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大雪回家录

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翟军 时间:2018-02-28 字体大小:[ ]

   今冬漫天飞舞的雪花飘然而至,合肥大地在经过一夜的大暴雪后已经换上了洁白的银装,望着窗外那白雪皑皑如此绚丽的雪景,霎时唤起了我对往事的追忆。

    记得那还是1984年腊月十六,学校已经开始放寒假了,我提前几天就买好回家的火车票,时间是上午10:08分开车,早上起床后,看到窗外那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心中顿感不安起来,赶紧洗漱后就直奔学校食堂吃饭,在去食堂途中我才真正感到担心起来,因为雪太深了约有40公分,这么深的雪公交车还能正常行驶吗?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草草吃过饭回到宿舍,不敢耽搁背起行囊就直奔1路公交车站,当年也只有这1路车停靠学校,我住在银行干校集体宿舍(现在的北区)短短的200多米路程竟然用了10多分钟。此时在公交车站等候的已经人很多,基本上是学生和教职员工探亲的,大家都眼巴巴地期待着公交车的到来,然而在等候20分钟过后,便失去的了耐心,因为根本就看不到公交车的身影,为了能按时赶上回家的火车,大家在议论和揣测中不再抱有希望了,于是纷纷踏上步行火车站的“队伍”中,在一路艰难的奔波中队伍越来越“壮大”,而路上看到的公交车穿戴防滑链如老牛拉车式小心慢慢行驶着,大家一路上相互鼓励着朝着当时的老火车站“步履蹒跚”的走着,尽管当时严寒交加天空还飘着雪花,但行走的人们肩扛手提行李却是“满头大汗”,火车站距离学校直线距离也就7km左右,走到火车站却耗时2个半小时多,看着手表上的指针已经到了开车时间,心里非常着急,庆幸的是车站广播正在播报,由于雪大铁路受阻火车晚点,什么时候火车到、何时开车不能确定无法预告。当年的老火车站很小,滞留的旅客很多非常拥挤,候车室里没有暖气,大家的面部表情显露出焦急、疲惫、无奈……,看得出每个人那种归心似箭回家过年的迫切心情,在苦苦等待了5小时过后,15:30分终于等到由阜阳南下的火车,虽然肚子有点饿,但想着如果正常行驶2000左右就到家了忍着吧,再说火车上也没有什么可以充饥的,然而没有想到的是火车开到巢湖后被告知,由于雪大铁路被雪覆盖受阻,前方正在抢修铲雪,为了安全起见火车暂停行驶,何时开行等候通知,这下可苦了短途旅行的乘客了,因为路途短基本上都没有备“干粮”,然而感动的场面出现了,车厢里长途旅客纷纷拿出自家烙的饼、食品热情递给左右邻座的旅客,考虑到长途旅客还有很长路程,大家纷纷谢绝好意。在漫长的等待中火车终于在2109分又缓缓开动了,到达裕溪口车站后,好在过江轮渡特意安排等候,这趟因暴雪而晚点乘客摆渡到芜湖市(那时还没有过江铁路大桥),到达市区8号码头已经是凌晨0030,公交车早就没有了,加之当时通讯滞后,无法与家人取得联系,于是咬着牙忍着饥饿背上行囊开始艰难的步行朝家的方向走去,到家后已是凌晨2点多了,敲开家门望着年迈的爸爸,妈妈还一直在守候等着我回家时,我的眼睛湿润了……妈妈忙着下厨房给我打蛋下面,端着妈妈递来的热腾腾面条我狼吞虎咽吃了起来,饱餐后我便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妻子也由于我迟迟没能到家也在焦急地等着我,心里暖暖的,瞧着正在熟睡中的女儿,我亲吻了女儿额头,女儿醒了咧着小嘴笑着,好像说爸爸你终于到家了……

 

 

打印】【关闭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