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苑金秋
首页 > 科苑刊物 > 科苑金秋
三十年后重游三亚记
来源:院机关退休干部 石素清   时间: 2009-12-31    字体大小[]
    我老伴以前是在海军南海舰队榆林基地当兵的。也就是现在的三亚市范围。当时的三亚还没有建市,好象就是个镇的编制,镇上有个邮电所,有个小百货店。要说商业活动那就是渔民从海上归来后摆个小鱼摊,只有些小杂鱼买,到鱼讯期,也就是打上一种嘴上长刺的鱼,形状大小就像带鱼一样,煮了吃后,骨刺到晚上能发出绿色的磷光来。

当时从榆林港经三亚到凤凰机场只有一条破烂的柏油马路,听说还是日本人留下的。因为我们结婚后,一直两地分居,所以只有靠一年一度的探亲假来团聚。南来北往十五年之久。每次探亲,到三亚住的时间虽短暂,但留下印象太深刻了。热带的自然风光,大海沙滩,凤凰树,木棉花,还有当时在北方很少见到的热带水果,清晰地在眼前浮现。虽然已经过去三十年,但总想旧地重游一下,因此我们就坚定地出发了。

这次去三亚市非常顺利的,但也有一点遗憾。我们乘坐的飞机上的座号,不巧在飞机的中央,离飞机的眩窗最远,看不到舱外一点风光,好像坐在一个轰轰发响的匣子里,但也给我们一个时机,回忆起那三十年前南北两地奔波的情景,好像历历在目。在那些年里,从北京到榆林或从榆林回北京,带上孩子,火车顺利的话,就得三天三夜,中间还要转车,每当这时,孩子正在大人座位下,铺上一块塑料布睡得很香的时候,因为转车,只能把他叫醒,但任你怎么弄他,真不易醒来,到站了,有时只能大叫一声,“你再不起来,我就下车了。”只见儿子骨碌一下爬了起来,用小手揉几下眼睛,背起东西,等待下车,然后还得坐两整天的汽车,中间还得过琼州海峡的轮渡,北京是冬天,到榆林是夏天,带着孩子,带着东西、衣服,实在是好辛苦。而当时的感觉只能用“苦中有乐,乐中有苦,酸甜苦辣,四味俱全”来形容。现在回想起,真是“人间多少事,付于笑谈中。”今天如果讲给我儿子听,肯定只是一笑置之。

改革开放三十年,北京到三亚变得那么便捷。两个多小时的飞机,把我们从北京送过了琼州海峡,平稳地降落在三亚凤凰机场。已出舱门,扑面一股热浪,这是第一个信息告诉我们已回到了三十年前的三亚。而离开北京的时候,北京已是初冬,冬季的衣服儿子送我们上机场时都留下了,并嘱咐我们好好玩,回来时带着棉衣来接我们。从这时候起,我们两个老人注定要在这三十年的时空中徘徊了。

到了榆林港住进了老伴曾在此工作近二十年的部队招待所,稍作休息,我们就扑进了大东海。大东海海滩是一条有三千多米长的白沙滩,滩岸上有许多马尾松,并长有许多仙人掌。三十年前的沙滩,只有在中午部队整队到大东海去游泳,除此之外,大东海是很少有人的。当时我们就记起一个情景,有一次傍晚我们俩到大东海沙滩去散步,后来坐在沙滩上聊天,一直到深夜十二点钟,居然这四、五个小时中除了海浪声、马尾松的沙沙声,满天的星斗,啊多门的幽静,沙滩上从没有出现过第三个人。

大东海给我另一个回忆是“赶海”。一到星期天,和部队其他家属一起到退潮后的礁石上去挖,去拣小蚌、小螺、小鱼之类的东西,大家都在挖一种叫鲍鱼的贝类(实际上不是现在的鲍鱼,是一种紧贴在礁石上的小蚌),每出去一次,都有收获。这次去,没能再见到小蚌、小螺。回想起来,那时的大东海就是这样的原始的天然海滩。但是现在从回忆中醒来,眼前的大东海,沙滩仍是那么长,沙子仍是那么白,变化太大了。首先是人多了,这条三千多米长的沙滩,每天少说也有两千多人,大人、小孩、老人,沙滩上还有十多家商家用粗绳隔开的收费游泳池,供青年人带着孩子学游泳,还有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大部分是俄罗斯人)他们躺在沙滩上晒太阳,这里的阳光对他们来说比金子更贵重。沙滩上还建有海螺姑娘、蚌壳小孩、飞天、飞人等雕塑,形态给人以美的感觉。

这次大东海之游,把我们前后三十年的时空放在了眼前,三十年前的大东海是那样的原始、天然、秀丽、幽静。三十年后的大东海是那样的热闹、色彩艳丽、现代化。它告诉我们,时代在前进,用现在的话说算与时俱进吧!

再到原来的三亚镇看看,原来只有一个邮电所、一家新华书店、一个汽车站的三亚,现在已是一个中等城市,路也宽了,花草遍地,绿树成荫,四、五层高的楼房,显得比较精巧。原来的小桥,现已改造成宽广的大桥,同时还建有一座桥身似龙一样的步行桥,起起伏伏很有观赏性,河两边种有很多红树林,据说红树林还是一种特殊的受保护的树种,只有它才能在盐分很大的海水中生存,把荒漠的沙滩连成片。林中又有很多白鹭在水中觅食,观后可用风景这边独好来形容。现在的三亚市,已没有了过去口嚼槟榔吐得满地似血一样的东西,没有太大的喧闹、杂乱的感觉,而从多次举办世界小姐比赛留下的美丽之冠来看,三亚已成为世界的聚焦点。再看近几年三亚在只有二、三平方公里的小岛屿上建起了一个享有美名的凤凰岛,它用一百多米长的大桥连接三亚市,它是一个深水港,可停靠万吨以上的游轮,岛上的软、硬件均是按世界上万吨级规格设置的,游轮上的游客在此港可直接办理通关手续。我们去时,虽没有开放,有幸参观了一番。从三亚建设看,从人们脸上露出笑容看,三亚已进入一个现代化的城市。

到了海南三亚,不能不去有名的“天涯海角”。说实话,三十年前曾去过几次,当时给我的影像是凄凉得很,除了几块巨石,上面刻有“天涯海角,南天一柱”之外,几乎没有游人,但据说上面的字还是苏东坡发配到海南时写的。这次去那里,巨石依旧没有变化,但游人超出意外,连照个相也得排上一个队伍。南山原是部队一个观察站,现已成为一个极好的景点,那就是南山海边建了一座极高的金色观音菩萨像,这一下把原先荒凉的南山增添了不少人气、香气、旅游气息。还有那个传说的鹿回头,也不是原来的“黄毛丫头”了,进去也得购票入内。山上的景色有点怪异,林木很茂盛,特别是一组雕塑把一个黎族青年打猎时,一箭射去,小鹿变成美女的故事融入了进去。三亚的参观还有不少,如亚龙湾、尖峰岭等。但最后给我们一个启发,只有改革开放,解放思想,国家的每一个地方,包括个人都能富起来。

此行二十多天很快过去了,返回时我们选择了汽车和火车,主要想回忆一下三十年前的路途,坐上从三亚到海口的大巴,原需十多个小时的汽车,两个半小时就到了,一句话,那真是快捷、舒适。火车过琼州海峡替代了汽车,虽有轻波轻浪,凉风习习,很是舒坦,从车窗中望出去,当晚虽没有月亮,但满天星斗,只在北京的几十年都不曾见到的。火车过了海峡就往北京开去,第二天火车就到了河北省,这时再从窗中看出去,地上已下过小雪,到北京站了,这时儿子已拿了棉衣在等着我们了。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