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往事

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翟军 时间:2018-12-26 字体大小:[ ]

人到了岁数总爱回忆往事,记得我第一次乘坐火车长途旅行,那还是19657月去上海舅舅家。

20世纪60年代的火车是绿车皮,没有现在的动车、高铁快捷便利,由芜湖开往上海客运火车也仅此一列,而且是慢车,没有卧铺和餐车,这样的火车是中国铁路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中国旅客列车最具代表性的。

当时的火车上条件艰苦,不单是蒸汽机车头烧煤冒出呼呼的黑烟,每节车厢里还有烧热水的小煤炉,炉子旁边堆放着煤炭。煤烧起来车厢里都是烟雾和煤灰,乘客的头上脸上也都灰蒙蒙的。夏天的时候车窗户总是打开的,车头发出的蒸汽轰鸣声和车轮铁轨摩擦发出的“咔哒”声混杂在一起,在火车上很难睡得着。

我乘坐的这趟列车车厢里挤满了赶路的人,车厢里犹如蒸笼般热的难熬,闷热的夏天在没有电风扇的情况下,弥漫着汗臭味。整个车厢通道上人满为患,此时要想如厕的话,那可真是一件痛苦的事了,望着通道上的人,短短十几米的路程要费“老鼻子”劲了,大家基本上都憋着,只要看到乘务员推车经过,就像看见了救星,那后面会很快排上“长长”的队伍……下午4点多上车,第二天上午9点多才到达,在火车上足足颠簸了17个小时。

买到客运火车票算是幸运的了,如果没有买到客运火车票,那只能乘坐黑色车皮的闷罐车了,这样的加班火车更是简陋,没有车窗不通风,也没有厕所,只是在车厢拐角处用草席围着,里面摆放一个木制尿桶,整节车厢里仅靠敞开着车厢拉门,拉门两头用铁链锁着才得以通风,而且这样的火车没有一个准点,我在工作后(20世纪70年代中下期)还坐过。

买卧铺票那更是件痛苦的经历,20世纪70年代中期去北京学习,系里共有7名同志一同前往,这么远的路程,大家都希望能买张卧铺票,然而就这样简单的愿望我们却为此付出了“昂贵”的代价,从中午饭后开始排队,直到第二天早晨买票,我和6位同事轮流排队才买到(每人限买2张卧铺票)。

火车的条件发生变化最大的时候,要从上世纪80年代说起,呼呼冒黑烟的蒸汽机车头被相对清洁环保的内燃气机车取代,车厢也干净舒适了很多,增加了餐车、洗漱间,乘务人员也开始提供更多的服务。改革开放40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技术的变迁,火车上的条件得到飞速发展和改善,从动车到高铁,旅途时间大大缩短,交通工具成为现代文明发展的“见证者”。人们也在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快捷带来的舒适和便利。

如今,买卧铺票再也不是可望不可求的事了,不管去哪里,只要在家里手机上轻轻点击就能买到你想要的火车票,这几年来每年我和老伴都带着外孙女出去旅游,每次我都在家里把要去的旅游地车票订好,计划好行程后再把所有票取出,避免了每到一处排队取票的后顾之忧,我们这一辈呀真是赶上了好时代,这都是国家繁荣昌盛、发生巨变带来的幸福感!

打印】【关闭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