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风采
首页 > 长者风采 > 人物风采
我眼中的应化人
来源:于柏林   时间: 2021-05-26    字体大小[]

  在长春应化所这座科学殿堂里,每天都发生着很多非常感人的故事,这些故事一直感动和激励着我,使我心底时刻涌动着对应化所挚着的爱和殷殷的情。有三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在我心中永远挥之不去。

  无悔

  一个是武衡老所长的故事,1949年—1954年,武衡在长春应化所任所长,也是长春应化所的第二任所长。他任所长期间,为长春应化所的学科建设、学科布局、人才培育作出了不可替代的重大贡献。

  1998年,时值长春应化所五十年所庆,我和关凤林老师专程来北京,到武衡老所长的家登门拜访,想请老所长莅临长春应化所所庆和为长春应化所五十年所庆题词。武衡老所长的家位于北京粉煤灰胡同一个四合院里。进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摆满了学术书籍的一面墙,另一面墙上摆放着一百多块形状各异的石头。我想这其中每一块石头应该都有一个感人的故事。身为地质学家的武衡老所长为我们详细介绍了每一块石头的名字。当老所长了解了我们的来意后非常亲切,紧紧握住我们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吴学周老先生还好吗?吴越老先生还好吗?”他不停询问着长春应化所老科学家的情况,问了很多人。

  他还给我们回忆了刚来到东北时百废待兴、艰苦创业的情景。那时吃的是陈高粱米饭、盐水白菜汤,科研人员都是睡在地板和办公桌上,除了个别干部有低水平的供给制外,每个月科研人员只能领到高粱米。可是没有一个人喊苦喊累,都在努力搜集流失在市场的图书器材,在冰天雪地里,把被国民党破坏的天平、干燥箱等零散设备拾回来,装配修理,为尽快恢复科研工作创造条件。

  即使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应化所人还是作出了一流的成绩,如:合成了新中国第一块合成橡胶,有力支援了抗美援朝;推广大豆根瘤菌,为东北粮食增产增收作出了贡献;组织人员参加了鞍钢建设,为东北经济恢复和发展做出了不可替代的重大贡献。

  在给长春应化所题词时,武衡老所长写下这样一句话:“发扬优良传统,迎接新世纪挑战”。他认为没有艰苦拼搏、顽强奋斗的精神,就不会有应化所的今天,所以他希望应化精神不断传承下去。

  他还特意将刚出的一本书《无悔》送给我们,里面记载着应化人奋斗的历史。还特意吩咐厨师,因为老家来人了,要加两个菜,一定要留我们吃顿饭。

  19989月,武衡老所长专程来到长春应化所参加所庆,他在所庆致辞中希望长春应化所不断攀登科学的高峰,为国家作出新的贡献。

  眷恋

  我要讲的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是海军少将、原海军工程学院院长,为研制“两弹一星”作出突出贡献的专家姚树人老先生。姚树人老先生是长春应化所第一批研究生,他1956~1958年在长春应化所攻读研究生,师从钱保功先生、黄葆同先生。

  1956年,长春应化所第一批研究生只招了三位,姚树人是其中一个。他从海军考入长春应化所后学习非常刻苦,为了珍惜学习机会,每天都要学习到后半夜。长春的冬天寒风刺骨,那时暖气又不足,他的手都被冻伤。尽管这样,他仍然感觉生活非常充实。他边学习边参加长春应化所的科研工作。当时他学习高分子化学,主要研究方向是偏二甲肼,跟着科研人员半工半读,在实践中吸取知识。毕业后他又回到海军。

  2004年,长春应化所要建设科技展馆,通过查阅资料知道姚树人曾在海军工程学院任院长,于是我们专程从长春来到武汉拜访。

  姚树人老先生多才多艺,设计了很多邮票,其中就有一张邮票设计图是长春应化所本馆。见到我们后,他不停地询问当年长春应化所导师的身体情况,并拿出1956年他在长春应化所学习时的照片,尽管照片有些发黄,但仍然能感觉到长春应化所的时光是他梦开始的地方。这次拜访我们送给姚老先生一个绘着长春应化所研究主楼的纪念牌。姚老先生非常感动,他端着纪念牌与我们合影。

  我们告辞时,尽管姚老先生走路已经很困难,但一定坚持送我们,让保姆扶着他从二楼一步一步挪下来。在我们已经走出50米后,再一回头,发现姚树人老先生还站在那里向我们挥手。那一幕我永远也忘不了。我们赶紧跑回来,看到老先生眼中含着热泪。这泪水,饱蕴着老先生对母所的眷恋,浸透着老先生对应化所深深的祝愿。

  灯光

  我要讲的第三个故事主人公是汪尔康院士,他把一生最美好的时光都献给了长春应化所。1952年,他从沪江大学毕业,放弃了南方优厚的条件,径直来到东北,参加东北的恢复和建设。这么多年来,他不断攀登,不懈拼搏,在科研领域作出了非常卓越的成绩。与汪先生相关的有两件事,一件就是他实验室的灯光。

  他的实验室的灯光每天晚上都要亮到夜里11点,尽管他已经80多岁,但他实验室的灯光仍然每晚闪亮,这种精神感染了后辈、感染了学生、感染了电分析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每一个人。

  如果说一个人一天在实验室待到很晚,并不难,两天,也可以,但是一辈子这样,只有充满对科学的执著、充满对长春应化所的热爱才能做到。他每天就是三点一线——家、实验室、图书馆。

  汪先生的爱人是董绍俊,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这一对科研伉俪对科研的投入达到痴迷的程度。有一年春节大年三十,保安人员以为实验室里没人,就把实验大楼的楼门锁上,没想到汪先生、董先生都被锁在大楼里。最后打电话,保安人员打开大门,两位先生才回到家里。

  每天,我在长春应化所这里工作着,也感动着。这里的一草一木记载着一代又一代科学家献身祖国和科研忘我攀登和无私奉献;这里的一砖一石镌刻着长春应化所与祖国同进,与科学共进的艰辛历程和为国家所做出的历史性贡献。让我无比深情爱着她,无怨无悔地为她的创新发展尽自己微薄的力量。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