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党百年
首页 > 专题活动 > 建党百年
向党汇报
来源:   时间: 2021-05-18    字体大小[]

  我是19495月参军,19541月入党。参军在三十四军,后入华东军政大学、政教班学习。毕业后在第三高级步兵学校、总高级步兵学校工作。19547月转业地方,先后在南京市委、江苏省委、中国科学院江苏分院、中国科学院干部局、北京市科技局、北京市科委任职。19842月调任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党委书记,至19946月离休。

  我的经历很平凡,服从组织分配,工作过的单位不少,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所以写不出特别深刻地、感人地东西。但我的经历对我自己来讲,每一段都是值得回忆的。不管怎样,在建党100周年之际,为了表达我对党、对国家的感激之情,我向党汇报片段:

  (一)

  我出身于基督教家庭,参军前受过洗礼,从小灌输“上帝创造世界万物和人类”、“上帝是我们的救世主” ,在华东军大,系统学习《社会发展史》,我开始听到“劳动创造世界”、“世上没有救世主”等概念,不能接受,在讨论中公开和同志们辩论。记忆最深刻的是指导员金敏军同志在我的皮带上写上“小上帝思想” 几个字,要我警惕并努力克服。经过几个月的学习、讨论和领导的个别帮助,特别是教育我从家乡、家庭过去不幸的遭遇中去醒悟: 1941年,我的家乡河南遭受严重旱灾,饿死人无数,尸骨遍野,惨不忍赌,我清楚记得每个星期日爸爸总是带着教徒祷告,求上帝拯救我们,可是上帝没有发慈悲;1943年,家乡沦陷,日本侵略者到处烧杀,我的父亲也惨遭毒打,后来忧郁成疾,中年就撒手西圜。为了不做亡国奴,为了不做孤儿,我们不知乞求上帝多少遍!结果呢,上帝没有拯救我,也没有拯救中国。这些有力的事实,使我从思想上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认识到没有什么神灵可以使全中国、全世界的劳苦大众彻底解放!只有靠我们自己!慢慢地我彻底抛弃了宗教迷信,初步树立了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也开始确立了终身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人生观!

  (二)

  在华东军大,陈毅校长做过《为人民服务》报告,他宏亮的声音:“你们的路走对了!” 一直激励和鞭策着我,坚定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革命到底的决心。他教导我们,做一个革命者就要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是艰苦的,是不能讲条件的,是要有决心才能做到的…… 。 回顾46年的工作经历,可以说,我做到了为人民服务不讲条件。

  ★50年代,我有四次上正规大学深造的机会,但都因当时工作需要,未能园我大学梦。我没有怨言,积极工作。

  ★文化大革命中,我被赶出院干部部。1972年从干校回来分配到北京市科技局办公室,科学院干部组的指令仍然是不能做人事工作。1978年,在文化大革命中调到北京市工作的大部分同志都如愿返回科学院工作,我也特别想回院干部局,以洗刷我曾经遭到的耻辱。但北京市的领导希望我继续留在北京市,我愉快地服从。被任命为市科委新建的科技干部处处长。

  ★1984年,我正在市科委工作最顺利的时候,组织上决定我到力学所,我很难割舍北京市的工作和多方面的感情,我也知道,离开北京市对我个人的利益来说,肯定会有不小损失,但我只会服从组织到力学所的岗位上。

  从办事员到一定的领导岗位,可以说我都以共产党员的誓言要求自己,尽心尽责地做好本职工作,无怨无悔。

  (三)

  1969年中国科学院五七干校成立,我是第三批去干校的。干校所在地是血吸虫病重疫区,干校成立了血吸虫防治工作队,大概因为我有半年多护士学校的经历,我被任命为副队长(队长是一位老干部。)。我们和公社血防站、当地驻军的同志一起,每天查螺、灭螺,一定时期为全校同志查病,查病的方法是冲洗大便,五七战士要把自己的大便送到我们的驻地,我们冲洗三遍,留下清液,经过8小时孵化,看有没有血吸虫毛蚴,以确定是否感染。这活又赃又累,我们每次都尽责完成任务。为当地早一天消灭血吸虫病作出贡献。

  (四)

  1978年。北京市恢复了科委的建制。并在科委内新成立了科技干部处。任命我做处长。全处六个同志,开展调查研究,摸清了北京市知识分子队伍的主要情况和问题;解决了一大批科技骨干的两地分居:在科委成立了高级职称评定委员会;建立了全市高级职称人员基本情况挡案;指导各区县局成立中级以下职称评定委员会;为工农兵学员在北京电视台开播了大学主要课程的复习、补课。课程结束后,全市组织了统一考试和批卷,然后再根据情况为他们定了相应的职称;选拔了一批业务骨干出国深造;1981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増选,北京市第一次推荐了几个业务骨干候选;为北京市政府成立了科技顾问委员会等等。在我们处工作的基础上,北京市决定成立科技干部局。就在这时,我服从分配调回科学院。

  在部队工作期间,我曾经立过三等功,立功奖状是解放军华东野战军陈毅司令员和饒漱石政委等领导人颁发的。

  在科学院工作的时间里,曾被评为中国科学院京区优秀党务工作者、国家机关优秀党务工作者、中国科学院“巾帼建功”先进个人等。

  (五)

  1994年从力学所党委书记的岗位上退下来,所长诚恳的要求我留在所里做他的顾问。我知道,这是在位时党政关系融洽的表现。但我也诚恳的告诉他,我不能应聘。但是,我作为共产党员和曾经的所领导,我会关心力学所的发展,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帮助,凡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力。如果遇到需要我提醒的问题,我会开诚布公。到现在27年了,可以说我做到了我的承诺。我和每一届新的领导,都有相应的接触,都是好朋友。都或多或少的努力帮助他们。我支持他们的工作,也会向他们反应群众的要求、建议。对老干办安排的事情,我都尽量带头做好,并尽我的所能帮助离退休干部处理遗留问题。

  ★我参加院老科协的理事会以后,我就在力学所积极组织科技人员,参加老科协的工作,成立了力学分会,为提供科技人员创造发挥余热的机会,几年后根据分会工作的经验和需要,我动员了刚刚退休,热情、积极能干的原副所长王柏懿,出任力学分会理事长,分会的活力更加充分的发挥出来,也调动了退休科技人员的积极性,得到院老科协的认可表扬,我也感到很欣慰。

  ★科学院老科协,根据当年国家的规定,不能使用中国科学院的名义。所以法人单位只能用海淀区新技术公司的名义。这样当然会影响老科协的工作和声誉。为此我积极的去联系北京市老科技协会总会,要求他们允许我们加入总会,允许我们用中国科学院老科技工作者协会的名义。几经联系,他们欢迎我们加入。从此不仅可以光明正大的用中国科学院的名义,而且可以在北京注册独立社团法人。院老科协和北京老科总,从此有了密切的联系协作,为老科学家们,做了很多事情。

  ★有时候碰到退下来的书记,总能感到有被遗忘,失落的情绪,我和遥感卫星地面站的潘锦杜书记商量,建议京区党委对退下来的书记们有一点感情投资。每年让大家团聚一次,京区党委的领导也跟退下来的书记们交流一下科学院的情况。我认为这也是对新书记们的一种激励。很快,京区党委和老干部局决定轮流组织退下来的老书记们,每年10月团聚一次,我做了这个群体的第一届主席。老书记们十分欣喜,每年9月开始就有人询问哪天团聚?

  ★2002年力学所退休干部盛家宁自荐教老年人学英语,老干办支持,我自报做了英语班的班长10年,2013年由于听力严重下降,不得已退出英语班。

  ★2001年,我学习电脑知识, 2003年所老干办在力学所网站开辟“晚芳时”专栏,希望我承担其中‘爱晚亭’分栏做版主,我顿时感到学有所用,非常痛快地答应了。从此,每周或两周,查资料、打字,在‘爱晚亭’上添加信息,直到6年后改版。

  ★2004年,我在住地北极寺大院总参管理保障部老干部大学学习Photoshop图像处理软件。我体会到学习电脑,掌握处理软件的技术,是老年人追赶时尚,接受新事物,快乐幸福生活的合适内容。我想到力学所退下来的老年人,我迫不及待想让他们分享我的快乐,次年春天所老干办支持我的建议,为我们在所内创建了电脑教室,我自荐教图像处理。同时力学所一些专家,也陆续参加了教师队伍。电脑班从电脑基础,图像处理,音乐幻灯,制作DVD等等科目,有百余人参加过学习。我采取的是边学边教的笨办法,讲义从7页纸慢慢的增加到40多页。很多同志是像我一样从0开始的,现在,已经有8位学员成长为老师。图像处理课程从一般的照片处理技术发展到制作平面图像、动画、视频等。这几年,所内举办过2次图像处理教学成果专题展览,在所老干办每次举办的综合性展览上也都有图像处理的一席之地。8年前,我们开始在元旦和春节,为力学所在职干部和离退休的老同志们分别做贺卡,为所领导和在职同志送去鼓励和慰问,为离退休的老同志送去新年祝福;去年在全国抗疫的战斗中,我们电脑班多次制作为武汉加油、为中国和世界加油的作品,表达我们的态度和信心。

  ★在驻地大院老年大学4个月学习以后,2005年,我和一个同学倡议组织了继续学习的研修班,一直活动到现在。2007年大院老年大学要我代课讲图像处理(一年后正式聘任),我满怀信心走上总参管理保障部老年大学的讲台,按照大学的要求,我重新编写了内容包括“图像处理”、“音乐幻灯”和“绘声绘影制作DVD”三个内容的教材。我们大院学员驻地集中,经常要到学员家里做个别辅导,有求必应。从2005年开始,大院每年组织图像专题展览。2008年以后成立了摄影图像协会。我担任了副会长。到2019年,每年都参与组织大型摄影图像展览。每年展览我都组织力学所电脑班观展,学习交流。

  现在力学所和大院越来越多的老同志掌握了这个时尚技术,使我们的老年生活,由于学习了电脑,并能在电脑上创造出艺术作品而丰富多彩、生气勃勃。当我看到一批批老人自豪地展示自己的作品时,当年轻人惊叹我们老年人的时尚时,我感到最大的满足和高兴!

  ★2018年。一个年轻的支部书记。希望我给他们讲一讲不忘初心的问题。我感到有机会和年轻的党员们交流,这是我一个老党员的义务。交流以后党办的领导认为效果不错,又组织在机关和研究生支部的党员中进行了交流。老干办要我在老同志的党员中也讲一次。我根据老同志的特点,又进行了充分的准备。满足了老干办的要求。

  ★研究生支部轮值负责主编力学所党刊协力,支部书记希望我能够

  给年轻人说点什么,我觉得应该。写了一篇心声,满足了研究生支部的要求。

  离休后数次被评为力学所优秀党员、老科协30周年突出贡献奖、中国科学院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等。

  韩 林(原中科院力学所党委书记)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