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长者风采 > 作品欣赏 > 散文
我们都是朋友
来源:长春应化所 许禄   时间: 2021-01-26    字体大小[]

      我和我老伴,年轻的时候,是夫妻,同时也是朋友。她是位眼科大夫,以医院为家;我是位科技工作者,从早到晚,我活动的场所是实验室。至于家,是我们吃饭和睡觉的地方;说起孩子,常常是他们已经入睡,我们方迟迟到家,围着床转一圈,欣赏一下他们红扑扑的小脸。

      在我们家,吃喝拉撒,孩子的喂养,我岳母全包了。迄今,记忆犹新的是做饭时,姥姥背后是用绳子捆绑的小外孙儿,特别是大小子,常常啃湿姥姥后背一片,莫非是那里蜜般的甜蜜?!

      一辈子,我只会吃,不会做;同样,那位眼科大夫,一辈子也只会吃,不会做。待到老人走了那一天,我们都傻了。但,毕竟,人要吃饭,她女我男,自然,冲在前的是她。也就是说,她会做,要做,不会做也要做。慢慢的,粗茶淡饭,我们可以塞饱肚子了。

      人的一生很快,说话间,就到了耄耋之间。很不幸的是,一心还忙碌在医院的老伴,迫不得已的辞职,自己却住进了医院;而我,兴趣盎然每天修改研究生的英文文章,也只好辞职,全心全意地伺候老伴,而成为一名老的“护工”。从20185月份开始,迄今已2年半有余,世界上我们最不喜欢的地方就是医院,但是,正在厌恶的时候,可能又住进去了。

      天有不测之风云,正当我兢兢业业于我的老“护工”的时候,突然间,我患上心肌梗塞而急忙住进了医院,尽管医治及时,并且搭上了支架,但我必须“辞去”我的“护工”之责,家里请进吃住的保姆,我由一个“护工”而瞬间走进被护理之列。

      从医院刚刚出来时,似乎是从未睡醒而犯困,任何时候,尤其是上午的10点钟和下午的4点钟,倒下,只要脑袋贴上枕巾,呼呼地就能酣然入梦。尽管如此,食完饭毕,我总是习惯性地将自己地碗筷收拾好而送进厨房,能洗一把就洗一把。此时的保姆,总是郑重其事地告诉我,她收拾。从小,管它在家或在外,我总能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以为,我是远离“贵族”的。于是,顺口说出,“我们都是朋友。”第一次听后,她很愕然,高高的个子,50多岁的一位上下很利索的女人,愣愣地在那里站了半天。

      我以为,“老年人”越来越将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儿女再孝顺,由于诸多问题,也难以共同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同时,由于自身的工作,前去照顾老人也有许多问题。上养老院,是不少人的思路,但是,除了养老院本身的问题外,许多旧有的观念不能不说是一障碍。易于实行的是家请一个保姆,然而,能够碰到一个方方面面你能觉得“还行”的也不是很容易做到的事。

      我有一位朋友,前后雇佣过10个人,但迄今没有一个是满意的。也易理解,你想,即便是自己的儿女,处处、事事人皆欢喜也是不容易的,况且你雇的人是外来的。被雇者,是为了挣钱;雇主是为了“使唤”,二者的“不谋”“不和”是极易发生的。然而,我以为并非绝路一条。这要说起我们家,兴许有自诩的嫌疑。我们雇了一个人,除了工钱之外,在我们家连吃带住,已半年了,不愉快的事情不曾发生。其实是很简单的,无非是,我对于你,以及你对于我,如常说的,你敬我一尺,我则敬你一丈,彼此多尊重些就是了。

      我们都是朋友!”这是彼此间,尤其是“我(们)”所应遵循的准则。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