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长者风采 > 作品欣赏 > 散文
在追寻美的足迹中使人生更美好
来源:余翔林   时间: 2021-02-07    字体大小[]

      2001年,花甲之年的我从中国科学院人事教育局的工作岗位上退下。由于从青年时代起就酷爱运动和自然风光,也爱好艺术和拍照。于是,在踏遍青山人未老的旅行中,我选择了学习摄影,并一发而不可收,竟成为伴随自己晚年的生活方式了。

      十多年来,我游历了祖国众多的大好河山和人文圣地,欣赏了各种壮美秀丽的景色,多次参加中国摄影家协会、中艺影像俱乐部、《走遍中国》摄影俱乐部、《西部风光》摄影俱乐部,及中国科学院老年摄影协会组织的摄影创作团,赴全国各地采风。在感悟自然、沐浴人文的过程中陶冶性情,享受美景,净化灵魂。在雪域高原西藏、在壮美辽阔的新疆、在彩云的故乡云南、在秀丽俊美的四川、在青海蓝色的湖泊、在宁夏的戈壁沙漠、在内蒙古一望无际的草原、在白雪冰封的东北、在烟雨桂林、在一片汪洋的秦皇岛、在东海之滨福建、在宝岛台湾、在祖国的首都北京,每座青山、每处湖海、每条溪流、每片沙漠、每个草原、每朵鲜花、以及春柳夏荷、秋叶冬雪、日出晨曦、落日黄昏、璀璨夜色,都让人痴迷而留连忘返。

      为了留下在摄影中那一幕幕难忘的经历,也为了系统的学习摄影,总结拍摄中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我从2012年起开始尝试编辑自己的风光摄影选集,並取名“追寻美的足迹” 。记得第一本摄影集是2012年在中国摄影家协会出版的,它给了我极大的精神鼓舞,也是在那一年,我有幸成为了中国摄影家协会的会员。从那时起到现在,我从不敢松懈,这些年来几乎走遍了祖国大部分壮美河山,也陆续出了12本风光摄影选集,记录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记得20097月,我们访问了我院设在宁夏沙坡头的野外生态试验站。走进南临黄河、北接腾格里大沙漠的试验站,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绿树成荫,花草满院,金色的向日葵绽放,火红的蜀葵盛开,十几米高的泡桐树直冲蓝天,白墙红顶的现代实验室熠熠生辉,显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试验站是1955年建立的。当时正在建设包(头)兰(州)铁路,怎样保证铁路不被沙漠淹没,就成为当时西部铁路建设中的一个重大科技问题。在老一辈科学家带领下,一批青年科技工作者来到这里,在寸草不生,黄沙遍野的荒漠中,在极其艰苦的生活环境下,以对国家忠诚、对科学追求的巨大毅力,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创造了用麦桔方格固沙的科学方法。並跑遍大西北,找到了油蒿、沙柳等固沙植被,坚持采用了不灌溉条件下植物固沙的主攻方向,取得了巨大成就。他们的事迹深深地感动了我们,纷纷用相机记录下这沙漠变绿洲的动人影像。

      从20113月到201511月,我四次经青海省格尔木,沿青藏铁路线,穿越海拔5000多米的唐古拉山口和广袤的藏北草原,来到西藏。西藏是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这里有雪域高原的瑰丽景色,有千百年来藏族人民创造的灿烂文化。在拉萨,蓝天白云之下的布达拉宫雄奇壮美,这座千年殿宇仿佛具有神奇的力量,让你向往,让你激动不已。在雅鲁藏布江、拉萨河谷和后藏日喀则,9月青稞收获时节,金色的麦浪一望无际。爬上海拔五千多米的那根拉山口和米拉山口,白雪皑皑,风光旖丽。在高原圣湖那木措,在念青唐古拉雪山,在九曲十八弯的岗巴拉山,在羊卓雍错湖湿地,湖光山色美不胜收。在藏南,1904年江孜县军民,曾在宗山古堡英勇抗击入侵的英军,全部壮烈牺牲,感天动地。在藏东,奔腾不息的尼洋河,茂密的鲁朗林海,高耸的南迦巴瓦神山,静谧的然乌湖和桃花盛开的波密,上天赐给了这片神奇的土地无限的美丽。

      2014105日,我们终于到达梦寐以求的珠峰脚下,入住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藏传佛教寺庙

      绒布寺接待站(海拔5100米)。因为海拔高,大气缺氧,行动艰难,但我们仍然再前行八公里,到达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坚持爬到大本营边挂满经幡的一座小山坡上。放眼望去,蓝天下巍峨壮美、山顶被白雪覆盖、雄居群峰之首的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就在眼前。此时此刻,我们终于了却了人生的一个心愿,无比激动,並留下了珍贵的合影。

      但使我感到格外骄傲的,则是中国科学院用科技创新在青藏铁路建设中做出的杰出贡献。据我所知,正是中国科学院的科学家和科技人员,联合国内冻土工程研究的相关单位,在基础研究和工程实践的基础上,首次创造性地提出了冷却路基、降低多年冻土温度的设计新思路,并进行了技术措施集成研究和示范工程建设,在海拔4700米的青藏高原北麓河畔建成了 “中科院冻土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青藏高原研究基地”,成为青藏铁路建设的一个科学试验平台。经过多年研究,为铁路建设提供了科学依据和设计参数,使工程建设得到有效的科技保障,在这前无古人的伟大工程中,做出了历史性的重要贡献。今天,当我们坐在明亮舒适的封闭供氧车厢中,飞驰在雪域高原时,天堑变通途的梦想已经成为现实。在西藏采风中,我拍下了一组青藏铁路的照片,刊登在了《中国科学报》上,以表达对建设者们的真挚敬意!

      这些年来,我还多次在冬季进行摄影创作。东北的冬天,气温常低到零下二十度以下,天气严寒。放眼望去,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处处是白色的冰雪,白色的大地,白色的树木,白色的山峰。雾凇岛戴玉披银,高大的雪凇晶莹剔透,松花江冰锁河道,长白山白雪皑皑。雪乡如林海雪原,山村小木屋雪层厚积,随处可见雪蘑菇、倒挂的冰凌、缀有福字的大红灯笼,以及晨曦中的袅袅炊烟、雪野中伸展的木篱笆……组成了一幅和谐美妙的山村雪居图,美不胜收。我们纵情于蓝天白雪之间,体验冰雪的纯真,享受北国银白世界的神韵,在饱览北国风光中,用镜头记录下这美好的一切,让身心融进冰清玉洁的白色世界。

      赴新疆摄影创作有特殊的魅力,壮美的天山雪峰,苍翠的无边云杉,蜿蜒起伏的冰川,清澈碧绿的湖泊,浩翰的戈壁荒原,辽阔的草原及各种自然奇观,给人们留下了永远美好的记忆。摄影创作是很艰辛的,顶风冒雪、起早贪黑、日晒雨淋是常事。为了拍好一个画面,有时要爬上高山,有时要下到深谷,寻觅适宜的光线和角度,进行构图,不能有一点懈怠。记得在伊犁喀拉峻大草原拍摄时,条件很艰苦,十几个人挤睡在哈萨克族老乡的土炕上,凌晨四点多就起来,摸黑爬上附近的山岗,等候日出的曙光。当第一缕阳光照亮雪山和草原时,那壮丽秀美的景色使人震撼,一切辛苦都烟消云散了。

      在云南拍摄梯田时,也常常要背着沉重的摄影包,沿山间小道爬到山顶,仔细俯视广阔的田野,观察线条的起伏、色彩的浓淡、光影的明暗,力图使拍摄的作品有一种节奏美和韵律美。如元阳老虎嘴梯田,初春的田畦里,嫩绿的稻田边,白色的温室塑料大棚,宛如正待吐丝结茧的春蚕。鲜明的色彩对比,有节律的线条,使这静止的画面涌动出灵性,似镶嵌套色的版画,给人遐想的空间。

      ……

      古人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在整理和编辑这些风光摄影选集时深深感到,风光摄影并不仅仅是摄影者对自然景物的“唯美”记录,而是对自然美的再创造。这种美比自然表现出来的美更集中,更有思想内涵,更符合审美的规律。也许它并没有明显的时代特征和历史价值,但它却是人的真实情感的表达,寄托了摄影者对自然、对生活、对人生的美好向往,和对美的追寻与思考。我们並不是要做专业的摄影家,只是业余的摄影爱好者,让我们一起追寻美的足迹,在摄影创作中使人生的第二个春天依然阳光灿烂。

      2020911日于北京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9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