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长者风采 > 作品欣赏 > 散文
庚子年的春节静悄悄
来源:王春 院机关退休干部   时间: 2020-01-30    字体大小[]

     

     

     

    作者: 王春     院机关退休干部      

     

    今日是庚子年年初六,小区里的除夕子夜静悄悄,没有鞭炮,没有焰火。明亮的街灯红灯笼下,路上有极个别的行人和汽车。今天初六路上的汽车明显多于前几天。
    现在,正值春节假期,全国人民都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我们都在家里看电视、看手机,出门戴口罩。虽然春节小区静悄悄,但是,手机里很热闹。时常有朋友转来的关于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还有各大网站不断更新的消息。正月初一,习近平总书记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他强调,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把疫情防控工作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来抓年初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又代表习近平主席到抗击疫情的医院看望医护人员。现在,全国人民在党中央的领导下,正在全力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目前,已经有多支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疗队从广东、北京、浙江、山东、四川等全国各地,奔赴武汉上岗;还有解放军部队等都派出了支援武汉的救援物资和医务工作者。我坚信,在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与支援下,武汉一定能战胜“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肆虐,一定会把经济损失降至最小。一定会夺得全国的胜利。
    记得2003年,在北京发生了“非典疫情”。那个时候,我还在上班,并与同事们去武汉出差审计。我们到了武汉分院,被安排在一个专门的小楼里。吃与住都在这里,看账本,审计。通常情况下,我们到分院审计都是住在分院的招待所,并在分院的食堂吃饭。这次却不同,住在一个单独的小楼里,财务人员每天用个四轮的小平板车将账本从另一个楼里拉到这里。晚上,我和同屋的主审沈放聊天,我俩认为,实际上,我们是被隔离了。但这种隔离,分院做得非常好,既不影响我们工作,我们又不会传染给他人。那个时候还没有微信,当我们审计完毕,听说北京在防控疫情的管理方面很严格,下飞机要经过体温测量,人多场所,还经常喷洒消毒液。还听说“非典”死去的人也比原来我们离开北京的时候增加了。我们很担忧。此时,审计室主任袁东果断地给大家开会,征求大家意见,告诉大家,如果乘飞机回北京,不能保证不感染“非典”,回到北京后,将首先被隔离两周。是尽快回北京还是在这里再等待两天,大家都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会上,大家一致同意早些返回北京。形成决议后,武汉分院发给了我们每个人一个口罩,我们于次日早上乘航班回北京。我戴着口罩坐上航班,飞机机舱内充斥着消毒液的味道。
    飞机起飞后,机舱内,乘客寥寥。飞机上规定,人少也不能窜座位。主要考虑,万一某乘客疫情发作,机场根据座位情况容易通知找到附近被感染的人们。到了吃饭时间,飞机上送来了面条和米饭,我经过思想权衡,还是要吃饭的。我摘下口罩,大口地吃飞机上的热汤面,感觉面条的的味道是那么的鲜美。吃过面条,我又迅速的戴上了口罩。而我身边的乘客,怕吃饭摘下口罩感染疫情,就根本不吃任何东西。
    飞机到达北京上空,广播里传来了到北京后应注意哪些事项。我们出差已经10天了,现在就要回到正在抗击非典的一线城市的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想念与担忧。我们匆忙的下了飞机,一进入大厅,大厅内空空荡荡。到处是消毒液的味道,通过口罩进入鼻翼。那个时候的口罩没有现在分得细致,什么N95,没有听说过,是口罩就行。然后排好队,在体温检测表下逐一通过。按照平时出差惯例,我们几位家住相近的同事打一辆出租车回家,可以节省经费。我与另一个同事坐上出租车,出租司机对我们说,“我们是因为任务来接机的,现在传染这么重,否则我们是不来机场的。”此时,我感到比我们在武汉没回来时听说的疫情要严重得多。到了小区门口,保安不让进门,向我要小区出入大门的出入证。我走的时候根本没听说过办出入证的事情。经过一番磨蹭和对质,保安才让我进入大门。
    回到家里,孩子告诉我,不但要有大门出入证,还要每天用“84消毒液”兑水擦地板等。孩子对我嚷嚷“把衣服扔在门外”,我立刻照办。按照要求,我在家隔离了两周,记得当时的北京市长是代市长王岐山。这一系列的管控措施,都加强了严格控制抗击非典的作用。
    在家呆着两周中的一天夜里,“五一”节的时候,我看了“香港凤凰卫视”报道的在京城内的“非典”重症患者于子夜12点由汽车运送到小汤山医院的过程。看了这个报道,真是惊魂动魄,一切都是那么按照计划,有条不紊的严格的将病人安全地转移到了小汤山医院。
    后来,渐渐地就解除了“非典”疫情。我佩服这场战役的指挥者,我佩服在七天之内就建成了一座抗击非典医院的解放军士兵。我由衷的向解放军官兵致敬。我更感谢那些在非典疫情中英勇与病魔抗战的医生、护士和护理员。有了这些可敬的医护人员,才能战胜病魔非典。我相信英雄的人民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听从党的指挥,什么敌人都可以战胜。我还在电视中看到一对医务工作者结婚,是戴着口罩,穿着白大褂和护目镜举行的婚礼。那时候的这些感人的镜头,如同电影一样留在了我的脑海中。
    时间飞快,17年过去了,又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来临。这场战争面对的疫病从根本上是不同的。那次是“非典”,这次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这次防控措施采取的早,更有相关医学专家在研究疫病方面的情况,及时的指导救治工作。再加上全国人民的重视,因此,这次疫情一定会及时的得到控制。一定会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2008年7月15日至17日,我参加“北京小汤山疗养活动”,在那里目睹并感受了小汤山的环境优美,景色清丽。那里是明清两代的行宫,温泉水疗举世闻名。是历代帝王将相旅游之地,辽代萧太后曾留香于那里。元代被开辟成皇家园林。那里还有乾隆皇帝御笔“九华兮秀”石刻等。解放后,小汤山被列为国家级温泉疗养区,毛泽东、朱德等国家开国领导人都曾在此疗养过。曾任中国科学院的院长郭沫若先生,还曾经留词《念奴娇·小汤山》。小汤山,也曾经是全国劳动模范疗养的地方。我在那里活动期间,同两位老大姐乘B座电梯到五层,在那里看到了2003年抗击“非典”的医院遗址。当年曾经由7000人参与的,有解放军同志奋战七天七夜修建成的抗击疫情立下汗马功劳的医院,虽然不见惊心动魄的场面,而是绿树掩映,但是那场抗击疫情的胜利是当时的人们都会记得的。当2003年5月15日,入住小汤山医院的非典病人第一批有七人痊愈后出院,大家都为小汤山医院的成绩祝贺。
    这次抗击疫情,听说当年抗击“非典”疫情的小汤山医院的院长、现任中国医师协会会长张雁灵,也支援去了武汉,使我很感动。我们祖国有这么多的在困难时期勇于请战、参战的英雄人民,这次的疫情防控阻击战是一定会打赢的。在此抗击疫情期间,我要积极的配合单位与小区的要求。我为武汉人民鼓劲:坚持住!加油!胜利属于你们!胜利属于中国!
    庚子年的春节静悄悄。庚子年的春节,在静悄悄之下,正在涌动着春的大潮,这里从小区到整个城市,以及到全国的各行各业,正在打一场疫情防控阻击战,这场阻击战,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一定会取得胜利!

                                         2020年元月30日写于北京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