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苑金秋
首页 > 科苑刊物 > 科苑金秋
我与三任院长的二三事
来源:科学时报前首席记者 刘茂胜   时间: 2009-12-04    字体大小[]

      立六十年的中国科学院,迄今共有五任院长,除了前两位院长郭沫若和方毅我没接触之外,作为中科院机关报的老记者,我与第三、四、五任院长的卢嘉锡、周光召和路甬祥,都有很多工作上的交往,退休之后,忆及往事,总有几分感触在心头。

 一、 坚守家园的卢嘉锡院长

1985年我刚做记者采写的第一篇通讯的主人翁就是院长卢嘉锡。白天他忙于公务,要我晚上到他家里采访,走进他住的复兴门外大街那座部长楼,时值冬季,已送暖气的卢院长家里暖洋洋的,而一个老学者对晚辈的我无所不谈,那份信任和平易近人,尤其使我倍感亲切和温暖。

1981年初中科院首次明确提出了办院方针,其内容是侧重基础、侧重提高,为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服务。上级表示同意,并认为所提出的办院方针完全正确。就是这年的5月卢嘉锡开始任第三任院长(任期至19 871月)。

卢院长执政之初,“正是国家经济体制改革举步维艰之时。经济体制牵动着科技体制,当时的国务院负责人提出科学技术工作必须面向经济建设,经济建设必须依靠科学技术。这是一个基本的战略方针。此后,正是以此方针来描画全国科技体制的改革蓝图。体制改革给中科院带来的变化,无疑是巨大而深刻的,没有改革,科学院就不可能面对市场经济的飞速发展而迸发无尽的活力。然而,在科学技术工作必须面向经济建设的唯一选择之下,钱扔在水里不见冒泡象牙塔里讨生活之类的责难,科学院是否有存在必要的疑问,解散科学院,基础研究归大学,应用研究归产业部门另起炉灶,易地重建之类的建议方案,纷至沓来。注1
  
一时间可谓“高天滚滚寒流急”。卢院长与我促膝长谈时向我“透漏”,作为自然科学国家队的中科院,曾经有过周转不开、无钱发工资的窘迫。是他向好友、时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主任的唐敖庆借钱度过的难关。他和化学家唐敖庆1956年同是国家为数不多的一级教授,听了这样的“机密”我很震惊,从此我对这两位教授格外敬重。

 1983年底,中共中央书记处就中科院今后一个时期的方针和任务作出指示,要求大力加强应用研究,积极而有选择地参加发展工作,继续重视基础研究。三种类型的工作主次分明,实际上否定了两侧重1984年起这一指示定为办院方针,卢院长的压力才小些。

采访卢院长时,他还介绍了与夫人相恋的往事,他在国外一去就是8年,是夫人带着孩子独撑家门,他对夫人的感激之情,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

多次交往,我也与卢院长熟悉起来。1987年他出访英国,我爱人还托他从伦敦给我捎回东西,至今我都十分感激这个敦厚善良豁达热心的老人。

 “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时”。大家评价刚直不阿的卢院长是个纯科学家,在困难时期他坚守家园,保护好科研力量,在某些方面并有所发现有所前进,实属不易,因此他赢得科学家普遍的尊敬。

 二、锐意改革的周光召院长

 19871月至19977月,核物理学家周光召接替卢嘉锡成为中科院第四任院长。爱惜人才是周光召的突出特点。

那些年留学生回国渐成气候,但国内外的差距和回国后一系列困难横亘在年轻学者们目前。周光召院长很多场合都苦口婆心地鼓励、宽慰莘莘学子们志存高远,并雪中送炭为他们排忧解难。今天已是中科院常务副院长的白春礼院士,当时还是个年轻的回国留学生,那年中科院召开回国人员座谈会,白春礼介绍自己的工作时谈到制造设备经费困难,周光召院长认真询问所需数额,当即表示从院应急的经费里拨出一些以救燃眉,正是这及时雨,给了白春礼科研课题活力,不久他就做出了杰出的成绩,不仅成为年轻的中科院院士, 19964月他还成为与周院长共事的中科院副院长。至今我都清楚记得当时在2楼会议室周院长和白春礼交谈时求贤若渴的神情和他们所坐的位置。

 上世纪的80年代,改革开放的中国,经济腾飞和社会发展急需科技第一生产力的助推。周光召院长一班人适时提出了一院两种运行机制”(简称一院两制”)的构想。让学者做生意?让研究员站柜台?科研人员观念的裂变和身份的脱胎换骨之难度可想而知。我多次跟随周院长下基层调研和采访,一次次聆听他苦口婆心地开导科研人员放下包袱和顾虑,勇于“走上主战场”,其殷殷之情溢于言表。同时,为了尊重科研人员的探索精神,不束缚他们的手脚,他对联想集团的态度是彻底“解放”,多次听到他“不管就是最大的管”的心声吐露,我不禁为之捏把汗。正是这种尊重联想集团的创造精神,让他们“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开明政策使得今日“联想”一枝独秀。可以设想,如果不是周光召院长带领一班人以海纳百川的博大胸怀支持走上主战场的这支力量迅跑,今天就没有中科院这批科技企业的风景这边独好。

希望集团是中科院计算所的博士们创立的,号称“18勇士”。周院长对其寄予厚望。希望集团最初办公地点挤在计算所家属简易楼一层。那年春节,我跟随周院长先到电工所看望激光加工的公司,然后我搭周院长的车到希望集团,已近中午,记得当时创业时的希望集团,接待周院长时连像样的茶具都没有,临时洗了几个杯子,放点茶叶端上来。没有会议室,十平米上下的房间,很多人只能站着与周院长“座谈”。周院长认真听取他们的发言,殷切期望如初升朝阳的“希望公司”能光照寰宇。时值严冬,敞着房门,天很冷,我们羽绒衣都没有脱。周院长待了很长时间,过了中饭的时间才从中关村回城。

中科院第四任院长周光召院士,执政在新旧体制交替的关键时期,他审时度势,开拓进取,把中科院一支新军带到能更好施展才华的经济建设的广阔空间,主战场上孕育了一批像联想集团那样的企业,给国家多了一份别样的贡献。

 三、发轫创新的路甬祥院长

19971月至今的第五任中科院院长是路甬祥院士。他以创新的理念,把中科院推向一个更加光彩照人的舞台,并将创新的理念扩展为国人的行动和民族的追求。

无论在河南的金黄麦海,还是河北的绿色原野;不管是在深圳高交会签约会场,还是在他献花于院士纪念碑前的时刻;不论在人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讲坛聆听他的高论,还是一回回春节追随他与温家宝给科学家拜年的脚步,都能够感受到那份辛劳。

这期间,我也从知天命近于花甲之列,我用文字和摄影记录了路院长倡导和实践创新的历程,见证了他的几多智慧与心血,用相机摄下了他不辞劳苦的身影,给岁月留下许多永恒的瞬间。

记得路甬祥院长一次到三里河平房我们的报社编辑部指导工作,我因采访外出,回来时他在讲话,没等领导介绍,路院长竟能说出我的名字,使我生出些许“莫愁前路无知己”的自豪。但我也有对不起他的地方:记得那次在西安的宾馆早餐时,他拿出为亲人买的手镯,搞机械控制的路院长咨询手镯是否真货时,我竟然假充内行地妄加评论:像玉,也像玻璃。至今我都为自己那次莽撞感到内疚。

那时,早餐时路院长限制自己吃鸡蛋黄,以防胆固醇增加,给我上了健康一课。

 四、距离产生于敬畏

记者生涯的延续,人也越来越愿意远离领导。也许是因为少了稚嫩和鲁莽,多了几分沉稳与敬畏。做了20多年记者,我与这三任院长的距离也渐行渐远。

刚做记者时幼稚胆大,不光自己让第三任院长捎东西,连别人私事托我,也真敢去敲卢嘉锡院长办公室的门,找他帮忙。虽然我去过卢嘉锡院长家,但我没有与他合过影,不过,他逝世时新华社把我拍的他与江泽民的合影发了通稿,我保存了那张《人民日报》,也珍藏起对卢老的怀念。

后来,虽年届不惑,但也曾不止一次搭第四任周光召院长的小车,并在车上采访他。等到北京出租多起来,才不再打扰他。做记者的都熟知如下规矩(也是纪律):领导不主动,不要上前与领导谈话、握手、合影和索要签名等。我一直对口联系中国科协,后来周院长又调任中国科协主席,见面机会更多,但我恪守记者规矩。一次会后我在用餐,有人轻拍我的肩膀,我转脸发现是周光召主席,急忙站立握手致意。还有一次是他给我颁发新闻奖,这张照片已被我珍藏。

 事物似乎都应有两面性,闲暇与领导交流或者非公务场合的合影,也许应视为崇拜他们的粉丝表现?我拿不准。反正做了十多年摄影记者,给中央的很多领导、大科学家拍过照,我仅有与温家宝总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周光召、路甬祥两院长的合影,也有同几位副院长李振声、陈宜瑜、江绵恒以及大科学家李政道、杨振宁的单独合影,这些照片都蕴藏着一段美好的回忆,历久弥新。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