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苑金秋
首页 > 科苑刊物 > 科苑金秋
回忆跟随王震将军的岁月
来源:   时间: 2009-02-26    字体大小[]
     1954年春天,王震同志刚到军委铁道兵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国家决定由铁道兵承建宝成铁路北段。他席不暇暖,就冒着初春峭寒,亲自率领工程技术干部,翻山越岭,深入巴蜀峡谷,进行实地踏勘;后来国家计划改变,又令铁道兵承担更艰巨的任务—抢建黎湛和鹰厦两条国防铁路。

    8月初,新任务一下来,王震同志即召开了铁道兵党委扩大会,传达了中央的决定,并按照他的建议,做出了两项决定:一是立即调集铁道兵主要部队于东南沿海,首先调6个师去黎湛线;二是铁道兵领导机关由北京搬到广西贵县,像以往打仗一样,指挥所靠近最前线。

    雷厉风行,亲临前线是王震同志一贯的指挥作风,无疑是非常正确的。但要立即贯彻执行,阻力不小。须知当时军委铁道兵是由朝鲜战场回国时初建起来的新兵种,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建树过汗马功劳。目前从领导机关到连队,都有一种想要休整一下,建立正规国防军的思想,而有一部分干部还滋长着功臣自居,骄傲自满,不想继续进取的思想。所有这些与王震同志立即开往前线,以战斗姿态抢建国防铁路的思想,距离是很大的。王震同志敏锐地看到了这个问题,他说:“毛主席说,克服骄傲的办法就是提出新任务,看来现在要突破。”

    首先需要在领导机关统一思想。当时军委各军兵种,都已在北京复兴大路创建起了自己的大院,而铁道兵还没有自己的大院,除司令部机关主要领导暂住前门里的华安饭店之外,其他机关和家属都暂住在北京几座大庙里面,如元恩寺、天宁寺等等。机关干部正准备建设自己的大院把生活安定下来,一听说把领导机关搬到前方去,不少人思想不通,风言风语,这些思想直反映到领导层:有说这一来铁道兵司令部不成了游击司令部了吗?有说司令部到外地,参加军委召开会议不方便; 有的甚至说:其他军兵种领导机关都住在北京,铁道兵领导机关到外地,其地位就低了等等。王震同志说:“游击就游击,我们共产党就是游击出来的嘛!喜马拉雅山海拔最高,我们就是要把铁路修到喜马拉雅山去!”由于他的威望和睿智的思想,更由于他的正确性,虽有争议,经过讨论,还是统一了思想,很快按他的意见执行了。

    领导机关执行了,下面干部还有问题,王震同志立即抓住典型解决。当时有几十名营、团干部,从朝鲜回国后把老婆孩子都接到北京。铁道兵没有宿舍和招待所,就租小旅馆住在前门大栅栏附近的几个小旅馆里住的满满的,正铺开摊子享受一下京城的生活。说起来,在朝鲜战场艰苦牺牲奋斗几年,回国来和老婆孩子团聚一下,也很合理。但问题是这些同志中有的不仅有一种骄慢情绪,而且正滋长着一种惰性,一种不想去前线在京城常住久安的思想,他们迟迟不回部队,对部队影响很大。8月上旬的一天,王震同志交待给我说:“你告诉办公室,今天把所有住在旅馆里的同志都通知到,所有营团干部明天上午9时到华安饭店开会。”对了一下又强调一句,“就说是我王震请他们来,!我当即向办公室传达了这个命令,毕竟是革命队伍,第二天上午9时,被通知的干部,准时整齐的坐在会议室了,只是有的精神不很振作,甚至有些懒散,也有的有些迷惘表情。王震同志首先问:“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接着直截了当地说:“我们铁道兵在朝鲜战场立下了很大的功劳,有很高的荣誉,不愧为中国工农红军、八路军一脉相承的光荣部队,今天请同志们来,就是要使同志们继承光荣传统,保持发扬荣誉!”,讲到这里,同志们的情绪开始活跃,不少同志脸上泛起了光彩。接着,他宣布了中央关于修建黎湛铁路的命令,说明了抢建这条铁路的军事政治意义。同时点出了现在,有的同志滋长了求安逸、留恋城市生活不愿到前线的思想,说这是和当前形势和中央的要求很不相称的,说美帝国主义还在大门口,如果我们休息下来还会挨打,挨原子弹。讲了一阵形势和道理之后,又强调说:“我这个司令员兼政委,对你们的责任就是从政治上爱护你们,在你们要蹲下来的时候拉你一把,要使你们能到新的任务中去建立新功,创造新的英雄行为,毛主席说,克服骄傲最好的办法,就是提出新任务,目前新的战斗任务已经开始,部队已经向前方开动了,我希望同志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继续高举革命英雄主义的旗帜,很快回到部队去,带领你们的战士开始新的战斗!同志们,你们说怎么样?”。同志们当即报以热烈的掌声,王震同志随着大家的热烈鼓掌,又问:“有没有反对的意见啊?”同志们回答:“没有!”又是一阵掌声。

    革命队伍就是革命部队,司令员登高一呼,干部立即热烈响应,会场气氛与开始时完全不同了,最后王震同志又叮嘱说:“好!那我就到广西贵县去欢迎你们,既然同志们都通过了,那咱们还得讲个纪律,现在我宣布给同志们一个星期的时间,请大家把家属的事情安顿好,组织上协助你们,一星期之后,我挂一列专车,把诸位送到黎湛前线去,不执行命令者,给予纪律处分,抗拒命令者,开除党籍!”会后一星期之后,这批同志果然整齐的乘专列奔赴前线,那次会议的情况,也很快在部队里传开。

    这天会后,在我随王震同志乘车回冰窖胡同住地的路上,他问我说:“你看我今天讲的是不是有点霸道啊!”未等我回答,他接着又说:“领导者要晓得从政治上爱护干部,关键时刻就是要突破!要是搞温情主义就毁了这批干部了啊!”这一番话,几十年来,一直深深的教育着我,感受着他那火一般的感情和爱心。

    (作者 刘时平,离休干部,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原党委书记,五十年代中期任铁道兵政治部宣传部长)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