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长者风采 > 作品欣赏 > 散文
用爱织起了那梦幻般的雪域高原的思念
来源:院机关退休干部 王春   时间: 2016-12-16    字体大小[]

      20161213日中午,我先生从他师姐手中拿到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党委书记、原院机关人事教育局局长余翔林教授拍摄的摄影作品《追寻美的足迹——美的洗礼,心灵的震撼》 。我们吃过午饭后,碗也没洗,在饭桌上就翻阅起来。翻阅了足足一个半小时。接着,我的先生又接着看。他看完后,我们又开始了对这本影集的话题。我拿出此前他们夫妻送给我们的三本余翔林教授拍摄的影集,真是本本精彩,爱不释手。这系列《追寻美的足迹》中,我理解其中两本是专辑。2014830日出版的《追寻美的足迹——让美留在心中》“荷花摄影作品选集”和这本《追寻美的足迹——美的洗礼,心灵的震撼》 。这本专辑是余翔林教授古稀之年,跟随《走遍中国》、《西部风光》摄影俱乐部从2011年到2015年中的四次赴西藏采风摄影。 

      这本摄影作品是余翔林教授在2011年于3月和9月两次赴西藏,2014922日至1010日第三次去西藏,20151029日至1119日再次赴西藏的精选照片。从季节上看,他虽然是一次在春天,三次在秋天和初冬甚至是那里的冬天去西藏,但是,在摄影作品选集中已经反映了西藏特有的四季轮回的大美风光。因为那里是雪域高原,雪山上的积雪长年累月的覆盖着山顶。 

      张张图片吸引着我的眼球,跟随作者的足迹如探险一般看到广阔的藏北草原,海拔5000多米的唐古拉山口;来到挑战生命极限的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世界屋脊阿里;来到了海拔近5000米高的喜马拉雅山北麓珠穆朗玛峰的山脚下,入住在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藏传佛教寺庙5100米高的绒布寺接待站。作者在“代序”中说,“这里风很大,天气很冷,住宿简陋,以自带的方便米充饥。因为海拔高,大气缺氧,行动艰难,但我们仍然再前行八公里,到达海拔5200米高的珠峰大本营,坚持爬到大本营边挂满经幡的一座小山坡上。”看壮美的珠穆朗玛峰。201511月,他同采风的朋友乘坐越野车“沿着最具挑战性的察(隅)察(瓦龙)线前往怒江峡谷中的丙中洛,途中越过了三座海拔约5000米的雪山,穿过了悬崖陡壁的怒江峡谷,沿途拍摄了伯舒拉岭雪山、原始森林的绝美风光和红叶遍布的高山牧场。在海拔4700米高的雄楚拉山口,惊喜地遥望到梅里雪山的西坡群峰”。 

      西藏,是多少人梦寐以求想去了解并看望的神秘地方,又是多少人想去而去不了的地方。然而,过了“七十古来稀”之年的余翔林教授竟然克服了缺氧、寒冷、山高等多方面的困难,如探险一般的拍摄了众多的西藏风光,人文,地貌等奇特的照片,使我这个只在春天去过一次西藏,就喜欢上西藏的人,在我的心灵上、视觉上给了一次对西藏深处了解地深深补偿。这本摄影作品选集按地点和事件,共分十八个题目175頁,作品约170多幅。另有在艰难旅行中的作者与朋友在游览中的自身采风地留影照片四幅。这本摄影作品中有寺庙中的僧人写实照片七幅,念青唐古拉青稞丰收照片四幅,青藏铁路照片和藏北当雄青藏铁路大桥照片七幅以及众多的普通游客很难拍摄到的西藏深处的自然风光,高山大川等精美图片。最后有雪域高原藏族人像十二幅。 

      在这些精美的照片中,作者拍摄的“冈底斯山与珍珠湖”,在高海拔地区不生长植物的深秋黄色的色彩映衬下蓝晶晶,像一滴晶莹的蓝色宝石,又像一滴透明的蓝色的水滴,使整个画面生动,使那些静止的高山与石头立刻生命力四射。作品“玛旁雍措圣湖日出朝霞”,太阳刚刚从雪山上露出半个脸,而太阳的光芒已经普照高山和圣湖之上,一切都披上了金色的朝霞之光。山川的景色如此美妙都是因为有太阳的照耀。作品“普兰雪山晨曦”,则看到的是在温暖阳光沐浴下的普兰雪山已经失去了山的本色,变成了一座金黄色的金山。没有被阳光照耀的山的一面则出现深深的蓝靛色,晨光中,蓝色的雾在山腰中犹如宽宽的腰带,腰带的下面是发红的山的座基。普兰雪山的晨曦在浅蓝色的天空映衬下,一切是那么的安静与美好。看着这幅精美的图片,一个故事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使我想起我小的时候,我母亲给我讲述的兄弟两人去太阳金山寻找黄金的美妙故事。我母亲给我讲述的故事场景似乎就是这里,仙人告诉兄弟两人到西边的太阳山寻找黄金,并嘱咐兄弟两人,到太阳山后不能贪财,找到黄金并取到手里后,要在太阳没有落山前一定下山,否则,将会被冻死在那里。兄弟两人经多年跋涉,经过无数磨难终于来到太阳山。果然,山的阳面就是金山,在阳光照不到的山的阴面就是冰川。那个故事的弟弟虽然同时与哥哥找到了不太大的黄金块,可是太阳要下山了,而弟弟舍不得下山还要找更大的黄金块,此时太阳落山了,被冻死在了冰山。而哥哥带着很小的一块黄金回家后过上了有吃有穿的生活。我感到我在小的时候母亲讲给我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这里,这幅图片,似乎使我很熟悉又很陌生。 

      作品“从绒布寺看珠穆朗玛峰”,在天与连绵的绿、蓝、灰、白色山脉中,似乎在若隐若现的蓝色的云中竟然出现了一座神圣的山峰。这山峰以其独特的魅力巍然的屹立在地球上,仿佛是一座神圣的宫殿。无比的壮观,给我巨大的震撼。作品“喜马拉雅山脊海拔4500米的雪山湖泊”,使我看到了,在这样的高海拔山脉中,竟然隐藏着这么美丽的湖泊,水清如镜,白色的雪山山脉倒映湖中,如仙女下凡梳妆打扮。我惊叹大美西藏的秀丽山川。作品“错那县曲卓木高原温泉地貌”,那一圈一圈如黄龙盘旋而上的水盆,犹如水塔一般,不断地有山泉由上而下的流淌,形成了如金红色或金黄色的巨大蜡台,兜不住的蜡泪向下流淌着,在向世人诉说着它的千古经历。大自然的奇妙,能工巧匠也难雕刻的景美图案。我感到这是一条巨龙,是一条与九寨沟旁的黄龙不一样的金红色的巨龙。因为它隐藏得很深,极少被人发现。然而这条精美的黄龙,竟然被摄影师们的镜头捕捉到了,被余翔林教授拍摄了下来,使我们看到了。 

      作品中,精彩的图片太多了。在这里,我看到了高海拔地区“青稞丰收”的场景,收割青稞人们的快乐。看到了从甘南到拉萨去朝圣的虔诚的有信仰的藏族妇女,不怕三千里云和月,叩着等身长头礼,不辞辛苦的背着行囊走在朝圣的路上。这些美丽的妇女没有吃午饭,余翔林教授和他的朋友们将准备自己吃的饼都送给了她们。从她们的朴实真诚的微笑眼神中,看出了对这些摄影师的感谢。这些真实的摄影作品,再次的感动了我。 

      在这部作品中,我还看到山中上察隅僜人(藏族人的分支)村的房屋上的太阳能热水器,和屋前飘扬的祖国的五星红旗。使我仿佛再次来到西藏,看到这里的人们生活得很好。照片中的仲巴村的藏民家中的墙上还贴着毛泽东主席的画像。可见那里的人们是吃水不忘打井人,幸福不忘共产党。 

      在作品中,作者还拍摄了艰难的墨脱之旅,照片十余幅,从嘎隆拉雪山穿过海拔3700米的隧道开始,至行走在4700米的雄楚拉山口下的盘山公路,以及一面悬崖一面高山,汽车艰难的前进,艰难的会车等,这些照片实实在在地记录了作者和同行者拍摄旅途的艰难、危险和辛苦。尤其经过这些艰险行程后,他们到达察瓦龙,在察瓦龙的“驴友之家”的墙上,贴满了穿越者的笔迹。看到这,使我感到穿越者在这里找到了穿越后胜利的喜悦。可见,所有的穿越者都是感到行程的艰难。这幅照片上有个很大的蓝色“川藏骑兵”的贴,我觉得这些人,是真正的穿越西藏艰险的骑兵。这张照片是我最感兴趣的照片,加深了对穿越艰险的理解。 

      在这部作品的最后有作者的12幅“雪域高原藏族人像摄影”。每幅人像都十分的经典。有藏族美女,有虔诚的转经老人,朝拜归来的老人,还有可爱的孩子跟着妈妈转经等等。 

      这部作品从风光到人文,使我对西藏得到更加进一步的了解。在这部作品中还有作者与其同行者在海拔5200米处珠穆朗玛峰大本营看雄踞群峰之首的世界最高峰“世间最后秘境”的地方,作者与“驴友”的合影。虽然照片中的人精神焕发,但照片上的背景世人是绝无仅有,此照可堪称是世界上的精品。能在这里留影,作者与他的同伴也真是成了地道的驴友。作者在雪域高原的骑马留影更是十分的震撼与精彩,因为那是七旬老人在雪山路上的马背上摄影采风。 

      通过欣赏这部作品,使我感到作者对摄影的热爱和对祖国对家的热爱。余翔林教授1940年生于四川,祖籍江苏江阴。他退休后,选择了学习摄影。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这条摄影的道路上获得了成功。得到了回报。《中国科学报》曾多次整版的发表他的赴西藏、广西及内蒙古呼伦贝尔等多地的摄影作品。在中国科学院网,迪派网、《科苑金秋》等院内外媒体上,发表过众多作品。他在拍摄实践中感悟自然,沐浴人文,陶冶性情,不断追寻美的足迹。当他登上珠穆朗玛峰大本营的一个山头,回想起不能同来,但非常支持他的妻子邝平先,他含着热泪在激情中写下了《雪域高原的思念》诗歌。诗中说: 

      …… 

      那质朴无华、善良聪慧的老伴, 

      也一定在千里之遥和我一起分享这心灵的感悟、 

      灵魂的震撼! 

      穿越时空,两心相印, 

      用爱织起了那梦幻般的雪域高原的思念。 

      余翔林教授与夫人邝平先的爱,编织起了他们“梦幻般的雪域高原的思念”。使梦幻变成了美好的现实。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