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建党90周年
首页 > 专题活动 > 纪念建党90周年
老白果树
来源:武汉植物园离休干部 耿达   时间: 2011-08-25    字体大小[]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回想起上世纪40年代,我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在沐阳县城北的一棵老白果树下接受党的培训的情景,然后至今已有65个年头了,但当时的情景犹如电影胶片,不时的在我的脑海里回放,历历在目。

60多年来,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从一个贫穷落后的旧中国,建设成了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而我也由青年步入老年,回顾这不凡的历程,使我对党更加充满了无限感激之情。

我的老家在沐阳县,旧社会,那里十年九灾,饱受水、旱、虫害和人祸的折磨。记得在抗战期间,沐阳老百姓仅能以山芋和山芋叶充饥度日,有一年连柳树叶都被吃光了,不少人得了浮肿病,苦不堪言。

1945年8月抗战胜利了,中共淮海地委和淮海专署迁进沐阳县城,给苦难的人民带来了希望和曙光。当时的地委为建设新沐阳做出了一系列重大举措,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培养人才,将原有的淮海中学从吴圩搬到县城,又新建了一所淮海师范学校,为苏北及沐阳地区普及文教事业,培养人才,当时,我从悦来区王庄小学调到了该校简易班学习。当年7月1日我经高殿华、蒋高楼二位同学的介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名中共预备党员,翻开了我人生道路的新篇章。

1946年夏,蒋介石投撕毁了“双十协定”破坏了国共和谈发动起内战。在沐阳城已可听到炮声,国民党的飞机也不断地来骚扰,学校迫于形势的恶化,不得不提前放假。就在同学们念念不舍准备离校时,入党介绍人高殿华同学通知我留校参加中共淮海地委举办的新党员训练班学习。当时党的组织还没有公开,为保密和避开敌机的骚扰,我们训练班由县城早出晚归,在城北附近一个村庄的老白果树下席地而坐进行学习,在两周的时间里,我们系统地学习了党的章程,还研讨了当前的形势,树立了克敌制胜的信心。当时讲课的老师是由地委派来的,他们全都是从延安或苏联学习回来的同志。学习时间短但对我们来说真是一生受用无穷,更加坚定了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理想和信念。

训练班结束不久,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淮师战地服务团(40余人)奔赴前线,服务于陈毅元帅指挥的新四军山东第二纵队(今21军),从此开始了我毕业难忘的军旅生活。

在那战争年代里,我一直在“红军师”(今61师)基层任职,三年解放战争中,参加了淮海和渡江战役,解放舟山群岛等等战斗。在这诸多的战斗中,与战友们同一战壕拼搏,高密战斗中肩部受伤,渡江战役荣立三等功,1955年被国防部授予了“解放奖章”。转业到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后,领导、主持的课题成果获国家科学大会奖。

随着岁月的流逝,离开沐阳这块热土已有65年年头了,纵然是青山踏遍,走过江湖河海大川,饱受战争的洗礼,但是往事悠悠,除了怀念那些朝夕相处,舍生忘死的战友和为祖国解放而英勇献身的英雄烈士之外,我仍难忘热土之恋。幸有我的战友治川同志不时来函告之家乡的情况,使我得到些许宽慰,据治川同志赠送给我的《魅力沐阳》大型画册介绍,解放后的沐阳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在这本精美的画册中有一幅“银杏满枝”的老白果树画面,她深深地勾起了我对65年前在这棵树下第一次接受党的培养的回忆与思念。65年啊,时代巨变,这棵曾为我遮阳避雨走向共产主义大道的老白果树,和今日的沐阳县父老乡亲们一起,摆脱苦难,迎来新生活,走向一个个辉煌。老白果树,我心中的树,她根深叶茂,在阳光雨露滋润下,在沐阳大地上焕发了青春,她开枝散叶,开花结果,茁壮地成为参天大树,我今天怀着崇敬和喜悦的心情,祝愿她永远果实累累,生生不息。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