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党百年
首页 > 专题活动 > 建党百年
“我心向党、科学报国”点滴汇报
来源:成都分院 崔伯良   时间: 2021-08-16    字体大小[]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就八十一岁了。我生于一九四〇年,那正是中国人民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最胶着的年代!又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度过了九年饥不饱腹、衣不遮体的童年生活。至到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布: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才获得翻身解放。随着土地改革,又分了田地、房屋,一个赤贫的农民家庭,才过上了人模人样、当家作主的生活。十来岁农村娃,当过儿童团、上小学,首批入队,带上鲜艳的红领巾,成天????跳跳,唱着东方红、太阳升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一天天长大。在党和国家的教育、培养下,成为一个典型的三门干部(从家门校门进机关门):从学校毕业后又十分荣幸的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四川分院化学研究所工作。

  回顾这一生,到底做出了什么成绩、有过什么贡献,回馈党的教育、培养、人民养育之恩?真的说不出丁点儿像样的东西,深感惭愧!一个长期从事管理工作(人们戏称万金油干部)的确如此,曾经几十年忙忙碌碌、辛辛苦苦,作过不少工作,但那都只在单位的党、政文书档案中有些反映。最近,老伴下决心清理了家中满满一壁从墙脚顶天花板的书柜,处理了两三百斤书籍后,笑嘻嘻的对我说:老头子,你那壘有一尺多厚的功劳薄(各种奖励证书)还给你完整的留下来了哈。是的,的确不少!其中最有分量要算在分院两届领导班子中,在班长林祥棣(院长、院士)(刘建纪(党组书记、副院长)、姚汉民 (院长)的带领下,共同努力,实现了成都分院突破三无世界(没有院士、国家实验室、博士点),取得较好发展,为此,两届均经院、省全面考核,评为进步领导班子,班子成员每人每年度获得一千五百元的奖励。在那个年代,算是重奖了(因为那时每人月工资才三几百元。)同期,我还获得中国科学院管理工作突出贡献津贴(每人每月八十元,当时获得国务院有特殊贡献的科技专家津贴为每月一百元)。的确很夠意思了。

  如果,真要说自己为社会留下点什么的话,到有几件与本职工作相关的事儿:

  其一,为大人物写过一篇有过一点影响的纪念文章。称大人物, 因为是郭沫若(国家出版的《新华词典》中郭沫若条目称谓其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著名诗人、古文字学家、考古学家……)。事情是这样的:一九九二年,四川省人民政府与中国科学院联合在乐山举行纪念郭沫若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活动,院部授权分院参加筹备工作。分院党组极为重视,由章均权书记和我参加。任务为提交郭老在中科院任首任院长的主要事迹。并安排我执笔。当时,刚从所调到分院不久,对郭老虽心怀崇敬,但对其事迹毫不知晓、一片茫然!但总不能推给领导执笔,只有硬着头皮承担下来,并夜以继日的从浩瀚的院史材料中一一搜寻,获得点点滳滳材料后,归纳、分类、提炼,加班加点的赶写出五千余字的文稿,并定名《郭沫若和中国科学院——深切缅怀敬爱的老院长》,经分院党组初审并报北京总院认可后,提交组委会融入謝世杰省长的主题报告中。交出了一个还算满意的答卷。纪念会当天,北京巜中国科学报》刋出隆重纪念郭沫若诞辰一百周年专版,全文发表,且署名崔伯良(大概是因我执笔,有负文责之意)。见报后,院属一百多个单位,不少人猜测这个崔何许人?恐怕是科学院有身分的人吧?其实,那时,老崔为分院直属机关(现更名直属单位)党委常务副书记兼院办主任、《科成报》总编,一个人们戏称为清水衙门的芝麻官而已。而这篇纪念文章到是留在社会上,包括百度上都还搜索得到。可算为一件有意义的事。

  其二,主持编纂过一本有价值的书——巜中国科学家的爱国故事》,并由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中国科学院为弘扬科学家矢志报国的爱国精神,由院政研会下达分院政研会承担这一重点课题。该书由中国科学院党组副书记余志华任主编,那时,我任分院政研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负责编辑部工作,除组织工作外,还执笔写了两弹元勋邓稼先、中国制碱之父侯徳榜两位泰斗科学家的事迹。所谓编纂,并非撰写,仅仅只是广泛搜集相关文章、材料,按照故事体裁,综合改写。该书集纳了三十多位泰斗级科学家的动人事迹,为弘扬科学、弘扬人民的科学家的科学报国无私奉献精神,为社会也留下了有益的精神财富。课题荣获中国科学院政研会优秀成果一等奖。

  其三,为著名科学家、老八路老革命、省级干部,写过人物传,让他们的风范长留人间。二零零九年,欣逢建国、建院六十周年。中国科学院为弘扬科学、纪念为国家、人民,发展祖国的科学事业作出杰出贡献、已辞世的科技工作者,决定编辑出版《中国科学院人物传》,并遴选了首批人员二百零二人。其中有成都分院原党组书记刘允中(为省级干部,延安时期曾任中央医院院长、中央首长的保健医生等资深老八路、老革命,解放后一至为发展我国的科学事业敬业奉献)、高福晖(原分院院长、著名光电科学专家)。分院安排我和姜福远两人执笔撰写。遵照院编委会通知及体列规范,老姜和我,系统查询了人事、文书档案,并采取召开各类人员座谈会、个别走访后,较快完成,经党组审定后送院编委会。鉴于人物传要在院庆前由科学出版社出版首发,当收到五十余篇人物传文稿时,发现多数不符合规范,选了几篇符合规范的文稿赴京交流,以保按期完成,我们所写文稿入选赴京作了典型交流。按规范并提前完成分院党组交办的任务。

  在今年建党百年之际,同样,为弘扬科学报国精神,院离退休干部局发文,要求院属单位组织离退休干部撰写主题为我心向党、科学报国科学工作者事迹,又将曾经写过的两位人物传主,按征文规范要求,写成《刘允中——毕生为祖国的科学事业奉献的老干部老党员》、《一生奋斗不息的科技战士——高福晖》。已获遴选,正由科学出版社出版中。使他们的事迹、风范长留人间。我和老姜也为自己在耄耋之年,作了一件有意义的事而欣慰。

  其四,编纂出版过《中国农业文库》,妥善平息了一场风波。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院属成都地区单位一位科技人员,与社会私人机构打着分院牌子成立了一个名为中国科学院成都分院科技兴国丛书编纂委员会的机构,并刻有图章,乘着有赏出书、入选论文的社会浪潮,以赚取高额回报,以交钱入选论文、评高级职称、出国考察、参加国际学术会议等为诱饵,吸引上钩,而又不能兑现承诺,引发风波,投诉信纷纷寄到省新闻出版局、分院院长林祥棣院士等领导同志手中,引起重视、查处。党组将这一工作交由我办(因为我在班子中分管宣传、科普等工作)。弄清原由后,立即收回图章、接收所有收到的论文、冻结收回银行账号。着手善后工作,先征得入选作者意见,仍然希望 由分院编纂出书后,请了资深农业方面的专家担任主编、由一位文笔功底厚重的姜福远(时任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担任执行副主编,约请中国科学院院长周光召院士作序,紧罗密鼓地动员机关党委的同志们加班加点,较快完成文库编纂工作,由四川科技出版社出版发行。一部三百多万字的大部头巜中国农业文库》,还有点像模像样的面世。鉴于那个年代,市场经济法则普遍通行,必须出钱买书号,发行主要由自己负责。我们努力向国内与农业相关的大学、科研院所推介,获得一些征订,而对入选论文作者,只要求他们个人按成本购买一本(不是包销多少本),至于评职称,可以出具论文入选证明,能否评上由其所在单位按规定程序进行,其他为诱饵而不能兑现,一一说明,取得理解,一场沸沸扬扬的风波妥善平息。所获经费除了买不菲的书号、出版 印刷费外,还略有余额,作为参与辛勤工作人员的酬劳,没有花分院的经费。留给社会的,是部农业科技书,会有一些价值。

  在平息这场风波中,我主要是受分院党组的安排,作了较多的组织、协调工作,也审读了少量论文。老姜却一定要我署名编审,我也贸然默认了。真的名不副实。因为,我对农业科技如杆面杖当吹火筒——一窍不通!平息这场风波,实际上反映出的是分院、乃至中国科学院这个群体。是入选论文作者、是接受征订购书的单位,对中国科学院的信任。

  其五,编纂了一批科普书籍,为弘扬科学留下了一些精神食粮。其中值得回顾的是:受成都市武侯区政府委托,在刘建纪(分院原党组记)和我,退休后,先后主持分院老科协工作的十五年中,陆续组织院内外专家编纂了三套科普丛书:第一套为十本一套的《培养青少年科学素质丛书》(而且这是该区科协承担的由中组部、人事部、中国科协、团中央下达的课题)。当这套丛书出版之际,正逢区科协承办全国副省级以上城区科协工作会议,送到近二百名代表手中,代表评价说这书不错,不愧是国家队专家编写的,有水平,并订了不少。

  另外,当年的成都高新区还包括在武侯区内,该区域内高校、大院大所、高新科技企业林立,全区党政干部极待提高科技素质,为此又委托分院老科协先后编纂出版了:五本一套的《专利知识丛书》及《新兴产业科技发展态势》,作为全区干部读本。分院老科协也获得了该区不菲的经费支持,为开展工作有了经费保障,全方位组织分院广大老科技工作者,发挥余热,为地方发展科学事业贡献力量。在我们主持老科协工作的十五年里,分院老科协也连续评为四川省老科协先进集体。分院老科协一直被省老科协领导视为中坚力量、智囊库、人才库。刘建纪后来还授命出任四川省老科协秘书长,主持日常工作,在更大范围内发挥更大作用。

  “我心向党、科学报国的点滴汇报,决不是我个人有什么贡献,而是广大科技工作者、分院领导班子、机关党委、政研会、老科协……多个团队、群体为我心向党、科学报国的奉献!只不过以我的切身亲历,将其串起来,向党作了点滴汇报!对培养、教育、给了我们舞台展示的党,说说心里话。

  一个赤贫出身的农村娃,成长为一个党的基层干部,儿时,天天跳跳,唱着东方红”“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天地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一天天长大。如今为耄耋老人啦,步履蹒跚了,跳不动了,仍然可以天天小声哼着这些歌,过着衣食无忧的幸福晚年生活。发自内心的感恩国家、人民,感恩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永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作者崔伯良为成都分院原党组成员、直属机关党委书记、纪检组长)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