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苑金秋
首页 > 科苑刊物 > 科苑金秋
逛庙会
来源:   时间: 2009-04-27    字体大小[]
  怀旧的情趣是躲不掉的,我时常怀念四五十年前逛庙会的情景。苏鲁豫晚交界规模最大、香火最旺的庙会,便是云龙山庙会,兴化寺有一尊北魏太武帝雕凿的石佛,徐州的孩子都喜欢爬云龙山去看那石头老佛爷,恰巧又逢上农历二月十九庙会,我们几个小伙伴像撒欢的兔子,腰兜里呢都掖着块儿八角的零花钱,去逛庙会买零食和小玩艺儿,蹦蹦跳跳,一路快活,跑热了便脱去棉袄,哪管受凉会感冒呢。

  路过“剪子股”街的时候,亦闻庙会人声嘈杂,油炸臭豆腐干的香味儿,直呛鼻孔,花毛把钱,便可买得五块,蘸着殷红的辣椒酱,吃得大汗淋漓,又跑到井堰讨凉水喝,趴在桶里满脸水花,弄湿了衣衫,小伙伴们一声呐喊,打打闹闹,直奔云龙山而去。

  来到乾隆行宫前,已过晌午时分,逛庙会的人群肩摩踵接,像不透风的人墙,我们几个钻来拱去,不多时便走散了。我小小年纪也丝毫不怯,反正单独玩耍更遂心自在,于是便兴致勃勃一路朝山上逛去。庙会上有卖木刀木枪的,唱拉魂腔的,吹糖人捏面人的,耍猴的拉洋片的,打拳卖膏药的,变古彩戏法儿的,每个摊儿都如磁铁吸住我的脚,眼睛不够使唤,兜里的几个零钱捏来捏去,攥出了汗,依旧舍不得花。我挨个摊儿瞅瞅停停,玩玩看看,挤在人堆里哪儿热闹往哪跑。不知不觉我便逛到日头落西,傍晚才磨磨蹭蹭来到山顶。兴化禅寺里,暮鼓沉沉,香火袅袅,我学着善男信女的样儿,往功德钵里扔了两枚五分硬币,这是我饿着肚子,节省的两个烧饼钱,尔后便趴在放生池边上看了好一会儿龟和鱼,懵懵胧胧觉着积德行善是了不得的神圣,慈悲佛心是了不得的庄严。我在暮色笼合,庙宇高耸的云龙山巅,就如一粒虫芥,心中充满莫名的敬畏。此时我惶惶然想寻离散的小伙伴们,到底年纪太小,天色一晚,不免慌张起来。逛庙会的人群稀疏了,做买卖的商贩也收了摊儿陆续下山了,放鹤亭前松影黝黝,石栏寂寂,这里是北宋时苏东坡和张山人养鹤饮酒的地方。山下亮起簇簇灯火,隐隐的市声人语传来,仿佛那里才是人间烟火的所在,我临幽古之境,已悬身当今世俗之外,不禁后背发凉,拔腿跌跌撞撞便朝山下跑去。看到石碑牌坊下的人多些了,心情才算安稳下来,不害怕了。

  山门前庙会没散似的,依旧嘈嘈嚷嚷,吆吆喝喝,散发着缕缕酱猪肚烧羊蹄的香味儿,摊主亮起电石灯,颤颤抖抖地好象在黑影里飘悠。我买了一团棉花糖,用舌尖儿细细地舔着,眼却往人丛里寻睃,找那几位走散的伙伴。一个老头儿,木剑卖得只剩下一把,问我要不要?挺贱,五毛钱便可。我欢喜的要嚷出来,这种带鞘的木剑一般要一两块钱呢,我做梦都想得到这玩艺儿,太贵,总也买不起。摸着剑鞘突凸的龙形花纹和镶嵌的小镜子,我不禁心花怒放,全然忘记腹中饥肠辘辘,掏钱倾囊便买下了。此时几个小伙伴也找到我跟前,有一个还哭了鼻子,都以为我跑丢了,不敢回家,怕挨揍。

  疯玩乱逛了一下半天儿,又担惊受怕再重逢相聚,我们高兴地搂抱一团,互相炫耀自己所买得的玩艺儿。暮色浓郁的云龙山前,过往的牲口车辕上挂着马灯,烧柴禾的炊烟和风箱的呱嗒声,飘绕在我们几个手舞足蹈的玩童身上。一位挎篮子的小脚老奶奶,斥责道:“玩心太野啦,庙会散了瞎黑还不回家吃饭,惹大人挂念。”我们几个才一阵惶恐,乖乖地结伴踏上归途。

  四十多年如过眼烟云,儿时逛云龙山庙会的情景亲近而模糊,就象一个古色古香的万花筒,闪闪烁烁藏在心房里。如今的庙会经营物化,商业运作浮躁奢靡,再难品咂朴拙淳厚的乡情民俗滋味来了。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