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党和国家共命运

来源:-大连化物所 李文钊、张盈珍 时间:2021-07-09 字体大小:[ ]

  我们俩都是1935年出生。我们在新中国度过了72个春秋,有幸经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及其后不断发展壮大的伟大历史进程。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许多往事涌上心头,我们对党无比崇敬,对祖国无比热爱。

  一、爱党爱国的启蒙教育

  1949527日上海解放。我们时年14岁,就读于江苏省立上海中学。这是一所住宿学校,位于上海市郊闵行区,校园500亩,解放后更名为上海市上海中学。我们亲身经历过上海市被日寇占领(1941-1945),和国民党反动派倒行逆施的黑暗时光(1945-1949)。

  1949101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这是中国数千年历史的一个划时代的伟大转折!

  当年76日,上海市有150万军民涌向街头,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庆祝上海解放大游行。歌声、口号声、锣鼓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上海中学从此有了共产党的领导。此后我们参加了上海市历次大游行。每次黎明前出发,日落后结束,全程步行,途中不吃不喝。因为年轻,身体的疲乏很快就消失了,然而,因为自己参加了有意义的活动的特别兴奋的感觉,却一直留在了心里。

  解放初期,美蒋反动派对解放后的上海不断骚扰破坏。最严重的一次是对上海市唯一的发电厂—上海市杨树浦发电厂进行了狂轰滥炸。在此情况下,我们参加了上海中学的巡查队,夜间值班轮流巡查,保证了校园的安全,培养了爱国护校的责任心。

  我们所在的班级组织过义卖,在学校大礼堂进行过义演,活动所得由学校支持贫困学生。同学们常常在晚自习前,坐在校园草坪上唱红歌,唱《黄河大合唱》,唱抗日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这些歌词至今清晰地留在脑海。

  19506月,美军的炮火烧到鸭绿江边,1025日,我国抗美援朝志愿军出征朝鲜。我(张)在上海中学大礼堂参加演出过抗美援朝短剧。同年11月,党中央发出“在大学、中学生中招收军事干部学校学员”的号召。这时学校里进行了唯一的一次停课,开展报名活动。同学们经过反复思想斗争,最后约有半数的同学,上交了有家长签字的报名表格。我们以保尔·柯察金的名言“人的一生是应该这样度过的,……”作为自己生活的座右铭。我(张)由于态度积极诚恳,被指派到其他班级现身说法,进行动员工作。最后,我们班级约有三分之一同学被批准入伍,我们俩,因为还不满16周岁而未获批准。我们还清晰记得临别时的动人情景。我们先后加入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后来更名为共产主义青年团)。

  上海市上海中学,既是一个革命的摇篮,又是知识的海洋。学校里名师荟萃,提纲挈领、深入浅出地教学;学生学习热情很高,课堂上聚精会神地听讲,晚自习时,专心致志地自习,教室里没有同学喧闹谈笑。1952年我们高中毕业。紧接着,同学们顺利通过了全国统一高考,录取名单公布在上海解放日报上,大都录取在我国著名高校,大家兴奋地奔走相告。

  1950年初,我(张)所在的五年一贯制的实验班解散,学校让实验班同学从初三跳级插入高一,这样我们俩成了同班同学。很巧的,高考发榜的名单上看到我们俩同时被录取到清华大学化工系,这样,继续成为同班同学。

  2002年上海中学135周年纪念日,也是我们班级毕业50周年纪念日,我们进行了一次为期数日的约30人参加的大联欢、大聚会。我们经历了革命的洗礼,从“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进入了耄耋老年的队伍,有的同学已经西去,有的联系不上了,可以参加的大部分都来了,其中有2位同学特意从海外归来。大家在各自的岗位上成绩卓著,贡献了自己的青春和力量。当年参加军事干部学校的同学中有2位获得了少将军衔。1位女同学到了朝鲜前线,立了功。去年,她获得了抗美援朝胜利70周年纪念章,我们纷纷向她致敬和祝贺!

  二、立志又红又专,为祖国健康工作50

  19521025日,正是我国志愿军出国作战两周年纪念日,我们乘坐清华、北大等高校新生的专列,由上海到达北京,开始了大学生活。

  清华大学校长蒋南翔要求我们做到“又红又专”,还要求我们“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我们立志,要求自己达到这个目标。

  我们报考清华大学化工系时,就已经知道这个专业方向是石油炼制。新中国需要尽快摆脱依赖“洋油”的状况,迅速发展自己的石油工业。当时,我国石油工业的重心在偏远的甘肃玉门及刚刚兴起的新疆克拉玛依,我们做好了将来到那里去的思想准备。我(张)当年给兄长的信中也表达了这个志向,近年,晚辈整理他的遗物时,看到了这封一直保存着的信件。

  清华大学有很强的政治辅导员制度。我们班级的团小组和班委会都积极开展工作,每天晚餐前必须进行30分钟的体育锻炼。大学四年期间,这些已成为我们班级一直保持的传统。清华大学积极培养和发展新党员,19536月清华大学化工系党支部通过了我(李文钊)的入党申请,经校党委批准,成为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一年后转正。

  1952年我们到清华就读时,正值解放初期。为了迎接我国经济建设高潮对建设人才的需要,全国高校进行了院系大调整。1953年,清华化工系(已更名为石油系)全部转入新成立的北京石油学院。

  1953年的北京石油学院,完全不像校园,倒像是一个紧张施工中的工地。感谢当年的建校团队,他们以现在看来仍然是极高的速度,迅速地使学校具备了相当完备的教学设施和良好的生活环境。我们感到庆幸的还有:清华化工系转入北京石油学院时,不仅全部同学转,而且整个系“一窝端”,其中不乏清华化学学科德高望重的教授,和一批优秀骨干教师、党团干部等。他们传承了古今、中西、文理贯通的老清华精神,也很好地贯彻了那个时期清华的办学方针。教学的最后一学期是进行“真刀真枪”的毕业设计,学校成了“红色工程师的摇篮”。

  1956年,我们的毕业答辩会很隆重。除了本系的老师,石油学院院长出席了,石油科学研究院的两位总工出席了,北京石油设计院的老总也出席了。他们除了关心人才培养,还为了争取毕业生充实自己的队伍。从中,我们感到自己肩负的责任和使命!根据大学四年的表现,我(李文钊)获得了北京市“三好”学生的称号;我(张盈珍)的毕业证书上盖有“成绩优秀”的印章。

  1956年前后,党中央提出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向科学进军”等方针政策,我国开始培养研究生,采用在国内由本国专家培养、在国内由苏联专家培养以及派往苏联和东欧国家培养等方式。研究生的名额很少,研究生的录取是经过单位推荐和通过考试的程序。我(张)1956-1964年留校工作,其间1957-1961年做研究生,学制4年(1958年我国取消了学衔制);我(李)1958-1962年在著名的苏联莫斯科大学化学系做研究生,获苏联副博士学位。

  那段时间,我国经历了国际国内的风云变幻。期间,国家曾召回留学生进行爱党爱国的教育,然后再出国继续学业。国内的研究生和教师随着具体情况,相应地调整研究和教学内容。

  2011年,我们班级15名同学参加了清华大学建校100周年大型活动,当我们在新立的百年校庆高大碑石前合影时,引起正在清华校园采访的中央电视台记者们的注意,对我们进行采访和录像。在清华百年校庆日,我们的集体照相、引吭高歌、采访对话等风采,都在中央电视台进行了播放。我(张)有幸参加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有胡锦涛等国家领导人出席的清华大学百年校庆纪念大会。2013年北京石油学院建校60周年之际,在大连化物所工作的校友,进行了庆祝活动,对母校的祝贺和集体照片被刊登在纪念刊物上。我们俩各自的撰文刊登在纪念专册中,我(李)在母校进行了学术报告。

  三、爱国敬业、报效祖国

  19623月,周总理在广州召开的国家科技工作会议的报告中指出,我国知识分子的绝大多数已属于劳动人民的知识分子,并强调在社会主义建设中要发挥科学和科学家的作用。这个讲话鼓舞了我国广大知识分子和科技工作者。这时,大连化物所刚好由原来的大连石油研究所改名,召开了在青岛举行的化物所人人尽知的“青岛会议”,制定了新的长远科学发展规划。全所上下意气风发,踏上新的征程!我们适逢其时先后来到化物所,从此,开启了作为化物所人的长达近一个甲子的生涯。

  我(李)到化物所从事的第一项工作是“加氢裂解制取航空煤油催化剂的研制”,我(张)到化物所从事的第一项工作是“合成氨原料气净化三个催化剂的研制”,分别是国防和国计民生具有重大意义的课题。在大连化物所和研究室的党政领导的坚强领导下,两项工作先后都迅速实现工业化,完满地达到预期目标。大连化物所在有关领域的影响力也扩大了。

  当时,我们都是各该大项目下的课题组的负责人之一,工作中我们贡献了智慧和力量。在完成这两大项目中积累的宝贵经验,成为我们后来承担完成重大项目的借鉴。如“炼厂气蒸汽重整制氢催化剂”、临危受命的“航天姿态控制肼分解某型催化剂”、“新型硝基胍炸药”等。

  在上述工作中,大家都怀着对完成任务的紧迫感和使命感,体现了吃苦耐劳的拼搏精神、良好的团结协作精神、征服工作难度的对科学的攀登精神及不计个人得失的无私奉献精神。

  19783月,全国科技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会上,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针对世界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态势,制定我国科学技术奋起直追的发展计划,人们亲切称谓“科学的春天”来临了。

  大连化物所在催化学科领域中,最明显的变化是:在原来应用催化科研工作中开展了应用基础研究,增加了若干前沿项目,如光解水制氢,化学固氮等;大连化物所的催化化学研究室,经过对课题组的屡次调整,成为以研究催化基础理论为主的研究室,最后于1987年成立催化国家开放实验室;开始逐步引进现代实验仪器;改革开放国门打开后,大连化物所里一大批已不再年轻的科技人员,响应国家尽快缩短我国与国际科技上的差距的号召,肩负使命,纷纷走出国门向先进国家学习。

  我(张)1978-1980年,被调整到新成立的催化反应动力学课题组任副组长。所在的研究室组织了跨组的力量,对研究室成功研制的催化剂,用多种方法揭示其内在奥秘。该项结果成为“科学的春天”的花园里最初绽放的花朵。

  1979-1981年,我(李)获德国洪堡学者基金,在西柏林FHI从事以太阳能利用为背景的“半导体光电化学”研究;1981-1983年,我(张)成功申请西柏林FHI访问学者,利用国际上兴起不久的原位红外技术,从事“催化反应机理”的研究。我们属于改革开放后首批到西方国家的访问学者,首批去FHI工作的大连化物所人。我们谦虚谨慎,不卑不亢,勤奋工作,展示了自己的科学素养和能力,赢得了德国同事们的尊重和欢迎,没有辜负国家和化物所对我们的期望。

  1983年,我(李)被任命担任大连化物所副所长,从1983-1994年连任了三届。同化物所领导班子一起,为化物所做了一些实事。由于大连化物所在我国的声望,我连续主持了国家或科学院的七五、八五和九五的重大项目,其中国家八五重大科技攻关项目“天然气(合成气)转化利用”获得国家两委一部颁发的为八五做出突出贡献的证书和奖章。我(张)被任命为固体酸碱催化研究室副主任,由1984-1992年连任两届。由于大连化物所的分子筛催化领域实力强大,我连续在六五、七五及八五主持或共同主持了国家科委或国家基金委的重大或重点项目的子项目。

  19949月,我(李)从副所长岗位退下来回到实验室,继续做科研、带学生,直到20141230日以后完全回归家庭。其间,支持年轻组长、关心爱护学生、无私传授经验和知识、帮助他们就业或深造。这个20年,是我个人科研生涯的第二个春天!

  我们领悟到,将自己的工作和国家的需要紧紧相连,是焕发科技工作者工作热情的主要的源泉,也是科技工作者获得成就感的主要的源泉。

  六十年过去了,我们同大连化物所一起成长,为大连化物所感到骄傲,为自己是一名化物所人感到自豪,感谢大连化物所,祝愿大连化物所愈来愈好!

  四、幸福的退休生活,祖国美好的明天

  大连化物所的离退休职工按月足额收到有关部门发放的退休金和医疗保险金,我们的生活有了保障,无后顾之忧了。

  大连化物所所班子和所党委,对离退休职工曾经在化物所的贡献一直给予高度肯定,并在多方面给予关怀和支持;我(张)于1994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会,也一直得到大连化物所民盟的关怀。大连化物所党委于2019年成立了离退休党总支,加强开展党史教育。离退休服务中心积极组织开展老年大学活动,多次组织大型庆典活动,历年举办节日郊游踏春文化活动。这些活动,使离退休职工感受到大家庭的温暖,从而产生了安全感和幸福感,并始终保持饱满的政治热情和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

  在党长期教育下,我们已养成学习不断、知识常新的习惯。如今,依然认真学习党的方针政策,关心国家、世界大事。央视的新闻联播是每日必看的;党代会、人代会、国内重要的大型的庆典活动、颁奖活动,以及重要的国际会议等都是必看的电视节目。有时我们还会做些记录、剪报以便查看。

  我们收看了央视的从2002年开始至今已连续19次举办的《感动中国》年度人物颁奖盛典,记住了许多感动中国人物的姓名及其事迹。

  201812月,在庆祝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习主席说:改革开放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一次伟大的革命,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飞跃!大会上100人获颁改革先锋奖章,我们数次查找和记住他们的姓名及其事迹。

  20209月,党中央召开了全国抗击新冠疫情表彰大会,习主席亲自授予钟南山共和国勋章,授予张伯礼等3人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纪念章。我国短时间内成功控制了疫情,充分体现了我国制度的优越性。参加这次表彰大会的半数是90后和00后,我们看到中国后继有人,大有希望!

  20212月,我国庄严宣告脱贫攻坚已取得全面胜利,我们激动不已。只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才能创造如此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

  20213月,中共中央决定给50年以上党龄的老党员颁发“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

  2021618日,大连化物所召开隆重的颁授大会,还安排我(李)进行3分钟的发言。当党委书记给我(李)颁发和佩挂的时候,我的心情很激动,我由衷地感激党对我的教育和培养,曾让我担任第六届辽宁省省委委员。我要继续做好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

  日常生活中,我们坚持独立自主,学会网购,生活无忧,网上自己安排自由行。近年,我们也不满足于亭台楼阁的旅游了,喜欢到各地看看市井生活,了解各地的风土人情。除了曾经看过的敦煌莫高窟,又去了同属中国四大石窟的洛阳龙门石窟、大同云岗石窟;我们再次观赏了两千年前兴修的被誉为世界水利文化鼻祖的成都都江堰水利工程;我们首次目睹了黄河壶口瀑布的汹涌澎湃的壮观景象,这次我们由山西太原出发,一天之内往返行车800公里,自称这是我们的一次“壮举”!我们也追随革命先烈的足迹,去到上海中共一大会址、重庆曾家岩周公馆、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以及上海文化名人街等处接受红色教育。

  100年来,中国共产党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成功地为中国人民树立了建党、立国和改革开放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三座伟大的里程碑!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真理的光芒始终照耀着我们前进。让我们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周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康庄大道上,不断从一个胜利走向又一个胜利,开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第二个百年梦!(文/大连化物所李文钊、张盈珍)

 

打印】【关闭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