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长者风采 > 作品欣赏 > 散文
鄱阳湖畔人与候鸟惜别夕阳
来源:高登义   时间: 2019-12-03    字体大小[]

      1118—21日,我与白武明、原魁三人由中科院的许世伟陪同去江西共青城科普讲座。先后给共青城中学(高一、高二)、共青城小学、东湖小学和超然学校(高一)讲课五堂。超然学校听课的学生多达1900人,课后又积极上台与我互动(照片)。总的印象是,学生渴求科学的精神非常强烈。

      

      在共青城超然学校科普讲座中高登义在台上与同学面对面互动(许世伟拍摄)

      讲课之余,邀请方还安排我们一个下午(1120日)参观鄱阳湖候鸟自然保护区。

      参观鄱阳湖候鸟保护区,可谓“一波三折”。

      1120日下午两点,我们驱车离开共青城,先参观胡耀邦博物馆,然后再去永修县吴城的候鸟自然保护区。

      胡耀邦陵墓印象 祭拜胡耀邦陵墓,是我们几位中国科学院科研人员的共同愿望。胡耀邦同志曾经在上世纪90年代担任我院的党组书记,他以“五子登科”的具体行动关怀与解决中科院科研人员的衣食住行问题,赢得大家的尊敬,我们不少科研人员都聆听过他的热情中肯报告,多多少少得到过他的“恩惠”。我们在胡耀邦纪念碑前鞠躬默哀后,合影留念(照片12)。胡耀邦同志的雕像非常逼真,祭拜时,仿佛回到过去聆听他报告时的情景(照片3)。

      

      照片1. 中国科学院科研人员白武明、原魁和我在胡耀邦陵墓前留影

      

      照片2.我们与江西共青城同志在胡耀邦陵墓前留影

      

      照片3.胡耀邦同志的雕像栩栩如生

      鄱阳湖畔万亩芦苇白花浪翻 离开胡耀邦陵墓后,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江益附近(图1)。但见公路东侧,一大片芦苇原野展现在我们眼前,微风吹来,苇花浪翻,白里透黄,分外壮观(照片4—6)。我们情不自禁地停车下来,纷纷走进芦苇花海,拍照留念(照片7—11)。

      

      图1.从共青城到永修县吴城候鸟保护区示意图

      

      照片4.一望无垠的芦苇世界

      

      照片5.特写的芦苇花絮一丝一缕清晰可见

      

      照片6.在芦苇田园的东侧是鄱阳湖的另一部分

      

      照片7.同行者在公路边自由自在地与芦苇合影留念

      

      照片8.这四位朋友走进芦苇海洋乐在其中

      

      照片9.同行者的情趣感染了我,也情不自禁地走进芦苇花海合影

      

      照片10.我也在芦苇丛中单独留影了一下

      

      照片11.武明给我拍照多么投入啊

      就在我们拍照留念的时候,好几只八哥飞来停在芦苇花海边(照片12),这可是在北京不易见到的鸟啊!

      在公路的西侧约几百米之外,是鄱阳湖的一部分,呈南北走向,大雁时不时地在湖面上飞来飞去,仿佛嬉戏玩耍(照片1314)。

      

      照片12.几只八哥飞来停留在芦苇之中

      

      

      照片13--14.西侧远处的鄱阳湖上大雁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

      下午四点过,我们驱车向南,准备参观位于永修县吴城的候鸟自然保护区。但是,在去吴城的途中,遇到维修公路,不能前往,只好沿途返回。在返回途中,看见公路西侧有一路标,上书“候鸟观赏园”。我们沿着路标到达了这个候鸟观赏园区,但是,由于正在修建,几乎没有候鸟在此,唯一可以拍照的是一座新的建筑物,酷似一座巨大的“鸟笼”(照片15)。这也许是未来的拍照点吧!

      

      照片15.在未来的候鸟观赏园区正在修建的新建筑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们回到之前拍照芦苇的公路边,停车等候观赏日落时候鸟翻飞的壮观场面。

      1713分,一群大雁呈不太标准的“人字形”高飞,仿佛要迎接夕阳来临(照片1617)。

      1715-20分,太阳渐渐接近地平线,同行的朋友恋恋不舍,有人要求与太阳亲吻留影(照片18),有人要求手捧太阳,希望她不要这样快地离开我们(照片19)。

      

      

      照片16-17.鄱阳湖上大雁群飞呈现不太标准的“人字形”

      

      照片18.这位小伙子亲吻夕阳,依依不舍

      

      照片19.这位女士手捧夕阳,希望她不要太快离开自己

      1724分起,西边的太阳慢慢降落,一群又一群的大雁基本上呈现“人字形”在太阳上方缓缓飞行,仿佛在陪伴日落(照片2021)。但我仔细观察,与大雁迁徙时的标准“人字形”还是有所差别,它们飞行的队形在人字形基础上时不时有小的变换,有时在人字上随意地出现“人头”(照片22-24),有时人字形的“人头”消失(照片25-26),就像书法家在书写“人”字时的随意变换一样。

      

      

      照片20-21.鄱阳湖上大雁群飞呈现标准的“人字形”

      

      

      

      照片22-24.鄱阳湖上大雁群飞的“人字形”显现了“人头”

      

      

      照片25-26.鄱阳湖上大雁群飞的“人头”消逝

      1720-28分,在短短的10分钟之后,太阳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们,我们更是珍惜这分分秒秒的珍贵时光,用“连拍”模式不停地拍照。

      回来整理照片时,惊奇地发现,不仅仅我们惜别夕阳,大雁也是依依不舍地飞来飞去,为夕阳送行。它们有时“飞入太阳”,亲近太阳(照片27),有时成群结队围绕太阳翻飞(照片2829),有的自南向北飞过夕阳光照的地区(照片3031),有的自北向南,“一步一回头”地依依不舍(照片3233)。

      

      照片27.大雁“飞入太阳”,亲近太阳

      

      

      照片28-29.大雁成群结队围绕太阳翻飞

      

      

      照片30-31.大雁群有的自南向北接近太阳

      

      

      照片32-33大雁群有的自北向南依依不舍太阳离去

      我感叹,我动情,在鄱阳湖畔,我发现了人与生物同样喜欢阳光,同样依依不舍太阳离去!这也许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基因”。

      正是:

      鄱阳湖畔观赏夕阳,人与大雁同乐同悲。

      依依惜别频频拍照,恋恋不舍绕日翻飞。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