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苑金秋
首页 > 科苑刊物 > 科苑金秋
余热温暖雪域高原千万家——记中科院成都山地所退休专家钟祥浩研究员
来源:成都山地所   时间: 2009-04-27    字体大小[]
余热温暖雪域高原千万家——记中科院成都山地所退休专家钟祥浩研究员
来源:成都山地所  作者:秦保芳    时间:2009-4-27
   近年来,中科院成都山地所退休专家钟祥浩研究员把余热无私地奉献于西藏各族人民,除主持的多个研究项目有效提高广大农牧民的生活水平外,这位年愈花甲的老专家及其科研团队近期的又一项研究成果将大幅度提升西藏生态环境质量,钟先生的余热与奉献,也将再次温暖雪域高原的千家万户。

  2009年2月18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通过了《西藏生态安全屏障保护与建设规划》(简称《规划》)。当天晚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节目,次日的《人民日报》、新华社及各大宣传媒体都相继作了报导。这是中央对西藏生态环境高度重视的具体体现,也是我国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重大举措。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完成《规划》研究的,是以退休专家钟祥浩研究员为首席科学家的一项西藏自治区委托以中科院成都山地所为技术支撑单位的院地科技合作项目,也是该所2008年获西藏科技进步一等奖的部分研究成果。正是这项有重要创新的院地科技合作项目所取得的成果,得到了权威人士的论证、权威机构的督办、权威部门的评估,最近又被我国最高行政领导机构提到议事日程进行审议并通过,还为西藏自治区争取到数额巨大的专项经费用于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这在中国科学院乃至全国也是不多见的,不但昭示出《规划》的重大意义,也显示出中国科学院大力提倡的加强院地科技合作的强大生命力和广阔前景。中国科学院2009年工作会议上提出了“九个转变”,其中科研评价将由原来的关注同行评价为依据转变为更加注重实践检验,国家和人民历史的评价,《规划》不失为这种转变的一次重要实践,并为这种转变提供了宝贵经验。同时,在创新活动面向重大科学问题、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等方面也是一次成功的探索。可以认为,《规划》是中国科学院及成都山地所开展院地科技合作以来最为艳丽的鲜花之一,它所散发出的芬芳,将滋润着科技工作者的心田,不失为院地科技合作的典范。

  在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通过了《规划》不久,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特别致函中国科学院,对成都山地所在科技援藏中所做出的突出贡献表示衷心地感谢。

  为使读者地这项重大科研成果的背景、研究过程、意义、影响及其价值有初步的了解,笔者特走访了钟祥浩先生。

   一、率先提议构建西藏高原生态安全屏障

  现年68岁的钟祥浩研究员,带领他的科研团队对雪域高原生态环境的研究有近十年的历史,连续主持了多个有关科研项目,几乎走遍西藏的所有地区,获取了难得的第一手资料和丰富的科学积累。多年的研究让钟先生深刻地认识到,受全球气候变暖和人为活动影响,西藏高原的生态功能退化趋势明显,特别是生态环境脆弱区生态环境退化尤为突出。加之,青藏铁路建成运营后带来的人流、物流增加,在进一步推动藏医药业、旅游业等特色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因这些产业对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的依赖程度高,不可避免地会对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造成更大的压力。其次,西藏自治区经济社会发展虽已取得显著成绩,但经济总量仍然很小,与中东部地区比较,依然是我国较落后、较不发达的省区之一。农牧业基础设施薄弱,建设滞后,抗灾能力差,多数地区尚未摆脱靠天吃饭、靠天养畜的落后状况,这也必然对原本脆弱的生态环境造成不可低估的负面影响。钟先生进一步指出,有关研究显示,西藏的区域生态水平、区域环境抗逆水平分别排列全国的第20位和第31位,表明生态环境十分脆弱,2004年西藏的生态环境质量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排列第26位。由此不难看出,西藏高原生态环境的保护与建设将面临更大的挑战,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的任务十分繁重与艰巨。

  凭借对山地研究事业的执著追求和对藏族同胞的深厚情义,促使钟先生站在更高的层面来考虑如何把西藏的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问题提升到更高的层面进行研究。他认为,要使该区的生态环境步入良性循环的轨道,就必须与时俱进地处理好西藏高原保护与发展的关系,着力实施西藏高原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保护与建设工程,坚持生态保护促发展,发展促保护的方针。只有这样,才能巩固西藏作为保障国家生态安全而具有的独特战略地位;才能更好地成为我国与东亚气候系统稳定的重要屏障;才能更好地成为亚洲重要江河的水源涵养源区和中国水资源安全的战略基地;才能更好地成为全球重要生物物种基因库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区域。为此,作为西藏自治区发展咨询委员会委员的钟先生于2005年初,率先提出了建设西藏高原国家生态安全屏障的构想和建议,被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采纳后决定编制该《规划》,由钟先生任《规划》编制技术组组长。

  二、创新性研究的有力支撑

  《规划》并不是轻而易举就编制出来的,以钟祥浩先生为首的团队就西藏的生态环境问题开展了长达10年和近百人次的实地调查,并成功地在关键技术与评价指标体系等方面进行了多项创新性研究,为提升该区的生态环境质量提供了理论支撑和科学依据。产出专著4部,发表研究论文107篇。所有这些,都为《规划》的提出与编制储备了雄厚的科学资料和扎实的铺垫。在此期间,主要科技人员每年都要在西藏境内野外工作时间达数月之久。《规划》项目在编制过程中,也曾多次赴藏进行重点区域的实地考察。项目组成员克服了地势险峻、高寒缺氧、食宿艰苦等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尤其是对于钟祥浩等年过六旬的老专家来说,更是精力的挑战、恒力的磨炼、毅力的较量、体力的考验。

  为体现中国科学院的科技创新精神,也为努力提升《规划》的科技含量,编制组的50余位成员在以西藏自治区《规划》领导小组的正确领导下,在以孙鸿烈院士为组长的《规划》专家咨询组的悉心指导下,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定稿→征求意见→修改→再定稿→再征求意见→再修改→再定稿,这样的工作曾重复了数十次之多。有时为了赶时间,项目组成员通宵达旦,彻夜不眠,终于高质量地完成了预期目标。他们这种对工作认真负责、精益求精的科研作风和敢于探索、勇于攀登的创新精神受到了广泛的赞扬。

   三、权威人士和权威机构的高度重视

  1、权威人士的论证会

  2006年2月8日,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在北京组织召开了《西藏高原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保护与建设规划》(简称《规划》)论证会。在以孙鸿烈院士为主任的论证委员会中,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农业部、水利部、国土资源部、国家环保总局、国家林业局共33人莅临会议。该论证会竟有26个不同单位和部门、6位部长级领导、9位院士及有关科学家出席,这在我国成果论证会的历史上是不多见的,由此可以折射出该研究成果的特殊价值,以及各部门、各阶层对西藏生态安全保护与建设的重视程度。

  2、权威机构督办的项目

  2006年3月,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京召开,代表们共向会议提出了6500余份议案,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将该《规划》作为重要议案提交大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经过严格地筛选、确定,将《规划》列为全国当年十二项重大督办提案之一,在该《规划》早日实施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3、权威部门的咨询评估

  2008年下半年,在中央政府的国家重大建设项目决策和实施过程中发挥重要参谋作用的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组织相关专家到西藏自治区进行了实地调研,对《规划》进行了全面评估。评估报告对《规划》中的所有内容给予了充分肯定,并强调指出,西藏生态地位十分重要,事关我国的生态安全,加强西藏生态保护与建设非常必要与迫切,《规划》的实施对于保障国家生态安全、促进西藏发展稳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重大的政治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四、即将取得令人瞩目的巨大效益

  西藏的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不仅关系到西藏本身的生态安全、经济发展与和谐社会的构建,而且事关国家生态安全,因而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以及中央其他领导在多种场合对加强西藏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问题都作出过重要指示,有力地促进了该区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工作的全面开展。然而,由于西藏严酷的自然环境和较差的区位条件,加之生态环境脆弱性、敏感性和复杂性等特点尤为明显,其恢复与重建的任务甚为艰巨,而且有相当大的难度。在此之前,相关部门从本行业的角度出发对该区的生态环境保护进行了一些规划和建设,并取得了一定成绩。全民环境意识普遍增强,环保事业得到全面发展,环境保护统一监管能力不断提高,草地、林业、生物多样性、水资源的保护及水土流失治理等方面取得的成绩尤为突出。但是,由于这些规划和建设过于零星与分散,也出现了重复投资、重复建设等问题,其效果并不理想。生态环境的保护与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尤其是对于西藏高原这一特殊的地域,更需要以生态学、生态经济学和可持续发展原理为指导,进行科学论证、整体规划、全面布局、综合治理。《规划》不但做到了这一点,而且从科学发展观的角度出发,统筹生态环境与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随着《规划》的逐步实施,其直接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生态环境和防灾效益将日益凸现出来,而其潜在且巨大的多种效益更是难以估量的,西藏广大农牧民将从中得到诸多实惠,对此,钟先生从以下几方面予以诠释。

  在生态效益方面,规划实施后可使60%的中度退化以上草地得到有效保护与治理,草甸覆盖度平均提高20%~30%,草原覆盖度平均提高10%~20%,荒漠草原覆盖度平均提高5%~10%,荒漠覆盖度平均提高2%~5%;国家和地方重点公益林得到有效保护,森林生态效益充分发挥。湖泊、湿地、江河源头区等重要生态功能区得到有效保护,充分发挥“江河湖”生态功能;70%中度以上水力侵蚀面积得到治理;退牧还草工程实施后,仅年水源涵养量可达约200亿立方米,同时其“碳汇”功能得到增强,在全球碳平衡中发挥重要作用;充分发挥“生态源”功能,使125种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和39种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得到保护,在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中作出重要贡献;沼气替代薪柴,可以有效减少森林破坏,保护生态环境。建设22.78万座沼气池,年产沼气87.68亿立方米,可替代标准煤6.3万吨,相当于保护林木1.5万公顷,沼气所产生沼液沼渣的综合利用每公顷土地可取代化肥用量43%,减少化肥使用带来的环境污染;西藏生态安全屏障的构建可改善地表植被覆盖条件,影响地表热动力过程,对稳定我国和东亚气候系统起到积极作用,进而充分发挥青藏高原作为北半球气候变化“启动器”和“调节器”的重要功能;“亚洲水塔”功能充分发挥,可保障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等重要河流水资源的持续利用,使西藏真正成为我国水资源安全战略基地。西藏作为中国和亚洲重要生态安全屏障的功能得以充分发挥,就为西藏和国家的可持续发展提供良好的生态基础。

  社会效益主要表现在,《规划》的实施在有效保护西藏的生态环境的同时,也促进了淡水资源、水能资源、矿产资源、生物资源、旅游资源的保护,进而增强区域和全国的可持续发展能力;不仅可直接改善广大农牧民的生产生活条件,而且可促进农牧业产业结构的调整,增加就业机会,加快农牧民富裕劳动力向二、三产业的转移,促进农牧区小城镇发展,加快西藏小康建设步伐,实现生态、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全面进步。西藏生态安全屏障建成后,良好的生态环境对达赖集团和国际反华势力借用所谓“西藏环境问题”诬蔑和攻击我国政府,是一个有力的回击,争取了反分裂斗争的主动性。

  在经济效益方面,《规划》实施后 “三化”草地的治理,可将草地的干草产草量从现在的每公顷0.67~2公斤提高到每公顷到1.33~4公斤。可增产5亿~20亿公斤牧草,每年可增加产值1千万元~4千万元。项目区的广大农牧民可以通过参与草场保护与建设、沙化土地治理、植树种草、森林管护等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工程获得报酬,增加收入。其中,仅农村沼气建设,就可为农牧民节支增收2亿元以上。此外,《规划》的实施,可有效保护西藏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丰富的自然资源,促进高度依赖自然生态环境的藏医药业、旅游业、生物产业、特色农牧业等特色经济的发展,推动当地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其间接经济效益也十分显著。

  最后,钟祥浩先生满怀信心地表示,有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有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有西藏各民族同胞的共同努力,《规划》中关于生态安全屏障保护与建设总体布局、重点保护与建设工程、规划实施保障措施等内容即将全面执行。随着西藏生态环境的稳固提升并逐渐步入良性循环的轨道,必将促进西藏经济、社会和文化有一个全面的进步,更大的发展,为国家构建起一道能够保障生态安全的屏障已是指日可待,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将永驻西藏,全区各族同胞及其子孙后代也将在这片净土之上和全国人民一道,过着幸福而安康的生活。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