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苑金秋
首页 > 科苑刊物 > 科苑金秋
忆郭沫若院长来中科院西南分院视察
来源:成都分院 崔伯良   时间: 2009-12-04    字体大小[]

     在新中国和中国科学院60华诞之际,谨以此文奉献给中国科学院第一任老院长郭沫若117周年华诞。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十六日,是我国现代杰出作家、诗人、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古文学家、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我们敬爱的老院长郭沫若同志诞辰100周年。乐山市受四川省省委、政府的委托,与中国科学院联合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成都分院受中国科学院的委托,列为纪念活动组委会主要成员单位,时任党组书记、副院长章均权及崔伯良等同志负责此项工作,党组要我(崔伯良)执笔撰写参与纪念活动的文章、材料。为此我花了许多功夫查阅了中国科学院院史资料、拜访了曾长期担任郭老的秘书、时任院办公厅主任的栾中新同志,之后执笔写成《郭沫若与中国科学院---缅怀敬爱的郭沫若院长》等史料及怀念文章,作为中国科学院方面参与纪念活动的材料。组委会综合各方提供的材料形成纪念大会的主题报告,会上由时任四川省省长谢世杰作的主题报告,关于中国科学院部分,较完整的引用了我们提供的《郭沫若与中国科学院》材料。基于那次富有历史意义的纪念活动,崔伯良同志对郭老的文化思想、相关活动资料进行了较为全面的学习和收集,这篇回忆是作者崔伯良同志亲身经历的再现。 

 

    敬爱的老院长郭沫若同志,离开我们31个春秋了。但43年前,见到郭老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在建国、建院60周年之际,追慕怀念的依依之情油然,43年前,老院长来到我们中间的一幕幕,又毫无阻拦地闯进了我的脑际。

   1966423日,风和日丽,春日温暖的阳光,笼罩一片宁静和睦气氛。当时肩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和中国科学院院长等多项重任的郭沫若同志,在四川省副省长桑吉悦希,西南局统战部长程子健等领导同志的陪同下,来到中国科学院西南分院视察。那时的分院机关在城内锣锅巷,各研究所(厂、馆)都在成都 南郊华西坝。所以视察现场安排在西南有机化学所(成都有机化学所前身)内。郭院长工作一向深入实际,他要了解最直接的情况。
    这是郭院长首次来西南分院视察,大家都非常期盼见到敬爱的老院长。郭老要来的消息不胫而走。当几辆小汽车在西南有机化学所门口停下,郭老下车健步走向一号科研大楼时,人们不约而同地围上去,瞬时便筑起了夹道欢迎的人墙。道路本来就不宽敞,行走一步都比较困难,但有的年轻人还是奋力挤到郭老的身前,递上红宝书---《毛主席语录》请老院长签名留念,郭老也不推辞,含笑挥笔,满足了他们仰慕的愿望。
  中国科学院西南分院机关及各所、厂、馆的领导同志,集中在1号科研大楼101会议室里,给郭院长汇报工作并聆听他的指示。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中国科学院四川分院(1962年贯彻中央“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将云南分院、贵州分院与四川分院合并组建并更名为中国科学院西南分院)经过几年不懈努力,已建成具有化学、生物、物理、数学、电子学、地理及计算机科学等学科比较配套、队伍较为精干、设备条件较为先进的三线科研基地。老院长饶有兴味地听着汇报,不时还高兴地翘起大拇指称赞:“很好!祖国西南三线建设离不开科学研究,你们今天大有用武之地啊!”郭老也对陪同视察的西南局、四川省的领导同志 说,真要感谢西南局、四川省、市地方党政对西南分院科研基地建设,所给予的关怀、支持。
  大家早就仰慕郭老的书法艺术,汇报座谈临近尾声时,有人提议请郭老题词留念,场内顿时掌声雷动,一致响应。郭老欣然应允。瞬时场内便一片寂静,人们都屏息凝神观注郭老题词,只见郭老脱去外衣,手握大霜豪,落笔如卧虎,运笔似行云,一气呵成毛主席《冬云》---“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书毕毛主席《冬云》诗词,郭老迅即换上小霜豪写上“录毛主席诗一首,书赠西南有机化学所,一九六六年四月二十三日”,并稳稳的盖上自己的印记。大家边看,边情不自禁赞叹:“郭老的书法真是绝妙,好笔力啊!”“书 法绝妙,好笔力啊!
  郭老自号“鼎堂”。少年时代即酷爱书法,并练就一手好字,成年虽从事科学、文化及领导工作,尽管公务繁忙,仍习字不辍,终成就举世公认的书法大家,其字如鼎,气势磅礴。在国内外留下墨宝无数,见者无不称赞。

  当郭老为西南有机化学所题词未完时,在坐的各所(厂、馆)领导早已按奈不住激动的心情,纷纷要求郭老题词。尽管仲春的天气凉爽,郭老已因苍劲运笔而浑身出汗,额前早已渗出滴滴汗珠,他擦去汗水,脸泛红光,又先后为西南电子所、生物所、物理所等单位题了词。
  郭老娴熟的书法和奋笔疾书的生动场面,给我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当年曾为郭老题词磨墨,展纸的同志,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仍记忆犹新,津津乐道呢!由于 对郭老及其书法的敬慕,加之,我也对书法有些爱好,自那以后,我就将郭老的墨迹,作为效仿临摹的兰本,以至后来由我设计印制的一套“中国科学院西南有机化学研究所”、“中国科学院成都有机化学研究所“公文函件、信封、信笺、便笺等办公用品的台头字迹,都有临摹郭老的墨迹的踪影。当然,临摹毕竟是临摹,与郭 老的墨迹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只能是对老院长的仰慕之情的流露吧,其用心当可理解也。
  签名、听汇报、作指示、挥毫题词,一连串的活动下来,年逾古稀的郭老已经很累了,大家都怜爱的说“请郭老休息了吧”。郭老的随行人员也早有这个建议。但是,郭老坚持要看看科研工作,同广大科研一线的同志见见面。于是,又就近视察了西南有机化学所天然气化工综合利用方面的几个研究课题。当郭老知道西南有机化学所的科研人员,在化工部牵头组织的“合成氯丁橡胶会战攻关任务”及国家重点任务“天然气稀乙炔制氯乙烯”、“非铂催化合成青氢酸”等方面的研究,取得重大突破性进展时,又一次翘起大拇指,连连称赞科研人员取得的成绩。
  视察实验室后,大家与郭老合影留念。来参加的人真多,他们中既有分院系统的各级领导,也有科研、行政后勤工作人员,既有两鬓斑白的长者,也不乏风华正茂的姑娘、小伙儿。好在照相馆工作人员早有预见,带来了旋转摄影机,要不然还真难拍下那么多的大场面。每当我凝神注视着档案室珍藏的长长的纪念照,总是久久不愿离开! 不,这不仅仅是照片,是敬爱的老院长生活在我们中间的真实写照,他的音容笑貌深深地铭刻在我们心中。
  视察结束了,郭老与我们挥手告别。大家目送郭老乘坐的汽车缓缓驶出大门,又渐渐消失在行人、车流中,虽然早已望不见了,仍然久久不愿离去。
  后来,他再也没有来过分院。十二年后,一九七八年六月十二日,郭老辞世,永远离开我们。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最初的相见,又仅是最后一次见到尊敬的老院长。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仍余一号楼。每当看见有机化学所一号楼101房间,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敬爱的郭沫若老院长来分院视察的情景。43年啦,怎么也挥之不去啊!总是:
  追慕之情悠悠!
  怀念之情悠悠!

 

   注:本文说明中,对郭沫若同志人名前的冠名称号,以国家正式出版物《新华词典》311页【郭沫若】条目所冠名称号为准。
   郭老既是中国科学院首任院长,又是任职最长的院长(从19491019日至19786月,近三十年之久),他的视察的确具有历史意义。当年,郭老来西南分院视察时,作者崔伯良同志在该所任团委书记兼保卫干事。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