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长者风采 > 作品欣赏 > 散文
我与昆明动物所五十年难以割舍的情缘
来源: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 熊江   时间: 2021-01-26    字体大小[]

      我生于抗日硝烟战乱的1940年,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使中华民族处于亡国灭族的危难时期,幼时最深的记忆是被挑在萝筐里“逃难”和全家窝在饭桌下面“躲警报”。直到九岁时,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向全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转眼到了1957年,有幸被南开大学录取,就读于生物系动物专业。

      ——难以忘怀的注目

      1958年,全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高举“三面红旗”意气风发地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暑假期间我因基础课程成绩较好、生物绘图仔细,又在生物课中成功剥离出完整的蚊子神经系统标本,被老师留校协助进行科研辅助工作(参与水生节枝动物标本制作与绘图)。813日,正在实验室里紧张工作的我们,忽听院子里人声鼎沸、脚步杂乱,还隐约听到有人在喊“毛主席万岁”的口号,走廊里不知是谁大喊一声“毛主席来了!”我们立刻激动起来,马上关灯锁门,冲到院子里。看到很多同学顺着学校大中路住校办工厂跑,我也跟着跑起来。路上恨不得多长出几条腿,跑了几步立刻把那不跟脚的拖鞋往路边草丛里一塞,光脚一口气跑到学校大门口附近的厂区。在大门口,只见人山人海,怎么也挤不进去。个头不高的我只好连续跳起来“闪”看,只见伟岸的毛主席被警卫维护着往校大门口慢慢走去,还不时被师生挤得摇摇晃晃。我跳起来也只能见到毛主席高出来的半个头,很快毛主席的汽车就开走了。怀着激动又懊恼的心情往食堂走去,可一点也不想吃午饭。走着走着又听旁边的同学说:“毛主席去天大(天津大学,与南开紧隔壁)了。”半信半疑的我转身到宿舍换了鞋就往天津大学跑去。天津大学就组织得很好,所有师生都按系在九楼广场有序等待毛主席的到来,我是外来游子,一点一点往九楼平台靠近,离得有十五米的样子才坐下来静静地等着。毛主席在听取天大党委书记和校长汇报后走到平台与师生见面,我离得近,目睹伟大领袖的风采和亲切面容使我激动万分,随着大家不停呼喊“毛主席万岁”口号,直到毛主席在平台东西两侧面向群众挥手致意后才离去。毛主席对广大人民群众和大学师生的关爱之情使我终身不忘,当年情景历历在目,时刻激励着我为祖国努力学习和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奋斗终身!

      1959年,周恩来总理到南开视察。这一次学校做了充分准备,组织全校教职员工和学生有序接受总理的视察。周总理在新开湖北岸新的图书馆东侧给师生作了深情讲话,终身难忘的一句就是“我是南开的。”一下子,我们就都是周总理的“校友”了,全场爆发热烈掌声,“总理啊总理,我们绝不辜负您的嘱托和期盼,一定勤奋学习,努力奋斗,学好本领为祖国繁荣富强,奉献一生。”总理还走访了学生食堂和宿舍,关心学生饮食与冷暖。当周总理到我住的宿舍视察时,我就站在离总理走道旁边三步远的地方,当时太想冲过去与总理握手了,可纪律要求我们:首长不主动伸手,师生不可争抢与首长握手。我站在路边看着敬爱的周总理与陪同的校领导说着话,从我身边走过。

      ——与虫虫的美丽邂逅

      大三时要选修专业内“专门化”课程。当脊椎动物、鱼类、昆虫和动物生理等专门化科目进入我的眼帘时,中学时代看过的一本苏联女科普作家杨·拉丽写的《昆虫世界漫游记》小说当即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书中讲述误喝了神奇药水而缩小的主人公,被蜾赢(一种胡蜂)虏获进入蜂巢后的种种奇遇,给我少年的心理带来巨大的震撼,久久不能忘却。昆虫世界的神秘,奥妙和“凶险”此时都翻腾了出来,于是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昆虫专门化课程。当时我想党和国家给我们创造了这么好的学习环境,毛主席和周总理又给予了我们巨大的关怀和鼓励,我们必须振奋精神、刻苦学习,才能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

      五年很快过去,我以优秀成绩,完成了大学学业。告别了学校,走进颇有历史渊源的天津自然博物馆。天津自然博物馆前身是法国传教士桑志华于1914年在天津法租界创建,取名黄河白河博物院(即北疆博物院),是中国建立时间最早的博物馆之一,也是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馆内收藏了当时法、德、日等多位外籍学者在黄河和海河流域采集的地质、岩矿、古生物和动植物化石和标本,被誉为中国早期博物馆的“活化石”。

      有幸进入天津自然博物馆工作使我对博物馆有了深刻的了解,特别是它所收藏的大量标本令我眼界大开。在整理库存昆虫标本时居然见到了1905年采集的极少量标本,而大量采收于1957-1958年“中国苏联西双版纳联合考察”的云南昆明标本则使我对云南分布的昆虫种类有了最初的认识。它们琳琅满目、形状奇特,色泽艳丽,斑纹秀美,形态逼真,真是美不胜收。整理工作如同欣赏大自然鬼斧神工的艺术杰作!殊为遗憾的是“特殊时期”很快到来,使我不能尽情耕种,细细雕琢,让它们尽快归于分类的系列里,只能原味地静趟在古堡式的库房中。

      ——忆往昔峥嵘岁月

      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云南省农业病虫害猖獗。云南省动物研究所要组建昆虫研究室,以生物防治为手段防治农作物害虫,目标是“以菌治虫”、“以虫治虫”,于是要从北京、上海等地引进一批专门从事昆虫研究的科技人员充实云南省动物所昆虫研究室的科研力量。我得知这一信息时妻子正在湖北中科院干校劳动,来不及征得她的意见,便给她工作的单位中国科学院动物所领导去信,申请一同调往昆明。妻子刘起蓉,1964年毕业后分到北京中国科学院动物所工作。她是北方人,对到南方生活有所顾虑,经过充分地交流,达成共识,我和妻子舍弃了北京户口,毅然决然举家迁往昆明,只为那心中涌动的小昆虫和《美丽的西双版纳》电影印象的“异域风情”。

     

     

      

     

     

     

     

     

     

     

     

     

     

     

     

     

     

     

     熊江的初征,1963年在四川宝兴峣碛昆虫考察时留影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昆明动物所位于距昆明市区10多公里的玉案山上,恰好坐落在了昆明坝子西北边缘的山麓上,汽车要在沙石的盘山道上慢慢吞吞的爬行很久才能抵达筇竹寺后面的花红村花红洞。这里远离市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交通闭塞,没有商店、邮局等社会服务,生活极不方便,但从1959年建所以来的同志们克服了艰难困苦,在这山坳坳坚持了下来,为我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我们应招而来的新人感佩于前辈的决心和帮助,逐步定下心来适应环境,以满腔热情投入到工作中去。

      从北京、上海等地来的昆虫专家,与所里原有的研究人员共同组建了昆虫研究室,成立了针对农业害虫防治的微生物农药组和赤眼蜂防治组等专业昆虫研究队伍。当时的工作条件极为简陋,昆虫室既没有一个昆虫标本,也没有实体显微镜,更没有做标本的最基本工作条件,每个人只有一张三屉办公桌和一把座椅,可谓是真正的白手起家。可我们这批人硬是卯足了劲,撸起袖子踏踏实实地干。到1976年时昆虫室已成为全所研究成果最多的单位。这期间我还参加了《云南野生动物考察散记》电影的拍摄。利用拍摄的间隙,与甘运兴同志一同采集了昆虫室第一批一万多件昆虫标本。后来由我组队,先后三次在省内各地采集标本,及至现在馆藏昆虫标本40万余号,大都是当年的积累。

     

    熊江拍摄的珍奇的昆虫照片

      197610月云南昆明动物研究所回归中国科学院,所名改回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花红洞山上的各方面条件都大有改善,科研工作迅速走上正轨,全所职工特别是科研人员又爆发出强劲的活力,各项工作欣欣向荣地开展起来。但却有很多科研骨干申请调离,科学春天已经来临,为什么还要离去呢?除了生活困难外,也因研究所远离市区,交通极不便利,职工子女上学极为困难,同时还存在与外界的学术交流、信息交流的困难,难以与国内外的科研人员交往,不能及时掌握科技前沿信息,对科研人员的成长十分不利,出现了部分科研人员离职的问题。

      

      熊江在玉龙雪山采集昆虫标本

      为有效解决区位问题,198710月,昆明动物所迁建工程正式启动,由于刚被任命为副所长,需要全面肩负起研究所的管理工作和研究所迁建任务,还要实现自己从事研究的理想和信念。于是向施立明所长提出“白天做管理,晚上做业务搞昆虫分类的请求。”施院士一生勤奋,为科研为事业殚精竭虑,除做好研究所管理工作之外,每周有三个晚上在实验室做研究。以施院士为榜样,我坚持在山上工作两个晚上不回家。白天忙于研究所的日常分管事务,晚上摆弄那些心仪的昆虫标本,虽然苦了点,但是两不耽误,在紧迫的工作中,心情很是舒畅。1992年全所职工迁居新所,圆了三十年“下山”的梦想。搬迁计划完成后,不仅全面改善了研究所的基础设施和研究条件,稳定了科研队伍,还使研究所卸掉了多年沉重的后勤负担,得以轻装上阵,集中精力,极大的增强了科研实力,全所面貌一新,不断取得优异成绩。我自己也在研究工作上有所收获,发表了30多篇学术论文,参与编写《中国经济昆虫志》等十多册专著,荣获云南科技成果三等奖(一项)和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及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各一项),被聘为研究员。受聘为《中国物种红色名录》特邀评审专家和云南野生动物司法鉴定中心昆虫专家等十多个学术团体的领导成员。

      

      熊江为周光召院长介绍所况作讲解

      

      19985月熊江在红河州金平采集与拍摄

      ——心系科普

      退休后,为继续发光发热,我经常参与云南省科协、昆明市科协组织的青少年科普活动,常年为辅导教师和中、小学生做科普活动的辅导和作关于昆虫和动物的科普报告,足迹遍布于云南全省。1997年在云南科技馆举办的、由我精心策划和组织的《动物王国》展览,成为当年轰动昆明的“名片”,参观人数达60多万,此外还多次接待访昆的外国首脑,为科普工作尽了自己一点余力,多次获得荣誉称号。

      

      熊江辅导青少年采集昆虫

      

      2001年熊江与专业人员研讨

      

      2011年熊江在建党90周年创先争优表彰会上发言

      回顾我与昆明动物所的情缘已近半个世纪,许多艰难困苦和幸福喜悦仍历历在目,也难以割舍。岁月如梭,作为个人八十载生命经历正应了生于苦难乱世,长于红旗之下,恰在这一段时空中,我个人的命运与党紧紧联系在一起,与党同心,与党同行。在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风雨峥嵘100周年之际,谨以此文纪念和祝福党的百年华诞,始终初心不改,牢记使命;始终奋斗一生,矢志不渝。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