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苑金秋
首页 > 科苑刊物 > 科苑金秋
瑶族山寨的变迁
来源:   时间: 2009-04-27    字体大小[]
 
 
 
 
  记得小时候,每逢集市时都能看见一群群从山里出来瑶族人们,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他们身着漂亮而充满民族特色的服饰,与人交流时,脸上总是洋溢着淳朴的微笑,给人一种友善的感觉,给集市上增添了一道奇特的风景。父亲说,他们住在大山里,生活很艰辛,每次赶集,天还没亮就从山里出发,要走几十里的山路,为的是把山里的特产扛出来卖了,再买些生活用品带回山里。

  那时的我对他们充满了好奇,也许是因为他们那漂亮的服饰,也许是他们脸上那淳朴的微笑。每当他们从集市归来路过家门口时,热情的父亲总会招呼他们进门喝杯水再走,他们对父亲谢了又谢,临走时还会留下点什么,一些卖剩的特产或一些他们买给自家小孩的糖果,我也跟着沾光。时间长了,他们和父亲也熟悉起来,我们家也就成了他们歇脚的地方,每逢集市家里都异常热闹,一年四季都有他们送来的各种特产,虽然父亲每次都要拿钱给他们,可他们从来都没要过,而我跟他们带来年龄相仿的孩子也成了好朋友,还跟父亲去过一趟瑶族山寨做客,感受到了浓厚的瑶乡文化。

  到外地念书后,我回家时间少了,但我时常会想起那些常来家里的瑶族朋友,有时候我还会在电话里问起父亲,当得知山里也修通了公路,他们不用再翻山越岭地走路时,我真为他们高兴,他们终于不用那么辛苦了。听父亲说,虽然他们坐车出来赶集,但偶尔也会给家里送些山里野兔之类的,父亲也会留他们喝酒。只是我回了几次家,都没有再碰见过他们,也许是我在家逗留时间太短的原因吧。

  在瑶族山寨漫步,一路上所见的瑶胞或赶集,或洗衣,或劳作,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不面容慈善,衣饰鲜艳。不同的村寨,服饰亦有所不同,往往才几分钟的路程就可看到数种不同的服饰:这一群戴鲜艳的红头巾,那一群却仅用黑布扎头,而另外一帮又顶着一顶鸡冠花似的帽真令人目不暇接,绝对是搞民俗和摄影创作的天堂。

  瑶族同胞有招待客人药浴的习俗。客人进门后,主人即十分热情地捧上一碗用本地特产龙塘香茶泡制的香茶请我们解渴。这时,主人的妻子或女儿则忙着为客人烧洗澡水,洗澡水是用从山上采集来的20多种草药烧制,这种用多种草药烧制的洗澡水。待客人泡洗够了以后,主人这才摆上酒茶,邀请客人入座,举杯畅饮,半酣方休。

  转眼许多年过去了,我也有了工作。那次回家无意中发现了衣柜里那套小时候瑶族朋友送我的瑶族服饰,这又让我想起了他们,于是赶集时,我特地到镇上逛了一圈,可根本没有见到瑶族朋友的影子,难道他们集体搬迁了?这让我越发想念起当年那些瑶族朋友来,回了家赶紧跟父亲打听。父亲听后哈哈大笑,随后告诉我,如今的瑶族人们出门不再穿自己的服装,穿着打扮与汉族人一样,不仔细听他们说话根本分辨不出来。听了父亲的话,我突然间有种失落的的感觉,但我仍然不相信,于是央求父亲陪我去瑶族山寨探个究竟。

  公路的一直修到瑶族山寨,当年的羊肠小道已不复存在,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幢幢漂亮的小楼房,记忆里的小木楼也不见了踪影,山寨里还听到了机器轰鸣的声音,瑶民们有了自己的加工厂,不少人家门前还有了小车,改革开放让瑶族人们富裕了!

  我一直在寻找穿瑶族服饰的人们,遗憾的是走遍了整个山寨,只发现几位年岁已高的老人还穿着瑶族服饰,再也寻找不到当年那群穿着瑶族服饰的年轻人,瑶族人们富裕了是件开心的事,可我却为这传统的瑶乡文化担忧起来。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