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步走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来源:中科院上海有机所 退休党支部 胡裕杰 时间:2022-06-27 字体大小:[ ]

  我是新中国成立后,在党的教育和关怀下,接受了中等和高等教育,有幸到科学院服务。我坚持爱国、爱党,爱人民,坚持实事求的理念,见证过建国以来的一切社会改革和政治运动,经受了历史检验,加入了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退休后,还继续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理论和科学技术新知识,力所能及地为社会服务;

  少年时期,在老师带领下,到农村抗旱、参加秋收,宣传农业合作化和党的方针政策;朝鲜战争爆发,年龄大的高年级同学踊跃参军,后来都到朝鲜做战地救护的卫生战士;长兄也在上甘岭,冒住美军炮弹抢救伤员,他是我亲人,也是引导我上进的动力。

  随着合作化提升到高级社,朝鲜停战,西南剿匪、肃反取得了伟大成绩,社会非常安宁;家乡教育发展,以前我们高中招生不过几十人,我入学那年却增加到300多人,这也是当地政府培养社会主义建设人才的急迫心情和布局。我们老师的教学方法与现在搞题海战术不同,他们鼓励我们掌握基本概念,培养独立思考能力,同学之间互相帮助,共同切磋难题,互相纠正错误;县城离成都不过100公里,但我们却没用用过电灯,所以班级里有56位同学,考进了重庆大学电机系,而我则选择了“成电”——走进了今日国家和民众离不开的电子技术。

  1956年,一进校门,立刻感受到了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高潮,学校的大楼还在收尾,新生就坐在阶梯教室水泥台阶上听课;学校四周几公里,正在开建一座10万人的无线电城,那是苏联援建156项中涉及雷达、导航、无线电零件和特种电子管的军工大厂;我们的微波专业课老师,还在接受苏联专家列别捷夫的培养,专家夫人给老师强化俄语对话,那是和谐、真诚的中苏关系,苏联解体后,成电校长还派人去慰问90多岁的老教授,没有忘记他的付出。

  

  苏联专家帮助建设新学校 培养我国微波老师 我班欢送专家回国

  在那激情岁月,我们到公社,到炼钢厂工地,用“一天等于二十年”的干劲参加劳动;可惜,后来遇到了严重困难和挫折,这些都已写进中国共产党历史决议之中。希望网络大侠,不要随意解读,最近有大侠说,党的“第二个决议”有问题,才有第三个决议出台,我查阅有关权威解读,“前两个历史决议作出后,党史上的大是大非问题有了评判的准绳。”并不存在用第三个历史决议修正或代替第二个决议的“论述”。

  1960年,中苏友谊出现裂痕,苏联撤走专家,停止提供生产设备。学校领导奉命,给毕业班同学突击专业课,还学习《列宁主义万岁》,为我们打了“反修防修”预防针;多数同学被派往军工科研、生产或教育岗位,我去了773(特种电子管厂),在总工吴祖凯亲自安排、指导下做彩管预研和军机用的雷达显示器;我在773度过了美好的8个月,体验到了大三线建设的伟大意义,见证了苏联领导人突然变脸,对我国工业化的伤害,如果不是科学院把我抽走,196185日,我已经正式成为吴总的新兵,去迎战苏联专家带走技术和设备后,留下的困难!

  

  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我国日光灯和电子束管的奠基人和开拓者,原国营773厂总工程师; 1958年试制成功我国第一只黑白显像管;1965年试制成功我国第一只为“歼七”雷达配套的直观式高亮度储存管及我国第一只超正析摄像管;1970年试制成功我国第一只彩色显像管;1976年试制成功我国第一只为“银河”大型计算机配套的43厘米电压穿透式多色显像管。。。

  

  19611117日,我到中科院有机所报到。早我两个月来所的同事告诉我,有机所极其有魄力的党委书记边伯明,从清华、浙大、南工(东南大学)等工科院校争取来11位大学生,涉及核物理仪器、电子学、化工自动化和机械专业;边书记依靠几位老同事和这些新兵成立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技术“研究室”,在成立会上他强调:“科学研究现代化,要走在四个现代化的前面”;“化学研究,不能总是依靠玻璃器皿,要用电子科学仪器武装起来”;后来得知,有机所承担了不少“两弹一星”基础材料研究任务,有进口先进分析仪器的优先权,当时有所谓8大仪器先后到位,其中“核磁共振”是1945年才发明的。有了这些仪器,化学家才能进入分子、原子结构研究化学反应和物质结构。

  

  1961年边书记,亲自接受国家任务,“原子弹”研制重要材料。多年后,人民日报《请历史记住他们》,给有机所表彰。钱三强高度评价有机化学所的贡献。

  

  我们的边伯明书记 有机所国防任务“解密”   

  

  

  边书记制定的技术室任务是:“大型仪器维修,中小型仪器试制”,要求我们学习老一辈革命军人“从战争学习战争”,先“修修配配”,才能走“仿制——创制”之路。现在的说法是,“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

  文化大革命,对外关系切断了,也没有钱,无法进口仪器,有机所分析化学家胡振元,把我与北大分析化学毕业的朱叔韬等同事组成有机化学 “元素分析仪器化”小组,先后完成多种数字化的有机物中的元素分析仪器,科学院电子学家秦益纯教授,看了几台仪器运转现场,认为这是实验室自动化的方向;山西太原煤炭研究所(现合并中科院)派人来复制全套资料、参与分析实验,用于煤炭分析,并得了煤炭工业部大奖(当年报纸);我们接受解放军新疆部队委托,把S元素分析提高到PPM级,用于核爆现场含硫气体检测,上海化工研究院的女专家指导我们用光示波器原理扩大量程。我们感到了对国家的责任和付出的快乐。

  文革结束,到了80年代,有机化学所,迎来了进口科学仪器高潮,好几年用于购置仪器设备的支出,占总收入的52%(副所长姚介兴年终总结),几乎国外实验室有的,我们都有,而且数量之多,是国内名校不可企及的,那时的管理体制是,买仪器不敌外国“报价”之高,但要买一本货真价实的维修《手册》,需要几百美金,却拿不出。。。,我参与过很多进口分析、检测仪器服务,也有机会最早进入“Micro-”应用时代,我与小组同事,用新技术做实验仪器,无赏“转让”给江苏,上海的厂家,其中一台,把色谱废弃的高纯物质收集起来,再送核磁,质谱,光谱鉴定,要比现在价值几百万的“色谱—质谱联用”容易普及,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时代,科研,教学单位,也该节俭过日子!

  1995年,科学院卢嘉锡、王大珩、唐傲庆等20位著名院士,向中央提出《关于振兴中国仪器仪表工业的建议》,得到中央重视,但是多年后,科技部前部长徐冠华承认在科学仪器投入上,欠了xx年帐。前副部长刘燕华,指出高端分析仪器和医学仪器100%进口,中端仪器60%进口,这次新冠病毒全球泛滥,中国提供了很多荧光PCR,呼吸机,但产权都是在我国注册的跨国公司,我国要占领高端科学仪器和医疗仪器高峰,任重道远。被称为科学仪器战略科学家的王大珩建议国家要像抓两弹一星那样把高端科学仪器搞上去。期待年轻人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和智能机械走高端、低端仪器结合的中国新路,比如社区医院做检测,到云端拿检测报告,这样先进医疗技术才能普及。

  1984年我到院部参加微电脑应用和工程师代表大会,有幸与科学院技术条件局陆局长同桌、聆听了她支持计算所、科仪厂、声学所在中关村创建电脑公司的讲话,她提到:“改革开放是一场革命,你们要不怕坐牢的精神来投入”,美国人能把他们的最新技术——微电脑——带到中国,让中国的工程师,从电子管时代,晶体管时代(刚进门)就能跃进到微电子、微电脑时代,这可是比当年苏联援助我国156项建设,实现更高层次现代化的机遇;由于改革初期,法规不全,外汇和国内经济领域管理出现一些混乱,在北京海淀区新建的几家高新技术公司,竟然先后倒台,后起之秀“联想”也受了伤,至今被网络大侠质疑,抬不起头,也给中科院、北大、清华和北京工业大学等院校,支持科技人员到中关村创业,走高新技术创新道路的领导出了难题。如果回到当年的国际、国内政治、经济环境,如果不是按照邓小平同志制定的一套改革开放路线,实行韬光养晦策略,我们能够那么快走进微电子时代?看看俄罗斯吧,他们至今买不到“芯片”,而朝鲜,很多年后,领袖还参观电子管工厂(新闻);现在有些网络大侠,不了解,或不愿去了解国际、国内背景,不懂我国与微电子的差距和技术本身,用打倒三座大山的疾风暴雨方式,文化大革命中“帽子”漫天飞的手段和网络谣言折腾千百万老百姓和民营企业;现在有法律、法规,有责任的爱国者,对犯罪应该拿起法律武器,而不是煽动民粹。“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千万不要陷进帝国主义和台湾1450公开叫嚣要搞乱大陆舆论环境,就像他们对新疆做的一切。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首先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对这一命题做出新的表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就是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在内的科学理论体系,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坚持和发展”,而次全国代表大会科学地阐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路线、发展道路、发展阶段、根本任务、发展动力、发展战略、依靠力量、国际战略、领导力量等重大问题是贯通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等领域,覆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国防、外交统一战线祖国统一党的建设等方面的系统的科学理论体系。这个理论体系,创造性地提出了一系列新的重大理论观点和战略思想,从而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二次历史性飞跃。

  十九大报告提出,自2020年至2035年,中国要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1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至二十一世纪中叶,要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我们80 多岁的老同志,一定有人能迎接2035年的中国现代化,但看不到祖国完全复兴那一天,我们应该向老革命者一样,坚信“International 一定要实现”,只有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才能永葆中国共产党光辉照耀全世界,保证中国的繁荣和世界和平!

打印】【关闭

附件下载: