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行

来源:大连化物所 杨兰娜 时间:2019-03-21 字体大小:[ ]

  世界的尽头南极,是远离大陆、人类尚未染指的最后一片净土。它四周环海,孤零零地在印度洋、大西洋、太平洋的环绕之中。

  年终岁尾是南极的夏季,也是登陆南极最好的季节。两个年近古稀的老太,相约从大连出发,一路向南,穿越南美,边走边玩,最终从阿根廷最南端的城市乌斯怀亚登上“午夜阳光号”游船,穿过世界最危险、让所有人谈之色变的德雷克海峡,再一直向南。

  游船一路行驶,穿越冰雪世界的长廊。移动的美景,像一幅幅慢慢展开的画卷。平均厚度为2600(最厚处达4000多米)的冰盖,形态各异的冰山,姿态万千、越来越密集的浮冰,扑面而来又渐渐离我远去,令我目不暇接。不知不觉当中,我们已经完全被包围在银装素裹的世界里了。巍峨冰山,皑皑白雪,海上大大小小的浮冰,海水中如镜般的倒影,造型各异、浑然天成,惟妙惟肖。任凭你去无限地遐想。冰大板,有好几个足球场那么大,平整得如同是海上的一座座大舞台,是漂浮在海面还是扎根在海底不得而知。“冰雪墙”,斧砍刀刻般地屹立眼前,直上直下,像坚不可摧的巍巍城墙,着实让我感到大自然那股神奇的力量。他们或是露出海面的冰山一角,或是整块地漂浮于海面,在蔚蓝的天空和湛蓝色的大海之间,像晶莹剔透的水晶,像凝结的琼脂,像坚硬的白色理石,更像是无暇的翠玉。南冰洋上常见的极地冰蓝,想必最棒的调色师也难以调出如此幽美、纯净、通透的自然蓝色。在蓝冰中穿行,阳光照在冰海,金色的光芒与蓝色交融成浅绿色,四周静逸安宁,静得让人不由得屏住呼吸,只是间或有碎冰撞击艇体的声音,让人心生胆颤。万年蓝冰,是我看到的最美的冰,与远处洁白的雪山形成美若仙境般的画面,让人不忍离去,唯有用相机记录下美好的瞬间。

  登陆艇曲线行进,在冰的世界里穿梭,在雪的天地中回转。美得让你陶醉于仙山琼阁的玉澈冰清之中,静得让你早已忘了自我的存在;真实与虚幻,恍惚了双眼也醉了我的心。风和日丽中的“遨游”,让我看到了南极冰的晶莹剔透;大雪漫天中的“漫步”,让我在大自然编织的雪幕后面看到了他们更为娇柔的容颜。如此之世间天堂,真的让人别无所求;如此壮观的水墨画卷,着实令人嘘唏不已,流连忘返,也让灵魂暂且脱离了我的驱壳,弥漫在南极冰海的上空,久久地不忍离去!

  企鹅是南极的原住民,被称为南极的象征当之无愧。在这冰封、荒芜的域外之地,居然生活着上亿只憨态可掬、古怪精灵的企鹅,给这片沉寂的大陆增添了无限的生机与活力。与南极企鹅面对面,在砾石铺地的山野,在如镜冰海的沿岸,密密麻麻的全是企鹅。它们雍容大度,呆萌又不失灵性,对远方来的探访者,它们视若无睹,甚至不屑一顾。他们似乎对来访的客人很友好,经常是摇摇晃晃地向我们走过来,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所到之处,无数只企鹅绅士般地大摇大摆地从我的身边走过,脚下的碎石也经常让他们跌跌撞撞甚至摔倒,真是让我忍俊不禁!红嘴巴、黄脚丫,白肚皮,黑乌沙,企鹅丰富的色彩搭配给单调的极地增添了极美的视觉享受。企鹅放弃了天空,在陆地生活,在大海里觅食,他们成了南极大陆上真正的主人。

  年愈古稀,两年前还因腰突和膝关节恶疾困扰的我,居然在短短的八天时间里七次登上南极大陆。我手执雪仗,与企鹅相伴,尽管是跌跌撞撞却也乐趣无穷,青春的活力奇妙地重新注入体内。尽情地戏雪!摔倒了索性就躺在洁白的大地上,或趴下深情地亲吻,或就势打几个滚,或任性地大喊大叫,让天地间留下我并不年轻的声音。登陆七次,每次的风景各不相同。去探望科考站,去曾经的空军补给站遗址感受历史上曾被染指的痕迹,登临近期仍活跃的火山口……,每一次我们都要沿着陡峭的山路之字形地前行,登上一个又一个圆形的山丘,那里有不一样的风景。登高望远,连绵的冰雪世界空旷晶莹,恍如到了梦幻中纯净的世界!让你感动!让你钟情!山坡上的积雪深及膝部,我小心翼翼,借助雪仗寻找着平衡,时而踩着别人的脚印,时而又走出了自己的行踪,稍不留神一只脚连同半条腿就会陷入及膝的雪里,往往是刚拔出这只脚另一只脚又陷了进去,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趴在雪地上往前爬,把脚爬出来再站起来往前走。一群群可爱呆萌的小企鹅就会与我们为伴,或远远地观望,或近近地追随,都很好奇地打量着我们这些远方的来客。那情、那景,成了我一生中最为美好的记忆!

  此次南极探险之旅,虽然短暂,但是南极那气势磅礴的雪山、神奇的冰川,以及一望无涯的海面上漂着的各式各样晶莹剔透的浮冰,以及他们映在海中的倒影,美轮美奂,让人叹为观止!再见了南极!在这纯净的世界里人和自然已经完全融合,竟无一丝杂念。再见了可爱的小企鹅!再见了懒洋洋、胖乎乎喜欢在浮冰上晒日光浴的海豹以及表演欲特强、喜欢在游船四周不停穿梭翻跃的鲸鱼!拜访南极,我像所有人一样被他的壮丽、独特的美景深深震撼。此景只闻天上有,梦里憧憬万千遍!千呼万唤不曾有,今日摇落在眼前!

  南极,这块远离人类文明的净土,不愧为是地球上最神秘、最遥远的梦幻之地。手持相机不停地拍摄,为的是留住南极的壮美,留住他的纯净,留住他让我为之动容的瞬间!

打印】【关闭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