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长者风采 > 作品欣赏 > 散文
靳玉芳回忆往事两篇
来源:过程所离休干部 靳玉芳   时间: 2020-09-27    字体大小[]

    回忆早年读书入党参加革命的往事  

     

    我的家乡在河北省灵寿县,1940年共产党八路军解放了我们村,当时我10岁。组织宣布男女平等了,女孩可以上学了,之前家里女孩都在家里,到学校登记的第二天我就和家里其他孩子一起上学了。入学后老师给我们起了大名,(我的名字是)靳玉芳。我们编成一个大队,下设三个分队,委任了队长和分队长。

      1942年教科书发下来不久,日本鬼子就到华北进行大扫荡,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老师让我们把书埋在学校地底下,大家在家里没法呆了都跑到偏僻的山区里躲藏。那时老师在学校发展共产党的组织,年满15岁可以发展为党员。我当时的任务是在学校旁边站岗放哨,日军有时会派飞机来空袭。两年时间八路军又击退了日本人的扫荡,家乡得到了二次解放,解放后成立了新学校,我们家三个女孩相约蹚水过河到三里地外去上学。

      19451月,我被发展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46年毕业后冀晋中学招生培养后备干部,本来想考但考虑到平山县离家乡太远原想放弃,但家人劝说还是试一试。考上后,在学校吃饭公粮,衣服家里提供,成为党的青年后备干部。1947年,党中央从延安转移到平山西柏坡,我们半工半读,一边学习一边生产,种地、盖房子、准备前线急需物资。

      1948年,政审完了军委三局来招人搞通信,野战部队要求贫农出身,因为档案有误,村里党支部又给开具了贫农成分的证明信,2月得以正式参军,到19493月跟随部队进入北平,后来一直在通信兵部直到1958年。

      

      靳玉芳近照

     

     

      回忆参加抗美援朝停战谈判的往事

      

      1950年抗美援朝爆发,1953年双方开展朝鲜停战谈判。谈判离不开搞通信的,我们两口子都入选了,老伴儿是搞技术的他先去,我是93日奔赴朝鲜前线的。当时我们有一个三岁的孩子在部队幼儿园,走之前我留下钱给同事请她帮忙照顾,每周给我的孩子买点糖吃。我们娘儿俩还去城里中国照相馆合影留念,我把老家亲人的地址都写好交给组织,万一我们两口子都回不来就请组织把孩子送回老家。

      出发后,两名干部带队带着十多个人,93日从北京坐火车出发先到四平,再到丹东,下火车就能感觉到战争气氛非常浓,入朝前我们摘下领章和帽徽,把解放军的符号换成志愿军的符号。鸭绿江对岸是朝鲜新义州,坐火车进入朝鲜地区,被美帝国主义炸得到处着火冒烟,我们的目的地是开城。一路上看到炸弹坑一个接一个,铁轨两侧的车厢被炸得一截一截的,惨不忍睹。当时深深感觉到党中央英明伟大,及时派出志愿军到朝鲜,一直把美国侵略者打到三八线以南,保卫了朝鲜,也保护了我们自己,确确实实是在保家卫国,看到朝鲜这种情况后体会更深。

      火车到达开城,代表团都在郊区,通信处都住在当地老百姓的家中,处长、副处长等都是全国各地调来的。我搞保密工作,除了保管密件之外,还负责送所有来往密件,通信员开着摩托车带着我一路颠簸往复送件。有一天领导通知说,要抓紧把所有文件和重要东西都清理好捆绑好,今天谈判非常重要紧张激烈,如果谈判成功就可以停战,谈判破裂就要拿上东西赶紧撤,提醒晚上不要脱衣服睡觉。结果,后半夜领导带来好消息说谈判成功,大家欢呼起来,外面锣鼓声鞭炮声响成一片。副处长说带我们到开城大礼堂看演出,礼堂很大台子搭得很好但座位非常少,我们进来后演出开始,第一位是朝鲜功勋歌唱家,大家鼓掌热烈她连唱三首,后来又是歌舞表演,节目很精彩。我们一直站着看腿都酸了,不知不觉天都亮了。

      回到驻地吃过早饭,我们又去参观三八线,会打枪的可以去,不会打枪的别去,怕擦枪走火,我不会所以没去成,后来去拆山上喇叭等广播器材,还参观了板门店的谈判大厅。双方交换战俘时我们就听说,美国对志愿军战俘特别残暴,开膛挖出心脏让其他人吃,不吃就打你,交换回来的战俘一到我们这边,就把从那边带回来的东西摔在地上,扔在对方身上,表达了他们的愤怒之情,而我们对美国战俘非常宽容,在战俘营他们都干干净净有说有笑,双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板门店会议木结构大厅盖得特别大,里面内外两层,设有休息室,里面谈判桌特别长,我方从东门进,美方从西门进。后来我们国家的慰问团赴朝慰问演出,梅兰芳、马连良等艺术家给志愿军演出。

      1954年我们的工作结束后,代表团给我们发了纪念章,还有象牙筷子、瓷器等纪念品,现在还保存着的象牙筷子上写着“保卫东方与世界和平,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从开城到平壤,在一个大广场休息一晚坐火车回国。到北京后等待重新分配,我们都被分到兰州军区,19552月老伴儿又调回通信兵,他回北京授衔,我在1956年又调回通信兵,1958年调到中科院化冶所工作。一开始在仪表组,1960年到秘书科,不久又到党委搞组织工作兼党委秘书,最后做纪委工作担任纪委副书记,1985年正式离休。

      

      抗美援朝纪念品象牙筷子

      (离退办根据录音整理)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