃子由小变大,渐渐变红,特别是到了可以入口的时候,晚上,从应化所下班回来,无论如何你也禁不住头顶上桃子的诱惑,情不自禁地扬手去摘,然后用纸使劲搓一搓,咬一口,与其说桃子好吃,还不如说,此时此刻它使我回到了我的童年—一个乡野中的孩子,无比的甜蜜!无比!

  假若老姜正在给树呀花呀浇水,或者散步,他会高兴地眯起双眼,幸福地体味人们—全是在应化所呆了一辈子的老同事老朋友对他劳动果实的肯定;此时,可能也把他拉回到了他的童年—同样,一个乡野中的孩子。

  然而,遗憾的是2018年,老姜已经走了。是我们南迁深圳之前就走了的。原来,碰到一起,顺便问上几句,但从无意识到他说走就走了。他的撒手西去,空空落下那些桃树。到了秋季,满树的毛桃一定会很想念培植它们的那位老人的。

  说到这里,我不能不提及应化所的另外一位老同事老朋友--老黄。他们也住在“博士楼”,晚饭后在院里溜达时,很容易碰到一起,和老姜等几位老人,总是在最大的一棵桃树旁说说笑笑。然而,很遗憾的是,老黄说走也走了(似乎和老姜西去的时间相差不到半年)。

  我和老黄是校友,即都来自中国科技大学,而他及其夫人是科大的高分子系,我是近代化学系。他们比我高一个年级。

  老黄曾经是应化所科技处处长、副所长和中科院长春分院院长。然而,他的eigenvalue(本征特征)不是做位领导摆出个什么样子,而是,只要睁开眼睛,他手里总会夹着一只烟。

  他没架子,很平易近人。

  他儿子和我儿子是好伙伴好同学。如我们大儿子,只要回到长春,他毫无例外地会跑到老黄家同他儿子痛痛快快说啊笑啊地唠上半天。据儿子讲,不只是黄伯伯本人,而且,两位公子绝不示弱,你抽,我们也抽呀,霎那间,整个房间就会被烟雾所弥漫。

  令人惊讶的是,没听说老黄是什么病,但说走也走了!“是否与过分抽烟有关?”我猜想。然而,又一想,老天爷是很糊涂的呀,不抽烟人说走就走的也有的是呀!

  好吧,说到这里吧。你看,在天边的深圳咬了一口毛桃,使我想起了我呆了半个多世纪的长春应化所的两位老同事。

  遥祝他们在天堂幸福、快乐!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