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骨坏死爬黄山——意念的胜利

来源:李自淳 时间:2017-08-25 字体大小:[ ]

  我今年74岁了,我右大腿的髋关节和膝关节酸痛已有6年之久,严重时行走不能超过100米。2014年经过核磁共振检查,确诊为“股骨坏死”,西医说唯一的治疗方案是“置换人工关节”,中医的方案是“服药活血,逐步恢复”,要我对关节“节约使用,拐杖减荷”。我选择了中医方案,但没用拐杖。

  女儿给我买了一台电子中药锅,可以自动控制温度和报警出药,操作较方便,我就长期服用自煎的汤药。正好安徽中医一院的朱主任每周到我单位医院出诊,我就每周去就诊,坚持不换医生。朱主任说我的病是缺血性坏死,可以用活血化瘀来恢复,但进度很慢,要长期坚持,还要适当活动锻炼功能。我就跟定朱主任,每周找他调整药方,同时自己坚持打太极拳。一年多下来,吃了200来帖中药,感到关节有较大好转。

  我儿子是中科院合肥研究院小学和中学毕业生,后来保送到清华大学,毕业后自费到美国留学和工作有20年了,已经在美国成家立业,44岁了还没上过黄山。最近他回国参加我母100岁寿辰,同时看望我们父母,我就想陪他一起爬黄山。一来是对他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二来也想试试我的股骨关节功能恢复情况。我把这个想法对儿子说了,他很支持,但要我慎重,不能在山上出危险。我就在科学家园的住家做爬山试验,我不坐电梯,从楼梯爬上15层高楼回家,爬了几次感到不费劲,同时和爱子共游黄山的强烈意念使我劲头大增,决定实施这次行动。我做了周密的准备,安排3天的游程,准备和儿子把黄山爬个遍。

  但是黄山气候多变,上山后前两天阳光灿烂,预告第3天就有大雨,我们立即修改方案,把3天的游程压缩到2天完成,但不减少内容,这就加大了我们的体力消耗强度。虽然黄山有缆车上下山,但到了山上,还有许多台阶上下。特别从天海到光明顶那一段台阶,我们共爬了两次。每次的高程约300多米,斜线距离约500米,中间除了坐在地下,没有可休息的地方。还有新开放的西海大峡谷,垂直高程约有1000米,非常陡峭。虽然有缆车,但为了欣赏美景,我们选择了步行下谷。我们预定的住宿点在黄山顶的电视发射台,就在电视铁塔的边上,海拔1800多米高,我们去时太阳已下山,我们掏出手电筒爬高赶路,终于在临近天黑时赶到了住处,非常惊险。

  为了记录我们爬过的高度和走过的路程,儿子戴了块智能手表,可以自动记录高度和路程等数据,虽然不太精确,但还可供参考。整理汇总数据如下:第一天53日上午9点多钟,从玉屏楼缆车站出发上山,到下午7点多钟,到达安徽电视台黄山发射站住宿点,共10小时;第二天早上7点多钟从住宿点出发,到下午4.点多到达西海太平索道缆车站下山,共9小时。两天揹包负重步行19小时(含中间休息、午餐、观景拍照等时间),总共累计爬高1136米,下坡1217米,步行路程23.91公里(已扣除我没去的天都峰等数据)。

  第三天果然下了大雨还打雷,我们因为提前下山了,所以没有淋到雨,还到温泉去美美地泡了一天浴。当晚雨停了,我们就坐火车卧铺回家了。

  回到上海家里没有累“瘫倒”,除了肌肉有点酸外,关节都正常。我次日还带了几十斤重的、给孙子新买的手风琴到金陵东路专卖店里去调簧片,来回都没打出租车。再次日就把儿子和调好的手风琴送上去美国的飞机回家了。

  这次黄山之行是对我全身器官,特别是心脏、肺脏、骨骼、关节、肌肉和意志毅力的全面考验。黄山上很少看到像我这样70多岁的老头,不少年轻人看见我都竖起大拇指,说他们都累得吃不消,看我脸不改色气不喘,真是佩服!第二天午后,我们从西海大峡谷出来,吃过午饭已经快3点钟了,要从天海爬到光明顶,经过飞来石赶到西海太平索道缆车站下山。最后一班缆车是下午5点开,如果赶不上那班缆车就要在山上再住一晚,费用高不说,次日还有大雨。我们决定快走,中间有500米的连续爬高,还有3公里的高低路程,时间非常紧张。儿子怕我吃不消,想叫轿子抬我上坡,开价200元不还价,儿子还同意加价,但轿夫说领导不允许私自接客。我就自己爬了,爬到一半有轿夫下来说给100元抬我上去,我看都快到了,就谢绝了。最后我和儿子连跑带爬,4点多几分就赶到缆车站了。可见意念引发的潜力有多么大!

  下面请看我们在黄山拍的部分照片。更多精彩高清照片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s/blog_a5b6418c0102waoy.html

  

  

  

  

  

  

打印】【关闭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