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长者风采 > 作品欣赏 > 散文
那里充满爱
来源:长春应化所 许禄   时间: 2021-02-04    字体大小[]

      你若要问,既然医院你不喜欢,为什么又去了?回答是:无奈,出于无奈啊。

      对于我们来说,两年了,进到医院,出来,又进去,又出来,无休止地进行循环。因为我陪着老伴,往四处看,皆茫茫一片,无路可循,只有望向医院时,似乎有条道,于是,进去了。每每走进医院,你会情不自禁地发问,怎么会有那么多患者如肿瘤病人啊?有上了年纪的老人,然而,也有那么多的年轻人啊,甚至是孩子!由此,是怜悯?是同情?是可怜?是发愁?是忧心?五味杂陈,一种难以言表的复杂心情。顿时,你会觉得,老天爷太糊涂了!

      然而,在“多难”的环境下,那里却充满了爱。你看,似乎人们心心相印,只要需要,完全出于自愿,别人就会伸出手来。你看3号病床,陪护是从山东过来的,看着很年轻,但她说她是55岁退休了的。说话畅快,响亮,很有山东人的“味道”。早晨,当大家刚刚洗漱完毕,她就如阵风似的,嗖嗖地拎着粥和馒头回来了。她咯咯地一笑,朗声说道:早餐简单,我替大家都买回来了。“愁眉苦脸”地病房,顿时温暖起来。

      这天下午,我有事需要出去一下,当我前脚刚刚离开,护士站后脚就找过来,要给我老伴胳膊埋下的输液管换药。早期输液,每次均需找到一根血管,现输,针头现扎。现在,通常在胳膊上埋下一根管子,下次输液,不再另外扎针而直接用埋下的管子。从医疗的角度来看,很方便,但某些不便却带给了患者,如行动不便,特别是不能够洗澡,而且,每周尚需换(管内)一次药。

      回来后,我发现老伴不见了。于是,匆忙“搜寻”了卫生间,不在,便又急急地,两只老腿跑到了测试心电的地方,因为印象中,老伴提及过。无果而归后,远远的,在走廊的另外一端,同病房的另一陪护正推着老伴走过来。我很感激,她却“轻描淡写”地一乐:“这算什么呀,举手之劳呀。”咋时,我觉得,一个病房就是一个“家”!

      这次和我老伴同病房有一患者的病很重,曾几次昏迷而被抢救。在每次“忙乱”中,同病房的他人(陪护)均尽自己所能经行帮忙。有一次,当他清醒过来时,他老伴一人扶他坐起很费劲,我就急速前去协助。完后,病人不会说话,但一直向我行致敬礼。我说,不用客气呀,老哥哥!然而,他颤抖的手还要向上举啊举的,以表示对我的感谢。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病房外边,隔窗可见开得红藤藤的紫薇花,以及不远处绿树葱葱的小山坡;而室内却是与病魔进行抗争的患者,以及色调单一的支架,吊瓶等,本是一个“悲”多于“乐”的地方,但,这里却充满了爱。

      (紫薇花)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