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家乡写村史

来源:冯宝胜 时间:2022-06-27 字体大小:[ ]

  我的故乡是辽南的一个普通村庄,大辽河在村东蜿蜒流过,滋润着两岸良田沃土,广阔无垠的芦苇荡银花闪闪,映衬着满天星辰,上天赐予的黑土地无私地奉献着稻麦和高梁。我的家乡上口子村民就世世代代在这块宝地上繁衍生息,辛勤耕耘,奉献国家,谱写历史篇章。

  194811月,辽沈战役结束,19491月我村解放。遵照上级指示,成立郭景柏等三人组成的村公所,行使政府职能,分土地,建学校,成立互助组,推行耕者有其田。中国农民一旦有了土地,就会释放出巨大能量,像脱缰的骏马,朝着既定目标——吃上自己土地生产的粮食——飞驰前进。

  成立互助组,村公所主导,人员自愿组合,农力资源,包括车、马、牛、犁、驴,家家户户如实报出,协商一致地用到本村最需要的地方,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地播种、管理、收割,分配、缴纳公粮等等,都能做到合情合理。第一年,他们就达到了最低目标——吃上了自己土地上生产的粮食,还为国家上缴了公粮。

  农民深深懂得,我们世代落后的原因之一是没有文化。于是,解放伊始就立即着手成立小学,积极选用文化人士,包括私塾或成分不好的人士,担任教员,接收全部适龄儿童上学读书,孩子们如饥似渴地读完小学,进入中学,佼佼者上了大学,成了国家建设栋梁。

  随着生产的扩大发展,生产组织形式也有了变化,互助组改为三级所有的生产队。发现人民公社的弊端后,立即接轨国营农场,在制度上确保农业生产不受干扰,稳步发展。

  1958年政府发展电力,引水灌溉,变旱地为水田,亩产由500斤达到1500斤,农业生产来了一个大跃进,农村生活有了基本保障。

  八十年代起,政府主导房屋改造。短短几年内,水泥砖瓦房矗立街两旁,泊油马路修到家门口。全村家家户户电力照明,告别了使用千百年的煤油灯、洋蜡烛。村民们看到了新变化,乐在心理喜上眉梢。

  上口子村民勤劳朴实,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常年精耕细作身边的黑土地;他们遵从祖训,以和为贵,大局为重,家家户户和睦相处,因而,在动荡时期,也没有大起大落的现象发生。生产生活平稳有序。

  上口子村还有光荣的革命传统,我村王朝喜原为解放军四野战士,朝鲜战事起后,他直奔朝鲜战场,被编在三十九军一一五师十一团,在长津湖最激烈的一场战斗中,一班人战斗到只剩他一人,被三十九军党委和志愿军政治部授予模范共产党员称号。“光荣军属”立功牌匾高悬自家门口,如今已92岁,看电视连续剧“长津湖”津津乐道,乐此不疲。上口子村还为在抗美援朝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牺牲的革命战士树立了烈士纪念碑。

  上口子村还有一项国家最高荣誉——被国家授予世界遗产保护基地,国家级湿地保护基地。这是上口子村人民几十年不断精心维护的结果。幼年时期我们就知道那是人迹罕至的地方,不得垦为农田,那里的水禽、鱼类、鸟类、微生物等都不得干扰,就连水的成分也不得人为改变,始终保持原生态。端午节包粽子也

  得用那里的粽叶。不允许往湿地倾倒什么,也不允许从湿地索取什么。让它们与人类和谐生长,自然地遵从适者生存法则。这都是父辈告诉我们的,也是我们一直遵循的。上口子村还接受了一项国家交给的重要任务,即保护国家二级水禽黑嘴鸥。黑嘴鸥,全世界数量极少,上口子村仅有些许。分布范围极窄,难觅踪影,是世界珍稀鸟类,人类对其生态特征和生活习性知之甚少。上口子村地域不大,国家给与的任务和荣耀不少。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后,上口子村在文化建设方面也取得了很大进步。修建码头,继续通过水路与城市开展商业活动,运出本地土特产,买来城中时尚品。稻麦飘香的黑土地成为了“农家乐”的影视拍摄基地。开设家庭旅馆,烹饪特色菜肴,芦笋炖猪肉已上央视“舌尖上的中国”。具有盛名的上口子高跷队应邀赴全国演出。利用本地产品芦苇编制的工艺品已销往各地。引进具有现代意识的航拍,拍摄大辽河的汹涌澎湃。文化产品的兴起,使上口子村更充满了勃勃生机。

  本书从上口子村发祥地写起,重点写解放后上口子村人民分得田地、实行耕者有其田、在社会主义道路上奋勇前行、为奔小康不懈奋斗、不断走向繁荣的历程;对各村的机构沿革、经济发展阶段、各村的支部书记、村长的任命、任职情况,还有县、乡、村的隶属关系变动以及生产队向农场的机制转换等等,也有清晰描述。史料翔实,笔触轻盈。《我们记忆中的上口子村》的出版对我们进一步了解和研究上口子村历史,激发人民热爱家乡,学习优秀历史人物,吸收历史文化精华,都具有巨大裨益。据我们所知,利用民间力量、自筹资金撰写村史,此为首开历史先河。功在当代,利于后人。

打印】【关闭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