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遇与机会——写给刚进入科学队伍的年轻人——

来源:许志宏 时间:2019-01-23 字体大小:[ ]

我一生的几次重大机遇

我毕业于1952年天津南开大学化工系。后来又有机会,成为叶渚沛的研究生。一生曾经有过五次,对全国重工业、能源工业了解的机会。第一次是1955年夏天5--7月,随同帮助中国科学发展规划的苏联科学院代表团做记录员;第二(1979)、三(1980)、四(1981)次是,随同方毅副总理(兼中科院院长),作为随行员;第五次(~1995)是参与冶金部陆达副部长巡视的随员。这五次机会,使我有幸对国家的许多化工、能源、冶金产业,有点了解。

机会总是会有的

在我生平中,印象最深的领导人有三位:一位是我的老师叶渚沛院士;一位是化工部总师陈冠荣院士;一位是冶金部陆达副部长。

我的老师叶渚沛,早年留学美国。物理化学的科学功底,非常扎实。关于它的许多事迹, 过程工程所已有一部专著。这里不再赘述。

下面拟再补充一些,我所了解的,至今一些尚不为人知的一些事情。

**我的老师叶渚沛院士。国内专家大都认可,是叶渚沛院士在我国提倡和建立“氧气炼钢”, 代替全国都在盖大平炉的第一人。我们研究所,氧气炼钢是从实验室小实验做起的。一步一步地放大(303001500公斤)。最后,经过聂荣臻元帅批准2400万元,在首钢,建成了完全我国自己发展的工业“氧气炼钢”过程。在首钢,我们还为我国自己,培养出第一批全国氧气炼钢的劳模。不久许多“大平炉”,虽在我国许多地方盖起来,但是一直不能达产,最后全部下马。大平炉的投资,都变为地方银行的坏账。.

为此,聂帅对他这位专家的建议和远见卓识,具有很高的信任度。所以在1966年左右,根据我们所在首钢的17.5立方米高炉的优秀实验结果,又批准他在昆明建立一座350立方米的“三高”、“矮胖”的实验性的工业高炉。任务已经正式下达到我们研究所(当时称”化工冶金研究所”)。半年以后,文革开始了,它也自然地停止了。

一些研究部门的专家对“三高”中的“高蒸汽”是有争议的。因为它可能会使焦比升高。但是我的老师不与他们进行争辩。他对内部讲,富氧的程度应该是弹性可变的,如果将来我国大型氧气机生产问题解决了,它也许它可能升级到“全氧矮胖高炉”。当高炉实现全氧炼铁时,它就会需要高蒸汽作为调温剂,来平衡反应温度,使风口段的温度保持在18002000°C之间。现在是“一吨铁一吨炼焦煤”;但理论上也许有可能成为“一吨铁半吨普通煤”。其副产品,就变成CO+H2合成气。

他早在1963年,它就开始对计算机在过程工程中的应用,开始了考虑。开始引进多学科的人才,如:计算机、物理、力学、数学、生物等方面的大学生。他一直设想, 如何为祖国过程工程科学的创新,走出一条新路。

**再一位就是化工部的总师陈冠荣院士。他早期就与中科院合作,支持设计院与大连化物所实验室合作,设计了中国第一个“聚丁二烯”合成橡胶厂。在改革开放初期,在制定“八五”计划时,那时,叶渚沛所长已经过世了。我国正在申请加入WTO。当时我国除了侯德榜先生的制碱流程外,我国化工、重工和能源工业,技术上,几乎都是空白。要建一个厂,需要先花钱到国外去买全套专利、设备、外国专家。文革晚期,化工部刚刚把陈冠荣院士总工程师,从“五七干校”养猪劳改厂中,解放出来。具有学术远见的陈冠荣院士,认为我国要突破新药物产品研制专利的束缚一关,要学会利用计算机软件,先从化学结构软件上,自己也能提出,一批批新的合成药物(就是计算机化学分子设计)。在国家“八五”科研规划时,他不怕担风险,就力主将这个任务,交给科学院,我们研究所负责。这样,八五期间,我们就能招收一批刚毕业的化学、化工的学子,在老同志周家驹同志的带领下,承接了任务。同时,一级化学、化工两个学会的带头人,也主动提出,建立“计算机化学”、“计算机化工”两个二级学科组。我们一批没有见过计算机的人,都在自己开始学习计算机软件编程语言。起步时利用一些国外的计算机商业软件,探索开发新的化学药物的合成之路。开始时,我们需要利用中科院的计算机,常常半夜里来排队, 到深夜时才有“上机”的时间。我们利用国外一些学术性软件,计算出一批、一批的具有活性的化合物, 并向下游具体合成团队,提出多种可能的“新分子结构”。当时还帮助高等院校,开办学习班使用自己编制的软件。后来,很可惜科学院内也在实行“经济第一”的政策。不久,科学院支持的“计算机化学开放实验室”被院领导撤销了。后来,化工部总师陈冠荣同志去世时,所里要我代表我们研究所,去参加陈冠荣同志遗体告别会议时,我对于他在科学上的远见卓识,确有愧疚之感。相信会有一天,我们的后人,会有人再度认识计算机软件的科学基础,可以帮助我们新的化学分子设计。那时它的经济效益前景,将会重现辉煌。

**第三位老师是冶金部陆达副部长。他曾是我国抗战时太行山上,黄崖洞兵工厂的总师。在我生平中的第五次参加全国重工业巡查时,就是与他随行。他在世时,巡视各个大钢厂,到处宣传利用计算机控制和管理工厂的重要性。例如在宝钢,他支持建立了各种钢材数据库,并使之透明化。从那以后,管理仓库的岗位,就不再是“肥缺”了。后来,在他过世前,在呼吸机上,约我和胥昌第(冶金部科研司长)两人去医院,最后,从口型上,似乎在表示它常说的三句话:“冶金需要改革!”、“技术需要进步!”、“同志们要继续努力下去!”。他对我国在冶金工业中的因陋就简,高能耗、高污染、产品质量管理不严、无序竞争,最高级的炼焦煤资源不足等,深感忧虑。他也与我的老师叶渚沛一样,认识到我国需要尽快采用氧气炼铁。他让我负责起草,打报告给朱镕基总理,从国外引进COREX(氧气炼铁)一条生产线。总理批准了。但引进后,人们并未认识到”全氧炼铁”方向对我国的重要性、革命性、科学性。后来,宝钢的领导,将之处理下放到新疆“八一厂”去了。至今尚无人正式提出,如果利用起来,建起合成气网络,它也将是我国今后铲除冶金工业雾霾的一个主力军,将是我国在能源工业上的一个最大的贡献。在国际上实现技术的“弯道超车”。

3

打印】【关闭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