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长者风采 > 作品欣赏 > 散文
我的爱国抗日舅
来源:中科院合肥研究院李自淳   时间: 2019-11-01    字体大小[]

      我外婆生了七个儿女,我妈妈是最小的女儿七妹,上面有三位哥哥(我叫舅舅),其中两位亲身参加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战争,他们是六舅潘家望和二舅潘家炽。

      

      左起,我妈、我外婆和六舅潘家望(潘迎紫父亲)

      抗战期间,中国的空军力量远低于日军,基本没有制空权。为此20世纪30年代初,一所全新的航空学校在杭州笕桥诞生了,这就是中央航空学校,它是中国抗战飞行员的摇篮。学校大门口竖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我们的身体、飞机和炸弹,当与敌人兵舰阵地同归于尽!”这就是这所学校的校训。

      1949101日的开国大典,飞过天安门检阅台的21名飞行员中,有15名就是从笕桥中央航校毕业的,他们为新中国的航空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中央航空学校的影响遍及全国,吸收广大有志于飞行事业的爱国青年入校学习,至抗战前培养了500多名飞行员和航空机械师等空军人才,被誉为“中国空军的摇篮”。航校的许多毕业生在抗日战争中英勇奋战,为保卫祖国、抵抗侵略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笕桥中央航校大大加速了中国空军建设的步伐,对研究中国空军发展史、航空技术发展史具有重要价值。

      六舅当时还没结婚,年轻有为,血气方刚,很有“天下兴亡,匹夫之责”的气概。他在晏城读中学时,“九·一八”事变爆发,日寇侵占了东三省,他瞒着家人与同学一起去南京请愿,要求政府抗日。他洗冷水浴,练太极拳,希望有强健的体魄为国出力,与人扳手腕还骨折了一次。他从晏城高中毕业后,就报考上了中央航空学校机械专业,成了中国空军的一名地勤人员。他虽然没直接上天和日军作战,但他为空中勇士做了优良的后勤工作。抗战胜利后他“解甲归田”,多才多艺的六舅把女儿培养成了港台电影明星,就是大家熟悉的潘迎紫,请点击http://baike.baidu.com/view/63667.htm 。六舅也是我学音乐的启蒙老师,他2014年在香港仙逝,享年100岁。

      

      六舅穿中央航校制服的照片

      虽然中国建立中央航校,培养建立了自己的空军,实际空中力量还是不能和日军相比。后来南京政府退避到四川重庆坚守,日军控制了中国的港口和运输系统,几乎使国民党重庆政府与外界完全隔绝,处于十分艰难的境地。1941美国飞行教官克莱尔··陈纳德,用重金招募美军飞行员和机械师,以平民身份来华参战,这就是著名的“飞虎队”。不久,他们在昆明初试身手,首战便对日本战机予以痛击,此后并连创击落日机的佳绩,31次空战中,志愿飞虎队员以520P-40型战斗机共击毁217,自己仅损失了14“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飞虎队”的标准全称)插翅飞虎队徽和鲨鱼头形机首闻名天下,其“飞虎队”的绰号也家喻户晓19427,飞虎队被编入美国第十航空队,成为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的骨干力量,19433月又被改编为第十四航空队,陈纳德后来升任少将。19425月到19459,美国飞虎队以三个中队,数十架飞机的有限兵力,担负中国战场的国际交通大动脉滇缅公路北南两端的枢纽——昆明和仰光的空中防务,期间还帮助中国运送物资。1943年以后,除了协助组建中国空军,对日作战外,还协助飞越喜马拉雅山,从印度接运战略物资到中国,以突破日本的封锁,人称“驼峰航线”。该航线全长800多公里,横跨喜马拉雅山脉,沿线山地海拔均在4500-5500米上下,最高海拔达7000,从印度阿萨姆邦汀江,经缅甸到中国昆明、重庆,运输机飞越青藏高原、云贵高原的山峰时,达不到必需高度,只能在峡谷中穿行,飞行路线起伏,有如驼峰,驼峰航线由此得名。飞机飞行时常有强烈的气流变化,遇到意外时,难以找到可以迫降的平地,飞行员即使跳伞,也会落入荒无人烟的丛林难以生还,日军飞机的空中拦截也给运输队造成巨大威胁。在这条航线上,中美双方三年多共向中国战场运送了80万吨急需物资,人员33477,航空队共损失563架飞机,牺牲1500多人。第十四航空队还有力地配合了中国军队的战斗,至抗日战争结束,第十四航空队共击落日敌机2600,击沉或重创223万吨敌商船、44艘军舰、和13000100吨以下的内河船只,击毙日军官兵66700多名。

      飞虎队虽然战绩辉煌,但全是美国人,不懂中文,在重庆人生地疏,急需翻译。原来在上海海关工作的二舅英语烂熟,就携妻带儿,远道跋涉赶到重庆,志愿为飞虎队和陈纳德将军担任英语翻译。1944年二舅妈在重庆得了疾病,在那缺医少药的战乱时期,没能见到抗战胜利就咽了气,年仅36岁。二舅含泪把舅妈的一半骨灰撒入四川涪陵长江,另一半留在身边,后来带回上海撒入吴淞口长江入海处。二舅把年幼的儿子寄养在成都四舅家,自己坚守在抗战第一线,直到抗战胜利。

      2001年,二舅在广州病逝,享年95岁。

      

      穿海关制服的二舅潘家炽

      两位舅舅是我心中的榜样!

      注:文中“中央航校”及“飞虎队”的史料摘自网络,舅舅的资料摘自《听好亲婆讲故事》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