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别重访核电站

来源:合肥研究院 李自淳 时间:2019-01-10 字体大小:[ ]

30年前的1988年,我第一次来到我国大陆第一座自主建设的核电站——浙江海盐秦山核电站工地。当时国家正值十年动乱之后、改革开放初期,科技和工业的基础很差,建设第一座核电站的困难问题非常多。其中有一项发电机的灭磁和过电压保护装置,可靠性太差。安装同类发电机的安徽淮南洛河火电厂,该装置在几年内发生了10次爆炸事故,每次都被迫停机,核电站的同志深感焦虑不安。

当时我们中科院合肥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的科研成果——换流熔丝和氧化锌压敏电阻用于大型同步发电机灭磁和过电压保护,在吉林白山水电站300MW的水轮发电机上试用获得成功,通过了中科院组织的专家鉴定,获得中科院科技进步二等奖。所里专门成立了电器设备厂,从事科技成果推广应用及产业化工作,我被任命为总工程师。

我应邀来到秦山核电站,在当时国内最大的一号机——310MW汽轮发电机上设计安装了我们最新研制的MB11型氧化锌灭磁和过电压保护装置。该装置先在同样的洛河电厂一号发电机上试运行一年,全部正常,通过省级鉴定并获得安徽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后来该装置于19911215日首次在秦山核电站一号机上安装试验成功并网发电。后来再经过两次升级改造,一直运行到2018年,因为发电机升级增容改造,变换励磁方式才被撤换,零故障安全可靠运行了26年多。负责一号机检修的钱厚军处长说,要不是发电机改变励磁方式,该装置再安全运行十年都没问题。

我们还给秦山核电站做了许多技改项目,提供一系列特殊的非标产品,使用都非常安全可靠,深得核电站同志的好评。在1988年到2008年这20年间,我因工作来往秦山核电站不少于18次,和那里的朋友建立了经久难忘的深情厚谊。

2008年以后,因为我退休多年,原工作的科聚公司也因故关闭,所以就没再去秦山核电站。分别了10年,但和那里的老朋友们仍保持技术上的密切往来。

我把这20年在秦山核电站的工作和情况写成博文发表在自己的博客上(请点击http://blog.sina.com.cn/s/blog_a5b6418c0101gwxx.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5b6418c0101h0af.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5b6418c0102xez4.html)。但是由于保密的原因,一直没有被所里公开发表,因此所里大部分同志对此不了解。

2018年是我们等离子体所成立40周年大庆,所里举办了一系列的纪念活动,其中有一项“忆所史、讲传统系列报告会”,我有幸被邀参加(详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a5b6418c0102xc2i.html)。我在会上做了《鏖战核电站》和《解密核电站》两个姊妹篇报告,详细汇报了我们在秦山核电站的工作及秦山核电站的原理和情况,引起了大家极大的兴趣。因为我们所成立了40周年,一直致力于研究人类最终的清洁能源——受控核聚变能源。但就是全世界研究了50多年,包括目前最大的国际合作项目ITER,也都还不能建立聚变核电站发电上网。所以所内大部分同志对核电站非常生疏好奇。现在我国对清洁能源的投入大幅上升,中国要走到世界的前列,科技部下达了CFETR(中国聚变工程实验堆)课题项目,规模宏大,准备在我国建立世界上第一个聚变核电站。

整个项目分为几个功能小组,我所副所长傅鹏负责的小组成员除了我所外,还有585所、九院、中科大和华中理工大学等兄弟单位共约35人,正准备开会,重点研究设计建立聚变反应堆及核电站的许多具体问题。听到我们和秦山核电站的关系这么密切,就想把上述会议放到海盐去开,可以到秦山核电站和它建立的全国最大的核电科技馆参观学习,更具体、更详细地了解当前已经成熟运行的裂变核电站,以作为我们设计未来聚变核电站的参考。

我做上述报告后的第二天,傅鹏所长就来电话,要我立即联系秦山核电站参观访问。我马上给几个多年的老朋友发邮件,对方立即回复,热情欢迎,全力配合。但具体安排还有许多细节要讨论,光靠电话和邮件联络不能解决问题,因此傅鹏副所长和我、张丽君一行三人于2018820日赶赴秦山。由于所长公务繁忙,次日还有重要工作约会,决定当天来回,所以时间很紧(详情可点击http://blog.sina.com.cn/s/blog_a5b6418c0102xlps.html,参见博文《一日千里访秦山》)。

这次短访非常成功,双方进行了充分交流,安排好了下面“大部队”参观访问的一切细节,并决定910日至13日到海盐召开全国性的“《CFETR装置辅助系统设计》初步设计提纲、调研阶段性评审会”。消息传出,等离子体所的年轻人踊跃争相报名参加。原来计划全国才35人,结果据梁向阳说,光本所二室报名的就超过了60人。由于车辆经费等条件限制,最后压缩到全国60来人,包括中科大的万元熙和李建刚两位院士。从合肥出发开一大一小两辆客车,到海盐又租了一辆大面包车,才满足了要求。

这次到秦山核电站开会收获很大,核电公司对我们的工作非常支持:第一,11日上午本来核电科技馆是闭馆休整的,为我们特地安排参观专场,只对我们开放,没有其他旅客。有专门的讲解员和电厂专业人员杨工等做详细介绍。第二,给我们全体60多人申请了VIP贵宾免检待遇。因为核电站的门卫制度非常严格,我和傅鹏所长820日初访时,仅4个人进入厂区大门就花了约20分钟,因为每人都要填表、拍照、登记、打单、审查、安检。而11日我们60多人要进入的话,将要折腾老半天。但享受贵宾免检待遇便可直接进入,节约了大量时间。第三,中午在厂区内安排我们全体免费就餐,开专门的漂亮大餐厅提供丰盛的自助餐。第四,下午安排领导接见和详细介绍。主讲的专家陈华喜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准备PPT。还专门找来各专业的专家和我们交流,解答各类问题。第五,当天还安排我们参观了2个模拟控制的主控室和600MW机组的主机房。

11日,我们在秦山核电科技馆和核电站内参观访问了一整天,内容丰富,满载而归。

12日我们开会,特邀他们核电公司的科技处长周拯晔正研高工做我们的评审专家。他非常高兴,对我们的CFETR项目非常感兴趣,在会上给我们提了不少有益的指导意见。中午吃饭时他特地与我坐一起,主动介绍许多情况。饭后即兴和万元熙院士及毕延芳研究员座谈,我陪同参加,大约谈了半小时。除了介绍情况外,周处长还说了几点意见:第一,欢迎我们的CFETR聚变核电站座落到秦山附近,他们会尽力帮助,现在有一块2000亩的空地在海边,如不够还可填海造地。第二,他们有经费和土地等条件,想在海盐建高校,请我们帮助及合作。第三,海盐城里的核电科技馆是他们出资2亿元建的,全国最大,条件很好,但还缺少聚变核电的内容,希望我们提供帮助增加这方面资料。第四,他本人是负责核电公司科技工作的,愿意参加我们的CFETR项目工作,可提供很多帮助。万元熙院士代表我们聚变界对周处长表示衷心感谢。这次核能聚变裂变聚首秦山核电实属天赐良机,科学家正在稳妥地向人类清洁能源的终极解决目标勇猛推进。

13日上午散会了,但下午才离开海盐,给大家半天的自由活动时间。我立即联系了老朋友余前军,他现在是负责方家山百万机组的检修二处副处长。因为820日我们短访和这次开会的前几天他都出差不在海盐,12日傍晚才回来,差点见不上,我特别想念他。这下总算见面了,他亲自开车把我接到厂里,老朋友10年未见,久别重逢分外高兴。他还亲自带我去看了发电机房和主控室。发电机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级别的“百万机组”,1080MW4极每分钟1500转的同步汽轮发电机,比常规的3000转机组震动和噪音都大大减小,体积也比我想象得小。主控室和我们11日参观的两个模拟主控室都不同,是目前国际上先进的DCS数字控制的真实运行主控室。特点是小巧紧凑,高度自动,没有光字牌、显示仪表、指示灯和操控按钮、把手等。全部由液晶屏显示和鼠标键盘操作代替,所以墙面和台面布置简洁紧凑,操控简捷高效。

我是学热能动力搞火电出身的,看过许多火电机组,但过去最大只看到60万千瓦级的运行机组。这次看到了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百万千瓦级”运行机组,大开眼界,极度满足。这次秦山核电的久别重访,学到了不少东西,见到了久违的老朋友,又亲自参加到中国聚变核电CFETR新课题的活动之中,尽了自己的一点微薄余力,真值得永久留念。

经余前军处长推荐和联系,我们的会议安排在秦山核电站附近的南北湖景区“湖光山居”度假酒店内,给我们提供了良好舒适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我每天清晨起早外出拍照,留下一点摄影作品,可算锦上添花(详见点击http://blog.sina.com.cn/s/blog_a5b6418c0102y8xc.html)。

 

 

打印】【关闭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