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书稿发排工作中的一段情缘

来源:倪伟华 时间:2020-08-26 字体大小:[ ]

解放前, 19472, 我公司的前身之一—上海中国科学图书仪器公司 1)在新闻报上公开招考练习生, 考者踊跃, 我赴应考, 幸被选上, 同时被录取者有陶渊如、冯佩诚(冯新)、邵孝勇等同志, 主考者为严希纯同志 2)

该公司是由中国科学社 3)及其旅美学生集资举办而成的股份制公司, 总经理为杨孝述(杨允中)4), 副经理为杨臣勋(杨允中之长子)5)。由图书部、印刷部、仪器部三个主要部分组成。

图书部以编辑出版、发行图书、科普刊物及邮购门市组成, 严希纯同志当时任图书部编审的负责人, 其助手为张凤君女士。当时曾出版印刷了以严济慈同志撰写的高中教材《高中物理学》一书, 畅销全国, 直至全国解放后, 仍被国内不少中学所采用, 可见影响之大。

印刷部以专门擅长排数理化公式书刊的排字车间与印刷车间, 尤以其独特的排版技巧与上海艺文印刷厂堪称一流著称于国内。

仪器部则以销售教学仪器及自设工场制售简易教具为主。

该公司为培养我们这批失学的青年, 将来成为公司的管理骨干, 故在业余时间内, 请职员陈柯先生为我们辅导英语、杨家瑞先生辅导化学及有关提高业务方面的学习。还有部分同志参加上海立信会计专科学校财务会计的学习等等。那时我还负责公司的内部广播宣传, 为适应形势需要而充实自己, 利用业余时间自费参加了上海民治新闻学校学习, 校长为顾执中, 副校长为秦加林、老师为罗列、胡星源等同志。

我开始分配在38号图书部书库, 专做当时风行海内外畅销图文并茂的科普刊物—《科学画报》发行工作, 具体的工作是刻蜡纸、油印、封包等。其负责人为赵锦馄同志 6)。后因工作需要, 我又调到印刷部营业科当练习生, 从那时起, 我就整日与书稿打交道了。当时工务科的主任为李敬人同志 7), 排字车间的领班为章子林与张瑞钦同志 8)。以上几位前辈, 从他们的言传身教中, 学到许多有益的东西, 堪称为我的良师益友, 真是恩情难忘。

这样, 我从事图书发排工作已有多年; 由于终日接触书稿, 博览群稿, 从中也获得不少知识与营养, 受益匪浅。这些都为今后的工作打下了较好的基础。后来生产发展, 1981年又从排字车间校对组调到生产科负责管理图书发排工作至退休。

搞图书发排, 当时都是属手工拣字铅排, 从接稿、审稿到发排到排版车间, 应结合车间排版能力等作出必要估计, 这样对图书出版周期、质量与印刷后期管理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此外, 还需要了解和熟悉对其他各个出版社的专业要求。

我厂从1961年至1965, 在以提高产品质量、降低成本、提高经济效益为中心的厂际竞赛中, 连续八次被评为北京市印刷业季度或年度红旗单位, 同时以提高产品质量为主题, 在全国和北京市印刷业中先后作了九个专题的经验介绍。1980年在国家出版局召开的全国书刊印刷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代表会上, 被授于全国印刷业红旗单位。1982年、1983年全国质量月活动中, 被北京市印刷公司评为先进单位。

1994年北京市评选质量管理先进十佳企业以来, 年年获此殊荣; 19881993年两年一度的三次全国书刊印刷质量评比中, 获得两次第一、一次第二; 取消全国评比后, 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全国书刊优质品检测认定中, 两次荣获银奖, 2001年至2006年又连续六次荣获金奖第一名的光荣称号。9)

我厂经过多次扩建, 生产能力逐年有所增长, 如排版能力由1978年的1.28亿字到1983年的1.98亿字, 增长54.6%; 期刊出版由1978年的48种、234期到1983年的76种、476, 增长96%; 图书出版由1978年的238种到1983年的450, 增长90%, 在经济效益方面, 自建厂以来已向国家上交利润2314万元, 相当于国家累计投资的130%10)

经过五十年的不断努力, 公司积极进行设备更新改造, 现拥有一批先进的制版、印刷、装订等设备, 以满足广大客户的需求; 现有生产能力从建厂初期的年生产几万纸令发展到现在的年生产90万纸令、85万对开色令。公司并于2002年正式改制为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下属的中科印刷有限公司, 成为我国科技书刊印刷的重点生产基地。11)

下面谈一谈我所从事图书稿件发排中的一些体会。

() 熟悉书刊特点, 掌握印刷特点

对发排书刊业务人员来讲, 应具有出版、印刷、装帧的角度去鉴别稿件的种类、特点与要求, 对哪些是自然科学技术或以社会科学方面的书刊要心中有数。我厂以科学出版社为主, 首先保证期刊准时出版, 统筹安排各项政治急件任务, 然后兼顾图书的周期。它以我国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中国科学院各研究单位为主, 它反映出来的科研成果, 在我国国民经济中是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它包含学科多、专业性强, 有数理化、天文、地理、地质、生物、遗传等等学科, 其共同特点是品种多、印数少, 并有一定数量的图书或期刊向国外发行与交换。

() 努力争取做到齐、清、定

承接稿件时, 先审查发来的稿件是否符合我厂排版质量的要求, 因为这关系到是否能缩短出版周期的关键, 这里所说的排版质量, 是指原稿的齐、清、定。相对说来, “还比较好办, 有的原稿不清楚, 可命其退出版社重新眷抄。如有一次, 科学出版社的原二室主任张××同志(后调任中国林业出版社副社长)发的一部稿子, 约五十万字, 因其原稿字迹潦草, 辨认不清, 请其退社重抄, 刚开始时, 他大为不悦, 当我将有关的道理向他讲清后, 这不仅有利于工厂操作拣字、装版、也有利于出版社的校对工作, 对缩短图书周期大有好处时, 他才满意地接受了我的建议, 同意重新誊抄。故难就难在字上, 这是个老大难问题, 要做到这条, 不太容易。

从我多年的实践来看, 尽管编辑或出版人员口头上怎么保证, 等到校样退改时, 有的竞面目全非, 大量增删。当然有的稿件基于形势发展, 政治上的考虑就非改不可。又如科学出版社原四室编辑童××同志编辑一部翻译稿《复合材料设计》, 因出版社发稿晚了, 待初二校时, 国外的新版本又出版了, 为赶上形势发展, 作译者坚持要求将国外新版本的有关章节加在稿内, 为此, 引起的大增大删, 给工厂改版工序带来很多的麻烦, 它不仅增加了出书的成本, 且出书的时间也要推迟。因此, 我们反复强调要做到齐、清、定的重要性后, 大增大删的现象大为减少, 这样为下道工序提前出书创造了条件。

我们要求各出版社编辑部的发稿应做到齐、清、定。那末, 什么是齐、清、定?

  指发稿齐全完整, 不在发排后补稿; 正文、插图、封面、扉页稿要一次发齐。

  原稿(包括图稿)经过多方审校和编辑加工, 稿面太乱的应经过誊写后发厂; 誊写后的稿面必须整齐清晰, 符合制版、拣字、排版和校对的要求。

  发稿一次定稿。稿上如果没有政治性、技术性的问题, 一般不应在校样上再作改动 12)

有一次, 科学出版社发来一部急件, 是美籍华人、著名数学家陈省身教授的著作——《陈省身文选》, 因原书是在台湾出版的, 均为繁体字, 此稿发到排版车间后, 拣字组长王××同志找我, 考虑到中文拣字青工对繁体字不易识别, 我就主动将原稿上所有繁体字逐个地用简化字标出, 这样便于中文拣字工人的操作, 不仅提高了产质量, 也为校对人员带来方便。

() 掌握生产进度, 努力缩短排版周期

按照排版车间生产情况, 我于每月根据生产科的规定, 做到均衡发稿, 基本上能满足排版车间生产需要。

为要如何缩短出版周期, 确切地说, 印刷厂只能抓印刷周期, 印刷周期长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主要是印刷力量不足, 尤以排科技书刊与中外文混排的排字力量不足。各种期刊的比例逐年增加, 且出版日期过分集中, 每个月里大约有十七、八天的时间需要集中力量突击搞期刊排版, 因期刊有其政策性与时间性的特殊要求, 是首位。这样图书的周期相应要受影响, 只得靠边等候排队, 为此与出版社的配合极为重要。

从出版社来讲, 有两个问题要着重解决, 一是校对力量不足, 校对时间过长; 二是作译者要看初二校样, 有的甚至要看付印样, 这就引起的增删也就耽误了出书时间。

为要抓进度, 我们就对重点书、急件书、短周期的图书采取跟踪管理办法, 按照厂部及生产科领导安排制订生产日程表, 以便在各个生产工序上不停地运转, 做到从出版社退回印刷厂的校样, 进行速配样, 速改样, 再送校, 争取早日付型出书。

以上是自己在从事多年图书发排工作中的几点体会, 也成为我与出版印刷工作的不解之缘。如有不妥, 请同志们批评指正。

本文承岳爱国同志审阅, 表示感谢, 时任该公司党委副书记。

 

注释

1) 中国科学图书仪器公司(简称中国科学公司), 19297月正式成立, 总公司设在上海, 目的在于推进当时我国科技图书和仪器制造业的发展。后与龙门书局联合陆续在南京、广州、杭州、长沙、重庆、汉口、北京、天津、沈阳等地设立分公司。

19518月发行部门并入中国科技图书联合发行所; 1955年编辑出版部门并入上海科技出版社; 仪器部则合并于上海量具工具制造厂; 印刷部于1956年秋, 社会主义改造的高潮中, 被中国科学院吸纳成立中国科学院印刷厂于北京。

2) 严希纯同志, 1898年生, 费州省印江人, 是位爱国民主人士, 曾任中国致公党中央常委兼副秘书长; 科学出版社副社长、政务院参事室参事, 国家计量局副局长; 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四届全国政协常委等职, 1965929日在北京病逝。

严希纯同志当时为了革命事业, 毅然离开了中国科学公司到了香港, 笔者于194711月曾与他通过一次信。

3) 中国科学社筹创于1914年夏, 正式成立于19151025, 是以任鸿隽先生为首的几个留美学生发起创立的。同年, 并首创《科学》杂志, 任鸿隽被选为第一届董事会会长(中国科学社社长), 1918年秋, 他离美归国, 中国科学社也移回中国, 此后他便倾力于祖国的科学发展和教育事业。直至1960年才正式宣告解散。全部资产都无私地捐献给国家, 作为中国现代史上影响最大的一个综合性群众性科学团体, 它一直致力于科学在中国的传播与普及。在四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 它直接推进了中国科技的现代化, 造就了中国现代化的早期科学家集体群, 对中国现代科学的创立和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4) 杨孝述, 字允中, 松江县人, 松江府中学堂首届毕业生, 考入清华大学学习, 长于数理化诸学科。后又考取公费, 赴美留学, 于民国3(1914)毕业于美国康乃尔大学电工系。归国后致力于祖国教育事业, 五四运动时期, 同情支持学生救国行动。民国182, 到上海担任中国科学社总干事, 与归国其他校友创办明复图书馆、中国科学图书仪器公司, 任常务董事兼总经理。先后创办《科学》杂志、《科学画报》兼任总编辑。华罗庚的第一篇数学论文, 经他推荐, 发表在早期的《科学》杂志上。《科学画报》为国内第一本图文并茂的综合性科普期刊, 拥有广大海内外读者。抗战期间, 又组织出版《土木工程丛书》、《电工技术丛书》等大量科技书刊。

解放后, 杨允中被推选为上海杨浦区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上海分社常委、上海市电机工程学会理事、上海市科协委员、杨浦区人民代表等。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冲击, 1974年病逝于上海

5) 杨臣勋(杨允中之长子), 生于19191012,  1941年毕业于上海交大土木系。勤俭助学金设立者、上海交大教育发展基金会理事, 原上海市工商联爱国建设公司副总经理、原上海电工机械厂副厂长、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 第八、九届上海市人大代表、1979年、1981年上海市劳动模范, 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教授研究员待遇的高级工程师, 因患心脏病医治无效, 200712022时在上海华山医院与世长辞, 享年八十八岁。

杨臣勋的姐姐杨姮彩1939年毕业于上海交大, 曾任中国科学院光机所半导体激光实验室主任。其弟杨臣华, 1946年毕业于浙江大学, 曾任北京二机部电子材料研究所总工程师。

杨臣勋生前一直十分关心母校上海交大的发展, 他自己生活非常节俭, 却以自己和妻子竹漪青女士的名义, 将自己的全部积蓄数千万元, 在母校设立勤俭助学金, 至今已有400多名学生得到资助。

回顾杨臣勋的一生, 成绩卓著, 贡献巨大, 虽经历坎坷、曲折, 却能坦然面对。他坚持爱国爱校, 切实履行社会责任, 人格品行高尚, 值得我们学习。

6) 赵锦馄同志, 图书部书库负责人, 现退休在北京居住。

7) 李敬人同志, 建厂初期, 原任我厂生产科长, 文化大革命后期, 调往中国标准出版社, 现退休在上海居住。

8) 张瑞钦同志, 19161119日生, 江苏吴县人, 1956年调入北京科学出版社出版处, 1990216, 病逝于北京。

9) 见《北京中科印刷公司》简介。

10)《科学出版社三十年》P45

11) 见《北京中科印刷公司》简介。

12) 科普出版社:《编辑出版手册》P24

 

 

北京中科印刷有限公司退休干部  倪伟华

19893月写

20073月修订

打印】【关闭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