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的美味酸菜

来源:院机关 王春 时间:2018-11-28 字体大小:[ ]

四十年前,黑龙江北部,一到秋天,就到了冬储大白菜的时候。今年,北京这里已经十一月份了,也到了冬储大白菜的时候。我到超市去买大白菜,超市里的大白菜很便宜,贰角九分一斤,还非常干净,没有老帮,每棵菜都菜心紧抱。想起四十年前,我在克东县结婚安家后,一到国庆节前后,家家要冬储煤炭(有的人家甚至买一吨,存放在院中过冬),冬储土豆、萝卜和大白菜等蔬菜,一买就是五百斤以上。那时的白菜8厘钱一斤,土豆5分钱一斤。在房间的地上挖个洞将土豆萝卜埋在土里,然后将地面用木板铺平。而大白菜则要放在外面的院子里晾晒,直到将白菜晒蔫儿。然后腌一大水缸的酸菜,这些菜要吃到第二年新鲜的蔬菜下来。所以酸菜,成了我家冬天餐桌上的主要蔬菜。

那个时候,我家腌酸菜至少要腌二百斤(在那里也有更多的人将腌酸菜叫渍菜),不足四十棵,那时候的白菜大帮多,菜很小。将白菜晾晒后,收拾干净,在滚热的开水锅里烫好后,在桌子上一棵棵地码好,待白菜凉透,一层一层的码在一个干净的水缸里,将缸装满后压上一块大石头,三天后,在缸里注入开水。三十天,酸菜满月后,看看酸菜缸里的酸菜都发酵得很好,酸酸的味道浸入了每一片白菜。过春节的时候,捞出几颗酸菜,菜帮在年三十做酸菜肉馅的饺子,有的饺子馅中还放上一分或二分的硬币专门迎接财神。准备年夜饭时,把菜心用来做酸菜汆白肉,虽然几片白肉,这肉汤也鲜美无比;还有酸菜粉条肉丝(餐馆的菜名叫渍菜粉)、酸菜干豆腐丝加一点点肉丝的炒菜、酸菜炒土豆丝等,味道格外鲜美。还有腌的蒜茄子、辣椒豆角等。餐桌上多是腌制发酵的蔬菜,新鲜菜就是地窖中的土豆和大白菜。这餐桌上的年夜饭菜肴也不多,简直就是酸菜宴。更好吃的还有,腊月里烙酸菜馅的馅肉饼,酸菜馅的菜包子等等。由于酸菜吃多了,当时也时常出现胃酸多,胃里不舒服的毛病。那时,我家从来不去餐馆吃饭,因为在饭店吃饭太贵了。

从那时起,酸菜成了我家的传统美食。

1994年末,因为工作需要,我和我先生同时调到北京工作。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新鲜的蔬菜越来越多,绿色大棚越来越多,我家也都吃上新鲜蔬菜了。但是酸菜,我家还在吃。一是市场有售卖的,二是,我的朋友送给我一个腌咸菜的小坛子,我就用来腌酸菜。这个小坛子很小,虽然只能腌菜心饱满的四棵白菜,但已经足够给我家人解馋了。我将在家中阳台晒蔫儿的白菜洗好后切城两半,放在坛子中,边放菜边放入在超市买的腌菜的盐粒,然后放入小石头压上,三天后放入开水。一个月后就可以吃上美味的酸菜肉馅饼、酸菜汆白肉、酸菜炒粉条肉丝了。不过,年夜饭就不再是这些菜了,最多是炒酸菜肉丝。年夜饭的饺子馅也都是韭菜、芹菜等新鲜蔬菜。或者不包饺子,而是到超市买成品的冻饺子了。现在,发酵的菜在我家吃得很少,吃新鲜的蔬菜多,蔬菜的花样多,所以身体上也不会再有胃酸多的毛病了。

今年夏天,我和先生回到青年时期下乡插队和工作过的黑龙江北部小县,看到那里,不但蔬菜大棚很多,而且,小镇上的餐馆也很多,人们在餐馆吃饭已是常事。尤其在那里看不到人们住泥草房的了,更多的人家住上了楼房,也不用冬储煤炭了。在这个昔日贫困的小县城里,人们的日子越来越好。

改革开放四十年,我家的餐桌菜肴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做饭的时间也明显减少,在外边饭店吃饭的时候比以前也增多。孩子们在家有时还点外卖送到家中。现在,有更多的家庭年夜饭都定在外边餐馆了。腌酸菜使我不忘四十年前的苦日子,吃新鲜蔬菜让我感受今天生活的幸福。

打印】【关闭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