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长者风采 > 作品欣赏 > 散文
难得巧遇清晰俯瞰喜马拉雅东段群山机遇
来源:高登义   时间: 2019-12-03    字体大小[]

      我的一生科研工作,大部分是在青藏高原度过的。我多次飞过青藏高原,但能够清晰看清青藏高原面貌的机会少之又少。原因是,青藏高原对于大气的热源作用往往在日出后形成旺盛的对流云,遮盖青藏高原,让乘机者看不清楚青藏高原的真面貌。一般说来,只有在强冷空气通过青藏高原后的短暂时间,才能有机会看清青藏高原的真面貌。

      20191029日从林芝飞回成都,是我一生乘机俯瞰喜马拉雅山脉东段最清楚的一次。

      记得离开林芝前的晚上,大雨滂沱,一场冷空气侵袭藏东南地区。

      1029日早晨,我早醒,透窗眺望,但见窗外能见度很好,秋意浓浓(照片1)。我立刻起床,带着相机外出,来到雅鲁藏布江下游河畔,想拍摄点东西。

      

      照片1.透过玻璃窗眺望雅鲁藏布江畔的早晨

      我漫步雅鲁藏布江畔。

      一只漂亮的鸟(经过查询是戴胜鸟)在草地上来来回回地觅食,我小心翼翼地尽可能靠近拍照,虽然此时光线微弱,但她那时不时地东张西望的目光仍然显得炯炯有神(照片23)。

      雅鲁藏布江上的大桥在晨曦中与草地上的野花相得益彰,更显得江畔的宁静祥和(照片4)。

      我有了一个好心情:也许在今天乘机途中会看见喜马拉雅山脉东段的群山和雅鲁藏布江河谷的美景。我庆幸,昨天我选择座位在飞机航线的右侧靠窗口,虽然阳光不太利于拍照,但可以看见喜马拉雅山脉和雅鲁藏布江河谷,到时,伺机尽可能躲开阳光照射的影响。

      

      

      照片2-3.一只戴胜鸟在草地上来来回回地觅食不时东张西望

      

      照片4.雅鲁藏布江上的大桥在晨曦中与草地上的野花相伴倍显宁静祥和

      早饭后,我们驱车去位于米林县的林芝机场。

      快离开林芝了,心里总有点念念不舍的感觉。我摇下车窗,探头享受略有寒意的河谷空气,时不时贪婪地吸进点点自然的新鲜空气,时不时抓拍河畔宁静而祥和的自然风光……

      那江畔山坡上迎面而来的云,随着我们的汽车飞奔也显得瞬息万变(照片5),那倒映在静静的江水中的朵朵白云宛如盛开的雪莲花来到天上与人间(照片6-7)。

      

      照片5.山坡上迎面而来的云显得瞬息万变

      

      

      照片6-7.那倒映在静静的江水中的朵朵白云宛如盛开的雪莲花来到天上与人间

      果然,当飞机离开机场升空时,透过玻璃窗远望,万里晴空,雪山映在眼前。我迫不及待地寻找位于喜马拉雅东端的南迦巴瓦峰和加拉白垒峰,寻找深切于这些山脉之间的雅鲁藏布江河谷……

      1139分,首先看见了加拉白垒峰及其相邻的群山(照片8-9),加拉白垒峰的形状与我们站在色齐拉山口拍摄的照片很相似:在两座不太险峻的山峰之间有一相对宽阔的谷地(照片10)。

      我兴奋地拍照,并告诉临坐的女士,她也拿出手机在我让开的窗口拍照。

      1147分,南迦巴瓦峰清晰可见,我连续拍摄(照片11-12),其形状也与站在色齐拉山口所见的形状非常相似,那险峻的尖峰宛如刺天的利剑,那相对平缓的的卫峰--乃彭峰也清晰可见(照片13)。

      当然,若要认真对比,也有不同之处。君不见,此次航拍的加拉白垒峰或南迦巴瓦峰都是被云海簇拥,仿佛云海是它们的忠实卫士,而我过去在色齐拉山口拍摄的照片是没有云海的。

      

      照片8.加拉白垒峰及其相邻的群山被云海簇拥

      

      照片9.被云海簇拥的加拉白垒峰更显得雄伟壮丽

      

      照片10.在色齐拉山口拍摄的加拉白垒峰与此次航拍的形状非常相似

      

      

      照片11-12.被云海簇拥的南迦巴瓦峰及其卫峰乃彭峰(主峰右侧)更比加拉白垒峰险峻

      

      照片13.此次航拍的南迦巴瓦峰与过去在色齐拉山口拍摄的照片非常相似

      1142-43分,雅鲁藏布江河谷进入了我的视线,那弯弯曲曲的美姿令我欣喜,我连续拍摄了好几张,直到看不见为止(照片14-15)。这与杨益畴教授从地面拍摄的雅鲁藏布大峡谷有点相似(照片16)。

      整理照片时,我才发现,原来,此次空中拍摄的照片中真有“新发现”。第一,若干形状奇特的大拐弯首尾相连,各有特色,一饱眼福(照片17-19)。从照片17-19中都清晰可见许多大拐弯,例如,在照片17中有大拐弯三处,在照片18中有大拐弯四处,在照片19中更可见到五处大拐弯,尤其是图中上部的大拐弯不仅仅是一处尖尖的大拐弯,而且还是一座岛屿。照片20是此次空中拍摄的雅鲁藏布江河谷中的小岛,这是我们过去从地面没有拍摄到的。

      从地面拍摄的大拐弯当然也很美丽,如,果果塘大拐弯宛如一轮圆月(照片21),扎曲大拐弯的春色与秋色截然不同,尤其是云雾笼罩大拐弯时的朦胧美令人浮想联翩(照片22-24),然而,在地面拍摄,任何一处只能拍摄到一个大拐弯。

      

      

      照片14-15.空中俯瞰雅鲁藏布江弯弯曲曲的河谷具有若干大拐弯

      

      照片16.从地面拍摄的雅鲁藏布大峡谷一角(杨益畴拍照)

      

      照片17.图中有三处大拐弯

      

      照片18.图中有四处大拐弯

      

      照片19.图中有五处大拐弯,尤其是图上部的尖尖的大拐弯还是一座小岛

      

      照片20.空中拍摄的雅鲁藏布江河谷中的长条形小岛

      

      照片21.宛如一轮圆月的果果塘大拐弯

      

      照片22.雅鲁藏布大峡谷最北端的扎曲大拐弯之春

      

      照片23.雅鲁藏布大峡谷最北端的扎曲大拐弯之秋

      

      照片24.云雾缭绕的扎曲大拐弯

      与此同时,在1148分,拍摄到了然乌湖(照片25),尽管在湖的出口有积云,但仍然可以看见帕隆藏布江起源于然乌湖的痕迹。2003年我在乘飞机去拉萨途中还曾经拍摄到然乌湖及帕隆藏布江源头更清晰的照片(照片26)。

      

      照片25.空中俯瞰然乌湖及帕隆藏布江源头

      

      照片26.2003年乘机拍摄的然乌湖及其源头更为清晰

      之后,飞机往左转向,阳光几乎直射我的窗口,拍照困难。

      1221分,飞机飞过横断山脉上空,一幅“两江并流”的画面展现在我眼前,我抓紧拍照(照片27)。但此刻的阳光几乎直射我的窗口,我只有尽可能地躲避阳光。从飞行时间来查阅地图看,这“两江并流”应该是怒江及其自北向南的支流--玉曲,二者非常靠近(图1)。1242-43分,飞机飞过澜沧江上空(照片28-29),这与20181230日飞机快要着陆澜沧江河谷拍摄的照片近似(照片30)。

      

      照片27.飞机飞过“两江并流”

      

      图1.从飞行时间对照地图看应该是怒江及其自北向南支流—玉曲

      

      

      照片28-29.飞机飞过澜沧江上空

      

      照片30.2081230日飞机着陆澜沧江河谷前拍照

      难忘时刻,难忘拍照。其实,人生能有几回如此美好的机遇呢?!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