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首上黄山

来源:合肥研究院李自淳 时间:2017-08-28 字体大小:[ ]

  最近报道我和爱子5月初同游黄山,引起了朋友的兴趣,这是我第7次上黄山了。但40年前我陪父亲首次上黄山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说出来给大家听听。

  那是1976年秋天,我34岁,父亲64岁。当时正值文革后期,不能提及“旅游”二字。因为“游山玩水”被视为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是“不革命”的象征,是要挨批判的。那时到北京等地旅游连火车票都不给买,一定要单位开介绍信证明是去工作或探亲才行。我那时在皖北蒙城县电厂工作,和蒙城县水文站合作研制了《76—1型自动测流数控仪》,在全省率先搞成了“缆道测流”新技术。《安徽日报》和《无线电》刊物都作了报道。各地水文站闻信纷纷前来学习取经。为了在全省推广这项先进技术,安徽省水文总站在黄山召开了新技术展示交流会,我作为特邀代表到会上作介绍。

  当时我父亲已经退休,十分喜欢旅游,但单人无伴无从下手。听说我到黄山开会,就兴冲冲从上海赶来,要我陪他上山旅游。会议中途是安排了3天上山旅游,但因为当时交通不便,父亲从上海一时赶不过来,我为等候父亲就没有随大家一起上山。等父亲到了,我再请假单独陪父亲上山。第一天上午会议上还有事,等我忙完已经到中午。我们吃过午饭立即上山。那时的黄山不收门票,也无缆车,山上只有玉屏楼和北海两个住宿点,路标和安全护栏都很少,游客也不多。我们开会是在山下温泉的黄山宾馆。我和父亲午后从温泉出发,步行上山,花了4个多小时,傍晚爬到玉屏楼住下。那时的玉屏楼宾馆就是现在的餐馆,为两层小楼,没电没水。我和父亲住两人间,每人每天只给一瓶开水,连喝带洗都在里面。早上洗漱到屋外的水池边用水。楼里没卫生间,晚上小便要摸黑到很远的茅厕去,又冷又黑又害怕。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却下起了大雨。为数不多的旅客都不能走了,大家望着雨心焦无奈。好不容易熬到中午雨小了点,大家沉不住气都走了。我们父子两人单行,经过百步云梯和鳌鱼峰、光明顶向北海进发。上身穿了塑料雨披,下身和鞋子全湿了。只顾赶路,也顾不上看景了。傍晚赶到北海宾馆住下,把湿透的裤子鞋袜全脱下晾着。第三天雨过天晴,特别美丽,正好赏景,可惜我们的会议就在那天结束,水文站同志交代一定要赶下山办理退房取走行李。那时又没电话联系,只有按约定下山。我们就抓紧上午半天看了清凉台日出,游了北海、西海,看了猴子观海、飞来石、始信峰、梦笔生花等,吃过午饭就赶紧步行下山。从后山下去,路上就我和父亲两人,风景特美,但顾不得细看和拍照,3个多小时就下到云谷寺了。却没汽车,还是步行,走了2个多小时,赶到温泉黄山宾馆天都黑了。水文站同志给我们安排了最后的晚餐,次日就全部撤离黄山了。

  那时的120相机,一卷胶卷只能拍12张照片,只有豆腐干那么大,还拍坏了一张,最后只保留了11张珍贵的老照片。

  从黄山上下来,就听到了“四人帮”被粉碎的好消息,真是大快人心,从此开始了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新时代。随着旅游业的大发展,黄山的面貌也日新月异,越来越美了。

  下面请看部分珍贵的老照片。更多精彩照片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s/blog_a5b6418c0102wbfk.html

     

  

  

  

  

  

打印】【关闭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