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苑金秋
首页 > 科苑刊物 > 科苑金秋
春节杂谈
来源:   时间: 2009-02-26    字体大小[]
中国有着几千年来源源流长古代文化。在这个民族历史文化的长河中,春节是一个最招人喜爱、最醉人、最隆重的节日。它像摆在历史果盘里一枚沉默不语的果实,任人咀嚼,供人品味。 时光追溯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叶,那是我的童年。那个时代,农村还在人民公社的时期,电灯、电视曾经是我们那一代人的梦想。但农村的大街小巷,要比今天可要热闹许多。那时的新年简直就是我们的新年,尽管那时物资生活贫乏,可是我们小孩子是多么的盼望过年啊!平时本来就不怎么紧的功课早就束之一边,穿上母亲给缝制的新衣满街乱窜,等到吃饭的时间也要母亲站在村中间的土堆上,用手罩在嘴上大声叫喊。 进了腊月门儿,就盼望着学校放假。我用从学校偷回一枝粉笔头儿,在自家的大门墙上画下春节“倒计时”。纠缠着母亲添新衣,买糖果。挂在屋梁上的花生、红枣,就能在出去玩儿的时候装衣兜里几把。串门时爬上人家炕上看贴在墙上的《沙家浜》、《红灯记》和《海港》等年画。因为在这个时候不再下地拾柴禾,还能享用着这些只有在过年时才能吃到的“美味佳肴”,你说那时的小孩子怎么不盼望快过年呢? 除夕夜晚,我们的活动仍旧是单一的捉迷藏,其次是在大街上看生产队长家及一些富裕户燃放的自家制作的“礼花”。午夜后,往往是 村里只要有一家开始放鞭炮了,然后一家一家争先恐后,此起彼伏,到处是喜庆的鞭炮声,那二起脚轰隆地比炮响,窜天猴划破夜空………整个农村都处在喜庆的气氛当中。 我们还在凌晨的睡梦中,,妈妈从木箱中拿出带着香味儿的新衣裳放在我的被窝头上,爷爷、奶奶早已备好零钱,等着起床后换上新衣服的我们去磕头挣回压岁钱,我们欢天喜地跑到大街上去找小朋友炫耀谁的衣服美,谁的压岁钱多。 早上是大人们挨村串门拜年的事儿,乡下的春节最热闹的时候应是下午,听村那头锣鼓响起,就知邻村玩花船的队伍来一家一户拜年了,我们立刻飞奔而去。首先吸引人眼帘的是花船中穿着艳丽、娇羞的姑娘,然后是装模作样、扮小丑的王妈妈,此类搞笑角色一般由男人饰演。他穿着老式对襟灰大褂,后背上塞了好多东西装成驼子的,在严寒的冬天拿着一把大蒲扇,像企鹅似的笨拙动作,傻傻的样子足令你捧腹大笑。这时,队长就要把事先准备好二包烟、一包糖或者几包糕点拿出来送给演节目的队伍。 有时这边玩花船的锣鼓响亮,那边踩高跷的锣鼓喧天,气势磅礴,他们颤悠悠地踩在乡间蜿蜒、曲折不平的小路上,那真是水平一流,技艺高超,令人赞叹不已,身后也吸引了一大群人。几乎每个村都要组织一只这样的“文艺宣传”队伍,我们同学中有些高年级的有文艺天赋的被吸收为队员,我们为之羡慕不已。这时人人都是快乐的、兴奋的、笑逐颜开的、热情洋溢的,这是一年中最无忧无虑,欢声笑语的一天.。 春节过后的几天,一些大村就组织村里的文艺骨干,搭戏台、唱大戏。春节时的晚上是寒冷的,可我们每天都是早早地来到“戏院”,有好多时候是不吃晚饭的。“大戏”无非是《红灯记》、《沙家浜》和《杜鹃山》一类的样板戏。汽灯照亮整个“戏园子”,并且中间还要给汽灯加油、打气。我还清楚地记得扮演柯湘的《杜鹃山》女主角是后来我们的语文老师,她是城市来乡下教书的,不仅人长地漂亮,后来的课给我们上地也很好。我曾经和小伙伴跑到后台上看打枪的“情景”:戏台上一抬手打枪,后台上有人就用小铁锤砸一颗火药炮。有时候枪举了好长时间了,那里还没有砸响,当然也有还没有举枪就响或者哑炮的时候。 再有几天,全世界华人一年中最隆重的节日——春节,就要到了。当我们在想着花样去过好传统的节日时,回忆一下往日逝去的儿时的春节却别有一番风味。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